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辱了四十九年的雪狮
终于愤怒成一面旗帜
憋在心中的呐喊啊
怎能不连绵成
雅鲁藏布

深藏了四十九年的佛像
终于高高地亮过头顶
那日日的默祷啊
怎能不汇成
辽阔的呼唤

如果死亡
是转经路上无法绕开的劫难
又有谁会停下或者
调开双眼

你把一只苍蝇从水洼中打捞出来
为什么?我问
它会死的。你说

大昭寺里的僧人
你的名字
从这时起
在我的记忆里
融化出一盏燃烧的油灯

还有你低沉的颂经声
和那双手印
始终在一些特别的早晨和黄昏
令我泪水滴落

远隔重洋
所有的惦记
只能
也仅仅能绵延出一句
保重

哲蚌寺的比丘们
在江央贡却的山谷里
辨经的间隙
为我端来仅有的糌粑时
我曾发誓
像他们一样
尊敬生命

可是转身之间
他们被迫
失踪了

天地
可以这样不按规律地
现出黑夜吗
人类是不是也会
在贪睡时
灭亡

又是三月
沙粒般横陈的尸体
曾是谁的亲人
哭泣在透不出声的墙内
成为时间掩饰不去的
伤痕

腥红色的血
灼烧着高高的高原
也窒息了所有的
花朵

三月
不再生长春天

走出拥挤的人群
不必太远
仅仅站立在日月山顶
你就会说
西藏是神猴和罗刹的后代的西藏
你还会说
虔敬和善良从来都是他们心中的河
而佛是山

无声的弹雨扫荡着高原
仔细倾听
只有仔细倾听
才能明析
六百万呜咽的生命
正在
经历着怎样
亘古未有的黄祸

完稿于2008年3月20日

(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