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岛-李波
李波接受本报专访,粉碎「被失踪」传言。

【星岛日报报道】(星岛专访)香港铜锣湾书店股东李波,早前被指「失踪」一事引发关注,传媒曾报道他回到内地是协助案件调查,但在香港仍然质疑声音不断。李波近日露面接受本报采访,亲口详细阐述事件的来龙去脉,并回应种种谣传和外界疑虑。

记:记者 李:李波

记:李先生,很多谢你接受我们的访问,前段时间你的下落不明引起外界很多的猜测,不少人认为你是「被失踪」,被内地执法人员跨境执法从香港「绑架」回内地。其实是不是有这样的事呢?

李:绝对没有这样的事,我已经透过香港警方和我太太,多次向外界声明过,我是自愿返回内地来配合调查的,是我的个人行为,我从来没有被绑架或者被失踪过,我也没有受到任何人的胁逼或者利诱。至於这种「被绑架」或者「被失踪」的讲法,我想完全是无中生有,和别有用心。

记:你刚刚说是自愿回到内地的,但据你太太所说,你的回乡证都没有带在身上的,那你究竟是怎样回去的呢?

李:我是偷渡回内地,所以就没有用到回乡证。

记:为甚麽要偷渡回内地呢?

李:这个原因比较复杂。因为在巨流公司出事之後,我就想偷偷地回来内地,尽快解决公司的问题,然後再偷偷地回到香港。为甚麽我要这麽神秘呢?因为我这次回来内地是配合司法调查,是需要指证一些人。我很害怕这些人或者他们的家人知道後会对我和我家人不利,那麽就不想让外界知道,也不想留下出入境记录,所以我采用偷渡的方式,因此我就没有带回乡证。

记:你最初回来内地的时候,你太太曾经报警说你失踪,当时为甚麽没有家人讲过你的行踪呢?

李:其实不是这样的。我回到内地的当晚就已经打过电话给我太太,告诉她我已经身在内地的了。而且据我所知,并不是我太太首先去报案的,是其他人去报案,然後怂恿我太太去报案的。後来我在内地见到我太太之後,向她了解过详细的情况之後,我就叫她回到香港之後,向香港警方销案。

记:之前有传媒报道说,在柴湾康民工业中心的闭路电视,拍到你离开大厦的时候,是被几个男人带上客货车,是不是有这样的事呢?

李:绝对没有这样的事。

记:又有人说你是回来内地嫖妓被抓,也有网站说你是出版了涉及内地人物负面消息书籍,用这些书籍敲诈当事人,要面临刑事追责,这些说法你怎麽看呢?

李:这些肯定是胡说八道。我从来都没有回过内地嫖妓。更加没有敲诈过任何人,说这些话的人是对我人格的污蔑,我会保留法律追究的权利。

记:之前有报道说过,你也说自己是自愿回来内地,是配合调查,你是以甚麽身分去协助调查呢,你需要做些甚麽呢,现在的进度是怎样的?

李:我回来配合调查是以证人的身分配合调查的,我配合调查的就是我公司的内部事务和员工的问题,还有桂敏海的犯罪问题的。现在还在进行当中。

记:为甚甚麽回来这麽长时间呢?

李:因为据执法人员说,案件情况比较复杂,所以有很多问题需要解决,所以要问得比较久一点。具体的情况我不掌握。我想你们要向其他的人员去了解。

记:那其实你现在可不可以自由回香港呢?

李:因为配合调查的工作还在进行当中,我想我暂时还不能回香港。还有另一个原因,原本我这件事没有那麽复杂的,但是因为香港有些人炒作得沸沸扬扬,给我很大的压力,让我有些进退两难。如果外界的人停止炒作了,压力降低了,我的配合调查又结束了,我就随时可以回香港的,也随时可以合法的方式再回到内地。

记:你说你是协助调查,那协助调查期间,内地的执法人员对你的态度怎样呢,他们有没有限制你的自由?

李:没有的,我在内地呢,是很安全很自由的。我和执法人员的关系很好,他们对我也很友善。

记:其实你回来内地这件事,我想你也知道,引起很大的关注和风波,香港很多人认为你被失踪,而去抗议一国两制被践踏,认为港人安全无法得到港府和警方保障,甚至忧虑香港的出版和言论自由都受到威胁,你知不知道这些情况,你怎麽看?

李:我也知道的。我回来协助调查,完全是我个人的事,我所涉及的,就是我个人,我公司,和我公司的几个员工。我认为和一国两制和港人安全受威胁是完全没有关系的。至於你说到的言论自由,我相信,香港是有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的。当然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不代表可以乱造谣或者胡编乱造。

记:现在外界也有一些讲法,认为你的事是被一些团体或者部分人士拿来炒作,你认不认同这些讲法呢?

李:我还是很认同的。其实我回来协助调查,都是我个人的事情。我和我太太都不希望被人利用,作为这个政治活动的工具。我希望那些利用我的事情来炒作的人,不要再在那里大做文章了。

记:但也有不少人因为你的事情,对你作出声援,甚至组织一些抗议的行动,对於这些行动你怎麽看呢,帮不帮得到你呢?

李:我一再说过,我回到内地配合调查,是我主动的行为,是我个人的事。但是仍然有些团体利用我的这件事来发动游行活动,甚至鼓动我太太去参加。另外有些团体去英国和美国的驻港领事馆请愿。我认为他们这些做法对我其实是有损无益的。

星岛-李波1
李波受访时精神饱满,笑容满面。

记:那说回桂敏海的案件,你之前写给太太的信中也有提到过他的问题,其实你和他的关系到底是怎样的呢,你对他有怎样的评价?

李:桂敏海,我认识了他很多年了。巨流公司也是他鼓动我合作成立的。为甚麽我说他品德上很有问题呢,因为我後来知道了,他曾经交通肇事导致他人死亡,而且在缓刑期间出逃他国。另外,桂敏海,通过巨流公司,在近年来出版了很多涉及内地的书籍,这些书籍,都是胡编乱造,东抄西拼,有些更加是凭空揑造的,其实这些书都没甚麽实质的内容。只要你将书里面的内容抄一些出来,放上谷歌去查,随时都可以找到一大堆,其实也没甚麽内幕消息。对这些情况我是知道的,巨流公司这些年来,将这些书卖回内地,我也有犯错误,我想借这个机会,为我所做的错误表示忏悔,也对因为此而受过伤害的人表示深切的歉意。(所以你要回来协助调查也是这个原因)是的,原因之一。

记:虽然是这样,但外界对你目前的情况还是很关注,你在内地期间的生活过的好不好呢,身体状况怎样?

李:我在内地的生活很好,首先很感谢大家的关心。我是很安全很自由的。至於健康问题,你也能看到我的健康还是不错的吧!

记:回来这麽久了,应该农历新年也在这里过吧,有没有和家人见面或者团聚?

李:有的,在新春期间我和太太见过面,和她一起出去玩过,散过心,我也都很开心。

记:之前你说,这个案件配合调查完结之後就会回香港。(是)但现在你也公开承认你是非法出境的,回去之後怎样处理和面对这件事呢?

李:我偷渡出境是事实,当然我也有准备去承担相关的责任。

记:现在你的事情关注度很高,回香港之後应该仍然是同样的情况,有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呢,到时候会不会再进一步和传媒做访问呢?

李:这件事情是我一直都比较担心的。我很担心传媒不断追访我,会严重影响我和我家人的正常生活。所以因此,我希望,大家看过这段访问之後,就放我和我家人一马,不要再来追着我们了。因为我想说的事情我在这里已经讲完,再问多我一千次,我的说法也是一样的了。

记:难得你能接受我们这麽长时间的访问,除了刚刚聊了那麽多之外,有没有其他甚麽诉求或者愿望希望在这里说的呢?

李:首先说一下我猴年愿望,我希望这件事情能够得到圆满解决。另外我也希望借这个机会,对香港的传媒朋友说几句话的。各位香港的传媒朋友,很多谢大家在这段时间那麽关心我,我回到内地配合调查,本来是我个人的事情,但在香港引起这麽大的震动,使我很不安,也很不好意思。我希望你们看过这个访问之後,在以後我回到香港时,就不要再追着我了,给些空间给我,让我过一些平静的生活吧。而且也希望,大家尽快忘记这件事,回归到过往平静祥和的生活,这就是我最大的愿望了。

记:好的,那很感谢你接受我们的访问,(也多谢你的采访),希望尽快可以在香港见到你。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