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在恶梦和恐怖中
结束。我那时很小
象一件缩了水的衣服
父母,他们失败的婚姻
裹在我的身上。童年
是被他们撕开,分手时
各自执在手中的一张纸
纸上写明我将有什么样的青春
对于生活,什么样的热爱
憎恨,使我每天行走
带着被从生命中
抽去幸福的表情

当我徒步穿过青春
这块到处是潮湿的泥土的
土地。鸟群沿着南方向北
我脸孔阴晦。有时
我停一下,写一首诗
象你在森林中迷路时
在树干上划下记号
然后向前走
感到童年的伤痛
总是把你领向歧路
感到青春,象
中国北部的野林子
树杈生长的方式那么蛮横
阴森森的。这种活的方式
有一种说不出的别扭

坐在成年干躁的地方
35岁之后
生命中到处都是尘土
爱和孤独
是唯一值得
你向此生索要的
年龄,一块下了水的布
绷得紧紧的,比早些时候
结实多了。读着
你写下的那些诗
那么容易地回到
你一开始动身的地方
童年,仍旧在老地方
仍旧,充满梦魇、痛苦
只是当你回到那儿
你带着那样的温柔
被深深感动着的心情

文章来源:雪迪作品选编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