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今天为止,令中国互联网上无数网民牵肠挂肚的网友不锈钢老鼠、北京师范大学女学生刘荻已经被关押整整11个月。三百多个日日夜夜,我不知道一个原本身体羸弱的小姑娘是怎么熬过来的!——中国看守所的条件之恶劣举世皆知。亲爱的刘荻妹妹,你在那暗无天日的黑牢里还好吗?再过两天,就是你的23岁生日了。

我和不锈钢老鼠刘荻妹妹之前并无过多交往,因为那时妹妹常在网上活动的两个论坛“民主与自由”和“不寐论坛”均屡遭封杀,迁址成为家常便饭,近两年来我虽然一直默默关注网上这两个论坛的“颠沛流离”,但由于它们迁址实在太过频繁,而我忙于日常工作和生活琐事,有时就懒于重新注册发言,故而在网上与妹妹交流不多。只是偶尔看过她在这两个论坛发的几篇文章,感觉这女孩不但文辞灵动活波,更难得的是思想犀利深刻,在网络美眉中当属罕见,那源自一篇科幻小说的独特网名也给我留下深刻印象。

去年12月初的一天,我意外在“不寐论坛”上看到任不寐先生的一篇文章《一位女网友的失踪》,在这篇文章里任先生率先通过网络为意外“失踪”的网友“不锈钢老鼠”发出呼吁,至此我才得知妹妹还是一名在校大学生。然而看了那篇文章,我着实莫名惊诧!觉得这怎么可能?一个在校女学生,一个20出头的年轻女孩,能干出什么危害伟大“党国”的惊天动地的事情?以至于被“有关部门”视为“危险人物”而不得不动用“人民民主专政”利器将其送进牢狱?当时心里尚存一丝侥幸,祈祷着但愿这只是任先生的一次“失误”,希望是他误听了网上“传言”,而妹妹只是那段时间忙于功课无暇顾及上网,说不定过几天她就会重新出现向大家问候呢!

然而很快,杨支柱等几位网友或亲自到“不锈钢老鼠”刘荻家中或通过电话联系证实了坏消息。刘荻妹妹于2002年11月7日——又一“划时代的历史盛会”党的十六大召开之前一日被国家安全部门人员从学校带走,并旋即于2002年12月18日被正式批捕,同时被逮捕的还有“民主与自由”论坛版主李毅兵。据说刘荻妹妹等人的被捕涉嫌“煽动颠覆”、“危害国家安全”,涉及“非法组织”与“秘密结社”——虽然这在这个号称“共和国”的国度不算是什么新鲜事,我仍旧感到十二万分的诧异!——即使小姑娘和她的同伴有什么“过激”的言论和行为,难道“言论”、“结社”自由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明确规定的公民权利吗?难道这不是中国政府早就签署的有关国际人权公约约定的天赋人权吗?我的据说人权状况正处在“历史最好时期”、正越来越强大、并在国际事务中越来越发挥重要影响力的伟大祖国几时竟成了豆腐渣,何以惧怕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姑娘的“颠覆”而必须对之采取严厉的“专政”措施?

到今天为止,刘荻妹妹和她的朋友仍在系狱中,不审不判不放已达330余日。这几天我所在的这个城市节日气氛正浓,帝国盛大的“化妆舞会”仍在进行,透过霓虹灯闪烁的光影和璀璨缤纷的焰火,我看见一位白发苍苍的老祖母正颤抖着倚门候望,期盼着她的乖孙女早日归来——这位年逾八旬的可敬的刘衡老人曾与孙女有过相似的经历,也因为坚持说真话、拒绝与谎言同流合污而历尽坎坷。祖孙两代人的命运何其相似!同样的故事在相隔数十年变幻的场景中再度重演,不由令人心生万千感慨!

亲爱的刘荻妹妹,再过两天就是你的23岁生日,你的生日将在监狱里度过。一个人的生日。没有烛光晚会,没有生日蛋糕,没有鲜花和礼物。妹妹如花的青春被禁锢在高墙之内。

亲爱的刘荻妹妹,我无法将鲜花、生日蛋糕和礼物寄送到监狱;我无法做到象任不寐先生所称羡的“当索尔仁尼琴被捕时,萨哈罗夫在城市的另一端和朋友示威抗议”;我也无法做到象妹妹声援黄琦先生时那样极富创意地提出,在你的生日那天,与所有的“自由派”网虫集体向党“投诚”去陪你坐牢,我将选择在你的生日时绝食24小时,以分担妹妹三百多个日日夜夜来所承受的惊扰、恐惧、忧伤和孤单于万一。我将默默为你祈祷,也将为你点燃祝福的蜡烛,为你系起黄丝带等你归来。据你那可敬的老祖母了解到,妹妹在狱中拒绝承认所谓的“危害国家安全”罪名。我知道妹妹在狱中依旧平静而安然,因为你唯一的“罪名”就是在一个充斥着谎言的国度说出真话,在一个视良知为敌人的社会拒绝埋葬良知。你和你的朋友之所以身陷囹圄,仅仅因为你们比我们大多数有着更为敏感的责任心和道德感。

而高墙之外的我却无法安然。因为你是为我们而坐牢。你以稚弱的双肩,承担起时代的重轭,承担起“我们共同的罪责”,令我们这个时代的人在面对后世探询的眼光时不至于羞愧无地。

为了争取免除恐惧的自由,刘荻妹妹失去了人身自由。我们既然不能陪你坐牢,就在外面支持你到底。我希望狱中的刘荻妹妹能够感受到外面巨大的声音:我们虽然不能感同身受替你分担一切,但我们的心与你同在。让我们一起见证,帝国千年的红日终于沉沉西落。

2003.10.7.

首发自由中国论坛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