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去年十一月入冬以来,中国北方包括京津、华北和东北在内的广大地区,已出现了数次大范围持续的雾霾,有一次北京的PM2.5浓度接近每立方米一千微克。十二月初,北京史无前例地发出空气污染的红色警报,一些学校和公共服务部门被迫关闭,汽车也被要求限行,另外有多达四十多个城市採取应急措施。据气象部门介绍,今冬中国北方的雾霾情况,无论从次数、持续时间及范围来看都超过以往。有媒体认为,北京发布空气红色警报,等于宣布“空气末日”来临,反映出中国北方的空气污染已进入高危险期。不但如此,华北地区的污染气团也在向南扩散,导致华中长三角、甚至华南珠三角一带也受到影响,包括上海、广州在内的大城市也陷入雾霾的包围之中。

在环境科学中,颗粒物(英文名particulate matter,简称PM)指的是悬浮在空气中的固体颗粒或液滴,是空气污染的主要来源之一。其中,空气动力学直径小于或等于二点五微米的颗粒物称为细颗粒物,简称为PM2.5.颗粒物能够在大气中停留很长时间,并可随呼吸进入体内,积聚在气管或肺中。许多研究已证实,颗粒物会对呼吸系统和心血管系统造成伤害,可能导致哮喘、肺癌、心血管疾病、出生缺陷和过早死亡。世界卫生组织的PM 2.5标准是,每立方米含十微克以上即为不健康,二十五微克以上即达危险。

但中国政府所订的标准,与世卫组织有很大的差距,颗粒物需达到每立方米一百五十微克以上才算不健康,达到三百微克以上才算是危险,这种危险承受标准居然是国际标准的十五至二十倍!反观美国,在全美的十大空气最污染城市当中,排第一位的是北加州城市莫德斯度,PM 2.5仅仅为十八微克,洛杉矶和首都华盛顿也是十大空气最污染城市之一,但也仅有十六微克和十微克。由此看来,中美两国的污染程度,差距之大,令人乍舌。去年夏天,加州大学柏克莱分校发表报告显示,空气污染在中国每年造成约一百六十万人死亡,相当于造成每天死亡约四千人。在医疗科技高度发达的当代和经济崛起的中国,这是一个令人震惊的数字。

记得前几年,当局对雾霾採取不闻不问、甚至嫁祸于人的政策,那几年,北京的空气污染情况相当严重,当局却宣传北京的蓝天日正逐年增加,空气质量一年好过一年。后来,美国驻华大使馆开始发布北京的真实空气污染指数,使用微博每天发布PM2.5的即时报告,当局却并未投入到治理雾霾的工作当中,更是对美国驻华大使馆提出强烈抗议,并下令禁止中国智能手机空气污染监测引用美驻华使馆的数据。然而,此种闭目塞听、自欺欺人的举措,只能在一时封锁民众获取信息的渠道,却阻止不了后来日益严重的漫天雾霾,并且,美国大使馆的空气污染报告,在中国民间普及了PM2.5的污染指数概念,让民众意识到雾霾的特质和危害性。

近年来,中国北方(有时华东、华南等地区也会出现)的雾霾警示世人,过去三十多年来,中国的经济依赖粗放型经济得以较快发展,主要是依靠廉价劳动力、以牺牲环境为代价来充当世界大工厂,这样一种发展模式已经走到尽头了。各种严重的环境污染问题表明,包括解决雾霾在内的治理环境污染议题,应当成为各级政府工作的重中之重,已是迫在眉睫。如今,北京等城市、省份,已被一些国际组织、西方高校研究机构评定为存在着严重空气污染问题,倘若再不关停落后产能企业,再不改变经济结构的话,北京等省市终将成为不宜人类居住的地方。

令人遗憾的是,这样的现状在短时期内看不出有改善的迹象,甚至于,中国北方的空气质量有可能会持续恶化下去。近日,北京环保官员表示,治霾需要三十年至五十年;至少在十五年内,不但得不到改善,还会继续恶化。必须指出,中国北方空气继续恶化的最主要原因,乃是由于当局选择优先发展经济、牺牲空气质量的政策。这几年来出现的雾霾,是中国经济发展三十多年高度工业化、轻视环境保护带来的恶果。虽然当局在一定的舆论压力下,多次表态要改善空气质量,然而当前正值经济转型期和减速时期,在“两害相权取其轻”的考量下,当局似乎仍选择保经济增长,牺牲改善空气质量的时机。

种种迹象表明了这一点。譬如说,北京当局已作出承诺要减少排碳,可是却将排碳高峰年订在二0三0年,换句话说,在二0三0年之前的十几年里,中国的排碳量仍然会增加,这将会令空气质量再进一步恶化。再譬如说,造成PM 2.5的最大来源是烧煤,中国是全球最大烧煤国,排碳最主要的来源是燃煤发电,许多发电企业没有安装废气处理设施,或者燃煤锅炉处理设施未正常运行,导致空气污染。可是,北京在巴黎气候峰会上签署的国际协议显示,未来中国仍将会不断地增建燃煤电厂,以应付经济发展的电力需求。

来看看西方国家的经验。位于南加州的洛杉矶在上个世纪四、五十年代,是美国空气污染最为严重的城市之一,因为该城大量人口的流入以及制造业、机动车的发展,使得这座美国西部大都市一度有“雾霾之城”之称。到了一九七0年四月,高达两千万的民众在全美各地举行了声势浩大的游行,呼吁政府重视保护环境;不久后,美国当局出台了一九七0年《联邦清洁空气法》。

数年后,尼克松总统成立了国家环境保护署,政府开始对含铅的汽油加以严禁使用,对排污企业採取严格的管制措施,制定出严格的空气质量标准,再加上科技的不断进步以及强大的民意呼声,使得包括洛杉矶在内的一些重空气污染城市,经过数十年的综合治理,从此变成了蓝天白云、清洁良好的空气质量。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中国北方地区持续不散的雾霾,是大自然以环境吸纳能力、自我修复能力和再生能力的非常方式,对这些年来当局自诩的所谓“中国模式”、“北京共识”投出了一张不信任票。事实上,就算不考虑环境污染因素,中国现时资源採掘和消耗方式也早已超出了经济发展的代价底线。借鉴洛杉矶等西方国家的治理雾霾经验,需要依靠民众的公民意识、环境公民运动、强而有力的立法和执法,以及对科技的不断研发。而当前中国的国力和经济实力,其实应该比西方国家几十年前做得更好。

关键问题在于,当局有没有真正下定决心,摒弃只注重经济发展、而放任环境污染的错误政策,与此同时愿不愿意将大量的人财物力,投入到关乎民众健康的治理环境污染事宜中去。否则,当雾霾成为中国许多省市的天气常态,中国的民众无法呼吸到优良的空气的话,再怎么描绘夸耀所谓“经济奇迹”、“大国崛起”、“中国梦”的愿景,也不过只是一抹虚浮的泡沫而已。

写于二零一六年一月三十日

文章来源:讯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