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自己不擅长的事下场有多惨,今天的马英九是一个例子。他根本就不适合做所谓总统,因为他根本不具备一个政治家的才干。他只是一个行政干才,却被推到今天那样的高位上,推到那样的风口浪尖,这是历史的误会,是他的悲剧,也是台湾的悲剧。

看看今天的马英九,深深的眼袋,憔悴的面容,就知道他经历了怎样的煎熬和沧桑。昨日的马英九,那个潇洒、阳光、俊朗的马英九,走到哪让哪里的人簇拥尤其让哪里的女生欢呼的马英九,大概是一去不复返了。时光不能逆转,犹如江水不能倒流。回首昨日辉煌,我不知道马英九心中可有一丝悔意,但我个人,的确颇有些伤感。当年的英俊少年就这样被活生生地毁掉,政治何等残忍。这也是我一直恐惧和疏离现实政治的原因。

也就是说,作为局外人,我不掩饰我对于马英九的同情。我始终不同意对他卖台的指控,这指控太意识形态太斗争哲学了,我不相信马英九真那么坏。他只是无能,总把一手好牌浪费掉,总把好事办成坏事。但要说他的初衷就是坏的,就是要做这个那个的政治代理人,而罔顾台湾的利益,那不可能。他本人当然要负责任,所有的错他都有份。但根本的问题是把他放错了位置。只要放错位置,他就不可能不出错,他就怎么做怎么错。那么,把他放错位置的,误会了他的整个台湾政坛,整个台湾的选举机制或者说宪政体制,难道不都有责任,难道不都有错?蜀中无大将,廖化做先锋。如果台湾政坛有人,如果台湾的选举机制或者说宪政体制有效,又哪轮得到马英九?又何至于有今日之尴尬?

但是话说回来,马英九不存在卖台的问题,不等于就没有卖台问题。吃中国是一个世界现象,即随着中国经济的崛起,尤其中国市场的崛起,急于分肥中国市场的海外权贵,十多年来如过江之鲫,各展绝技。吃中国之吃的艺术之尖端、之奇妙微妙、之精彩纷呈,堪称穷尽了人类智力的极限,令人歎为观止。作为深谙中国文化尤其吃的文化之台湾权贵,包括蓝绿两党的权贵,当然更是近水楼台,不遑多让。

两岸权贵种种利益交换,种种秋波放送,很多时候甚至都到了明目张胆肆无忌惮的地步,根本没有把整个舆论、整个监督机制、整个民意放在眼里。中国模式的可怕阴影,随着跨海峡政商集团的崛起愈来愈笼罩台湾,最终造成台湾社会普遍的恐惧心理,而有了今天的太阳花学运。跨海峡政商集团实际是两头吃,一头吃中国,一头吃台湾,他们既没有对于中国的忠诚,也没有对于台湾的忠诚,而仅仅唯利是图。他们对于两岸都是祸害,他们是两岸人民的公敌。两岸人民理应同仇敌忾,而不能各自推脱,彼此疑忌,互相责难。

面对强大的跨海峡政商集团,马英九纵然贵为所谓总统,其实也是绝对的弱者,纵然有心,也无力钳制,何况,他可能根本就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跨海峡政商集团的跋扈是整个台湾政坛的失败,尤其是整个台湾宪政体制的失败和台湾公民社会的失败。整个台湾都有责任,岂是简单地推到马英九一人头上,痛骂一番马英九卖台就能了断的?这种一边倒的痛骂本质上也是一种推诿,不敢反思,不敢负起自己当负的责任。事到如今如果还停留于这样的认知层次,那么台湾就仍然没有希望。浩浩荡荡的太阳花学运也就无非一时之勇而已,有如昙花一现。

对台湾的宪政体制要反思,要调整。对台湾的公民社会尤其要反思,要调整。窃以为最重要的入手处,是思考怎样建立两岸三地公民社会共同体。全世界的权贵都在联合起来,尤其两岸三地权贵都在联合起来,共用吃中国的历史盛筵。但全世界的公民社会,尤其两岸三地公民社会却没有联合起来,却都各自为阵,都坚守光荣孤立。公民社会的力量本来就不够,又一直碎片化状态,怎么可能是联合起来的权贵集团的对手?怎么可能不节节败退?

未来两岸到底何种关系,窃以为无须预设答案,可以是开放的立场,让历史发展的自然进程去解决。但在现阶段,面对脱韁野马般的跨海峡政商集团,两岸三地的公民社会确实都在一条船上,确实是一个命运共同体,无论你愿意不愿意,承认不承认。在政府无力、政党无能之当下,公民社会是唯一的支点。如果两岸三地公民社会再不抱团,再不奋起直追,跨海峡政商集团就将继续傲视天下而人莫予毒,中国模式的阴影就将无远弗届。两岸三地乃至整个华人社会的前景,就将永远黯淡。

就此来说,责马何如责己?

*作者中国公共知识分子,前《南方周末》前评论员

文章来源:风传媒2014年04月02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