近日(五月六日),大陆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一次讨论“简政放权、取消非行政许可审批类别”的会议上,一连讲了三个故事,痛批某些政府办事部门,刁难民众。他担忧政府内部改革行动缓慢,阻力不少,斥责各级政府公文卡关难行,认为许多机关要求不必要的证明,为难老百姓,最后痛斥这些现象时说:“老百姓办个事儿咋就这么难?政府给老百姓办事为啥要设这么多道障碍?”

李总理的痛斥与政协委员的统计

故事一是,某省一位公民要出国旅游,出国前需要填写“紧急联系人”,他填写了自己母亲的名字,结果有关部门要求他提供材料,证明“你妈是你妈!”对此,李克强说道:“这怎么证明呢?简直是天大的笑话!人家本来是想出去旅游,放松放松,结果呢?这些办事机构到底是出于对老百姓负责的态度,还是在故意给老百姓设置障碍?”故事二是,海南一位基层优秀工作者参与评选全国劳模时,仅报送材料就需要盖八个章,结果他跑了几天也没盖全,最后还是省领导特批才得到解决。盖完章他当场就哭了。故事三是,在厦门一次台资企业负责人座谈会上,一位台商代表告诉李克强,说他在大陆营商最大的困难,不是优惠政策不够,而是知识产权得不到足够保护。研究出来一个东西,马上就有人模仿,打官司、找政府,没人给解决!为此李克强说:“我们现在的确存在这样的问题:政府一些‘该管的事’没有管到位,但对一些‘不该管的事’,手却‘伸得特别长’!”

据广州有位政协委员统计,大陆公民一生至少要办一百零三份证件,他列举了公民在出生前、入学前、求学、就业、退养和去世六个阶段要办理的证件、证明,其中属于就业阶段的证件多达五十九个。在办理这一百零三个证件的过程中,户口簿要提交三十七次,照片要提交五十次,身份证更夸张,要提交七十三次。这位政协委员总结道,中国人的一生,不是在办证,就是在办证的路上。有鉴于此,在五月六日国务院的会议上,决定全面取消非行政许可的审批权,除非依法规或国务院决定的行政许可事项例外。

无论是李克强讲的三个故事,还是广州政协委员的统计,均反应了大陆公民办事难、办事过程繁琐的问题,大陆公民去政府部门办事,还会遇到“门难进、脸难看、事难办”的问题。长期以来,不必要的政府审批成为大陆民众办事过程的一大障碍,民众“办事难、办事过程繁琐”问题的背后,有着许多“一手交钱,一手取证,一手办事”的贪腐地带,有的是明目张胆地索取费用,有的则是暗示的、潜规则式的灰色地带,以便让政府部门或掌权者从中牟利,聚敛钱财,通过手中的权力借以“从中捞一把”。

制度衍生出的官衙顽疾

门难进,脸难看,事难办,一直是长期以来困扰大陆民众的一大顽疾,是许多民众深恶痛绝的一大社会现象,也是大陆民众对党政部门故意刁难的一大怨气。这反映了大陆政府部门并没有现代政府的服务意识,缺乏现代政府的服务理念和治理理念,仍然停留在前现代社会的“官老爷”心态和“衙门”作风,大陆仍然存在着“官本位”的社会风气,而不是“以民为本”,以民众的需求为施政的旨归。对此,包括李克强在内的高级别官员经常批评说“有关部门及其工作人员岗位职责不清、服务意识不强”,这种说法太轻描淡写了,这其实反映出执政者的权力观错位、民本思想缺失,也是一种“权力至上、利益至上”的制度性诟病。

民之所望,施政所向,执政之基,对民众的所求所想,就是政府应当履行的职责。人类步入现代社会以后,即摆脱了传统管制型政府的“官府本位、权力本位”的理念,而完成了“民本位、社会本位、权利本位”的转向。既然人民是国家和社会的主人,政府的权力来自于人民对自身权利的让渡,那么政府行使权力的目的,就不再是为了管制,政府的天职就转变为服务人民,为公众提供更好的服务,以人民的权益为至上。按照现代公共管理的理念,政府不再是淩驾于社会之上的官僚机构,从某种意义上讲,更像是负有责任的“企业家”,公民则是其“顾客”,政府应当提供给人民合理需求的公共服务。在法治的意义上,政府不应是任意性的、长官意志型的政府,政府应当是法治政府,应当在法律的范围内和人民授权的范围内依法行政。

空前表面繁荣,隐藏着致命隐患

大陆经过三十多年的改革开放,在经济、科技和军事等硬实力方面不断增强,尤其是经济总量已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总体竞争力也已远非昔日可比。然而在价值观、政府理念等软实力上却不尽如人意,甚至可以说仍停留在前现代社会。在空前的表面繁荣中,这个国家可能隐藏着致命的隐患。没有软实力的同时成长和积累,这个庞大的经济躯体将难以支撑得住而继续平顺往前行。须知道,滥用职权、权责不明、信息不畅、决策缓慢、推卸责任、效率低下,乃至于贪汙腐败成风,是这个国家缺乏体制内活力需要根除的病灶。

故此,这个国家需要在国内创造一个愈加宽松、愈加自由的环境,逐渐还权于民、还自治于社会、还自由于民。在政府、家庭和市场之外,大陆需要放开管制来培育非政府组织、社区组织、宗教团体、自助组织等公民社会,逐步让非政治性的公民社会团体能够参与到社会决策中来,逐步改变官僚主义的政府生态,最终彻底改变“官本位、权力本位”的政治生态。

治标不治本,解决不了根本问题

如此看来,李克强提出的诸如“进一步简政放权、取消非行政许可审批类别、精简机构设置、简化办事流程”等举措,实在是治标不治本,解决不了根本问题。在当前经济有一定成绩的情势下,这个国家应当在社会组织模式和政治制度上做好准备,启动社会开放,将本国的制度体系逐渐步入彰显民权的新模式,最终根治体制内的官僚主义痼疾。总结来说,这个国家需要真正实行社会开放的政策,在政治体制改革上迈出实质性的步伐,让社会本身的活力去弥补官僚主义的固有缺陷和严重恶果,以消除制度性官僚主义对民众权益的伤害,让民众的权利得到保障,让民众的利益得到维护,也让民众在社会上有尊严。

写于二零一五年五月九、十日

文章来源:讯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