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1080535china1
2016年1月7日,法庭正在审讯快播高管一案。(海淀区法院官方微博图片)

201601080535china2
2016年1月7日,法庭审讯快播高管一案过程中。(海淀区法院官方微博图片)

201601080535china3
2016年1月7日,快播老总王欣受审中。(海淀区法院官方微博图片)

大陆互联网科技企业快播CEO王欣等4名高管涉黄案,周四(7日)在北京海淀法院开庭审理。四人否认指控。而主审法官和公诉人,因对技术的无知,在庭审中一再摆出乌龙。而在庭审中,警方大量管控互联网的细节也首次被证实。(卡帕/潘加晴 报道)

公诉方指控,快播公司及主管人员被告人王某、吴某、张某、牛某以牟利为目的,在明知上述QVOD媒体服务器安装程序及快播播放器被网络用户用于发布、搜索、下载、播放淫秽视频的情况下,仍予以放任,导致大量淫秽视频在国际互联网上传播,构成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

在庭审中,王欣等四人否认控罪。王欣在答辩时称,快播是互联网软件服务商,不提供内容服务。播放器本身无法分辨播放的是不是淫秽视频,这个技术全世界都做不到。

庭审中,公诉人和法官一再表现出对技术的无知,公诉人称,明知管不了淫秽视频,为什么公司不转型?王欣则反驳,我们公司不具备做内容的基因;其次,做技术并不可耻,坚持做技术的人很难得,为什么要去转型?

他还表示,如果采用人工防范方式来逐一观看处理不良画面,公司就开不下去了。

当法官问为什么软件不用户采取实行实名制时,王欣只能解释,世界上没有哪家公司对工具的使用者进行实名制认证。

快播事业部经理吴铭在反驳警方的证据时时称,他认为那4台服务器根本就不是快播的服务器。里面的视频不知道是谁的。

该案的庭审引起了科技界的高度关注。当审判长问快播首席执行官张克东,文件加了密,你为什么不解密呢?张克东听完愣了。

一个观看直播的IT人士吐槽,就算审判长是纯文科生也不能说出这么的话吧,有没有常识啊!用户数据能随便解密?他称,今天这场庭审简直可以载入科普史册了,这充分暴露了中国部分公职人员科学素养堪忧。

该人士又说,如果根据大陆法系原则,现有法条很难明确判断有罪;如果根据判例法原则,很多同类大企业都可能成为被告。而且很明显这个案子的公诉人及主审的知识储备不足以完成案件的审理。

而新浪的直播编辑则留言称,今天这场庭审,就是一堆不懂技术的人和技术人员之间的对话,还要努力讲清楚。可能这就是“二次元对话”?小浪(新浪编辑自称)表示听的好累······

据业内人士黄江称,快播高管被抓,涉黄,仅仅是表面理由﹐还可能因为对一些敏感内容的管控不到位导致不满。

黄江说:因为它方面很广嘛,因为都是网民传播的,但是在他的平台上都可以播。一是盗版,二是有一些非法资源嘛,包括一些法轮功的资源在上面也有。你想看的话你就播放,就不用把整个电影都下载完。它就是海量资源,什么东西你都可以搜得到。然后因为快播的那些播放都在上亿以上,你想中国还要禁那个YOUTUBE呀,但是快播上面都会有。在这方面可能也涉嫌政治上面的事情吧。

在庭审中,王欣爆出,除日常要求删帖外,深圳网监还在公司设立了专门的警务室,由警方的人专门值班。庭辩中还指出,他们在中共18大的时候,他们还协助当局进行网络管控﹐并获得表彰。

大陆一位资深的IT人士贾先生表示,当局的互联网管控,本身就是一个口袋罪。严苛的规定和对非政治内容监管的放任,但一旦需要,又可以随时把你抓起来。

他说:大多数大网站都有。肯定的嘛,所有的网站都会受到这样的要求。要不然我们的内容会所谓的这么干净?本质上,监管部门完全知道,监管部门事先是知道的,闭一只眼睁一只眼嘛,严查了,就把他抓起来了。一方面是定得很严,一方面又管得很松,理论上,都可以拿这些事来说事。只要想逮你就直接拿口袋罪处理,所有的网站。要不然我们的内容会所谓的这么干净?

庭审一直持续到晚上7点半,审判长宣布休庭,明天视情况继续开庭。

快播成立于2007年,以视频播放器服务作为拳头产品,,2011年营收过亿。但多年来,“盗版”和“色情”而被同行诟病。2013年底,中央四部委联合发起“剑网行动”,2014年4月,快播被查,当年8月,王欣逃亡境外110天后被捕,快播终于走到了尽头。

来源:RFA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