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儿有水,花园打开
你唱着歌,红裙子
夏天是裙带上
花的图案
日子在你转身时
过去。鸟用一万种方法
叠着翅膀。那时
我远离家乡,在路上
麦地宽阔的两肋
呼吸着;土地
发出清晰的声音
那时,我试图跨越它
泥土环绕着大地
我用一千种方法表现
我的黄色脸孔
麦地嗡嗡歌唱
在东方

那儿有铁。公路
穿过往日的田野
爵士歌手在高楼
黑影里吹奏
无家可归者
在梦中看见麦地
海洋在新大陆上升
10种不同的号
呜响中,象性交
激昂着、滚动着
东方:家乡的声音
粉碎所有的日子
我在碎片堆里
蒙头哭泣。我
仍然试图
跨越我梦想的
在路上,看见
我的青春
我正在经过的中年
象两根削过
磨亮的肋骨
在西方的大地上
夹着我喘息
我发现,行走的
每个方向
每次冲动
清楚地、毫无偏差
向着:中国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