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8日是周恩来逝世40周年,媒体和互联网上出现大量缅怀、歌功颂德文章。环球时报9日发题为《周恩来,身后名历经40年几近完美》社评。对周恩来评价在当今中国有三类,一类是官方及很多百姓对其基本肯定甚至“圣人化”的评价。如环报社评讲周“几近完美”“历史完人”“伟人”“仰视周和他的战友,感受他和他们的伟岸”“他的个人品格和魅力给他带来了额外加分。”吹捧周的书汗牛充栋;第二类是基本否定的评价。尤其是近些年境外“禁书”开始告诉人们周的另一面,将其拉下神坛,还其也是毛一条“狗”的本来面貌;第三类人很纠结,认为周不是完人是好人,好人办了坏事也是违心的,功大于过,对其过可原谅。

笔者本人对周的认识也有一个变化。年青时与“泪洒长街送总理”的人群一样,为失去我们的好总理痛心疾首。现年过花甲回首历史,对周持基本否定的评价。评价一个人大节重于小节,历史人物的大节即是他的历史贡献。评价周恩来重在三点:(1)看他在“中国革命”中的作用;(2)看他在“文革”中的表现;(3)看他与毛泽东的关系。

中共搞的“中国革命”是以马列主义为指导、以苏俄为师,阶级斗争、暴力夺权建立中共“一党制”政权。周在夺权中是“周付主席”,在建政后任了26年的总理,一切运动、灾难亲历亲为,是主要领导者之一。对这场革命如肯定周则居功至伟,如否定周则罪魁祸首。

在“文革”中周对毛泽东所有指示坚决拥护、坚决贯彻。对待“老干部”以毛划线,毛打倒人他跟着去打倒(如刘、贺……),毛要保一下的人,他也保一下(如邓、陈毅……),毛要利用的人,他亲近、爱护、吹捧之(如林、江、康……)。邓讲周文革中说了一些违心的话,做了一些违心的事。但一个人如演戏终生,至病危时还要读毛诗,真难辩他是演戏人还是戏中人呀!

周在早期与毛有矛盾,但他终“识实务”洗心革面,从此与毛“君臣”相处。一切以毛马首是瞻。偶有偏离一经毛批评即深刻检查、痛改前非并以己教人。他揣度毛想法,事前献策、事中落实、事后“擦屁股”,其媚主有目共睹。

有人总拿周的为人道德说事,但这个兢兢业业、任劳任怨为主子鞍前马后,见风使舵、助纣为虐的“不倒翁”,就比“抗上者”、“磨洋工者”高尚吗?其处处自保为重,又与“天下为公”的风范相差千山万水。一个“君君臣臣”的儒相竟获无数君主专制下的子民拥戴,倒也真是中国传统啊!

环报社评讲对周评价“有一些挑战会是恶意的。”“这样做的人有很明显的现实政治意图,……”对周的评价与对毛及他的战友们、对中共的评价一样是当前民主转型中两军对垒分明的博奕,这个博奕会激烈、长久。

北京 查建国 1月11日 手机13661195761 家电010-67506064 电邮[email protected]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