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书店
2016年1月4日,香港一家书店外一批政经类书籍的海报,当中有关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禁书”。(法新社图片)

香港书商李波失踪至今9天,仍然下落不明,警方周四(7日)到铜锣湾书店调查约半个小时离开。海外作家组织及香港网媒披露,李波失踪当天,旗下铜锣湾书店曾有不明人士踩场,并有人设局买书,令李波在交收书籍后失踪。此外,台湾逾千文化出版人联署,抗议中共迫害出版及言论自由。(海蓝 报道)

知悉情况的独立中文笔会会长贝岭周四(7日)表示,他从铜锣湾书店职员得知,李波失踪当天下午,有个叫“标仔”的人到书店吵闹,他自称是店长林荣基的外甥,问李波是否在书店。贝岭指他可能是来踩场,因为林家事后说不知道有此人,相信此他是来确认李波在何处。当时书店承包商陈先生亦在场,他们把这个人赶离书店。陈先生原定要等李波晚上吃饭,讨论如何合作店务。直至8时多,李波没有出现,他唯有离开。

贝岭说:30日的下午,他(标仔)到书店去有点像去闹事,那边的店员有怀疑他是不是去看李波在不在,最后确认他不在。如果我们做分析的话,他有可能就是,假如他是黑社会背景的,他要到这里来,确认李波在哪里。

据知,李波当时与另一名职员在柴湾货仓,该职员接到书店来电要两本书,同时有人要订10多本书,于是职员比李波早15分钟离开,送书到铜锣湾书店。接近6时,李波独自拿著10多本书离开,该大楼有两个门,李波当天从另一道门离开,显然订书的人要他在较偏僻的地方交收,他自始失踪。

贝岭又指,李波自桂民海及3名员工失踪后,经营有点困难,大约11月,陈先生透过香港律师找李波谈洽。据知,双方已签订半年合约,而陈先生背后有人出资,但不清楚是什么人。

网媒《香港01》周四亦披露李波失踪前3小时,即下午4时多,铜锣湾书店被一名50多岁光头男士踩场,表明要找老板李波,又不停追问书店负责人,职员带他见另一负责人陈先生。该名光头男士在书店翻东翻西,陈先生说李波不在,他最终离开。职员又指,当日客人很多,后来有两位客人想购买《林彪密函蒋介石》一书,于是致电柴湾货仓职员找书。同时李波突然接到订单要10多本书,书名大多数跟习近平有关。

李波被人带走前一天,本台曾向他查询被失踪同事的情况。李波表示,近日有消息传出,店长林荣基已放出来,改为在深圳监视居住,据说放消息的人是林荣基的外甥,但林太说没听说丈夫有外甥,她也没有丈夫的消息。

另外,海外博闻社引述接近中央的消息人士指,北京高层已介入,事件很快将要解决,李波将会以其合适的方式,回到其原来的生活中。消息人士又指,昨日环球时报社评帮倒忙,引致有关部门不满,事件已告到中共最高层。

大陆官媒环球时报周三(6日)社评,香港书商配合调查真是被炒作歪了”为题,指全世界的强力部门通常都有规避法律,让一个被调查者进行配合的办法,既达到开展工作的目的,又不跨越制度的底线。

除了香港政党、民间团体游行抗议及10多个文化出版团体发表联署声明外,台湾民间团体周日(3日)发起联署抗议香港铜锣湾书店连续失踪事件,呼吁香港及中国当局尽快公布失踪真相。

台湾出版自由阵线成员庄瑞琳表示,截至周三为止,联署人数近1500人,其中有36间书店签署。李波等人至今仍然失踪,她认为大陆官方处理方式应该公开透明,后续发展的情况还是没法令大家信任,例如李波有写信,但没交代具体行踪。她又指,一间书店因为出版品涉及任何违法的可能性,你还是要有合法手段处理,官方亦应该正面回应此事。

庄瑞琳说:我认为官方的不公开透明,并不是一个聪明的做法。我觉得基本上,如果官方认为自己有正当的理由做这件事情,应该要非常正面回应,不是让这些事情继续发酵下去,我认为发酵下去对官方并没有好处。

她又指,这次联署也有香港及马来西亚朋友,但大部分是台湾文化人,大家积极关注,因为两岸三地或中文阅读巿场一直有交流。这种事情发生在别的语言国家,对这种违反民主人权的事情,他们都会提出声援及关注,更何况是中文出版巿场。

李波被失踪,疑与出版中国国国主席习近平情史有关,去年12月30日在柴湾公司货仓附近失踪,其妻两次接到丈夫报平安电话,来电显示在深圳,但丈夫的回乡证在家中,李波妻子翌日报警,但收到丈夫亲笔信后销案。李波在信中称采取自己的方式返回内地,配合调查。

本台早前报道,巨流传播有限公司另一股东桂民海、总经理吕波、业务经理张志平及旗下铜锣湾书店店长林荣基,自去年10月中旬先后在泰国、深圳及香港失踪。11月6日事件曝光后,桂民海及林荣基家属均接获电话报平安,但没具体提及身在何处,或发生什么事。事件疑与桂民海即将出版一本有关中国领导人的敏感新书。

来源:RFA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