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年代初,反越自卫战的英雄们喊出了[理解万岁]!

这一激动人心的口号曾经风靡了全国,使人们对从血与火的战线上走来的勇士们充满了敬意。

人们越来越宽容,越来越理解了[高加林] 的选择、理解了[潘金莲] 的痛苦、理解了[陈世美] 的再婚。当然,我们更加理解了[美帝] 的国民们没有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等待我们勒紧腰带去解放!我们学会了用自己的脑袋思考。

这是一个莫大的历史进步,对于这50年来说。

进入了90年代,经济特区、市场经济、股票期货、砸三铁、下海创收……社会日益多元化,生活日益复杂化。拿手术刀的不如拿杀猪刀的,当教授的不如搞销售的,人们都开始心平气和。

当然,也有不心平气和的。

某著名电影明星,嫌国产的丈夫不够拽,立志嫁给洋人,结果她免费给洋人玩了无数次,被骗无数次,在国外成了色情小电影的主角,天天大特写展示父母赐给她的身体本钱,最终落得在香港白天做保姆,晚上做凤姐接送四海客……

更多的是普通夫妻,妻子看到媒体上总是某某人下海办公司、某某人炒股发大财的故事,于是心动不如行动,怂恿丈夫辞职发财,丈夫于是一猛子扎下海,本以为海中到处都是海鲜能够吃个肚儿圆,结果被呛到半死,欠了一辈子的债,不得不灰溜溜回到岸上,夫妻[固穷]!

对自己和别人都要正确定位。

[你为什么不是圆的、偏是方的?]

[你为什么是胡萝卜、不是大白菜?]

这种质问是毫无意义的吹毛求疵。

女明星不能给自己正确定位,结果失去了自我的幸福;那些妻子不能给丈夫正确定位,结果失去了彼此的幸福。

要知道:过去那种完全扼杀商业的社会是变态的,而全民经商人人炒股的社会也是病态!

不要试图从鸡蛋里挑出骨头,也不要打算从石头里种出庄稼。

这是对世界的尊重与理解,对科学的应用与认识。

一位政府公务员,过去是农业院校毕业,出身农业技术员,让他作农业局局长还可胜任,然而却命令他担任司法局长,虽然他比较争气,半路出家,努力自学,但等他刚刚学到一点皮毛,上司又将其调任卫生局长,他只好再从头开始学起……可是不管怎么样,他总是找不到真正能够发挥他自己的位置!

因为他没有权力选择自己的位置,而我们的人民也没有权力去选择他。

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

说不行就不行,行也不行!

似乎政府内的每个官员都是万事通,一百多个专业部门的官员互相之间经常调来换去,从没有听到组织上说哪个官员专业不对口,不能胜任职务。可是事实上,绝大多数这些官员都是一直处于[一瓶子不满、半瓶子晃荡] 的水平,他们总是刚刚坐热了屁股,就被换届去了新位置。俗话说,作贼心虚,做官也会心虚,特别是越是外行,就越要装内行的样子来,他们只好动不动发号施令,威权弹压,让内行不敢异议,结果造成了一项又一项规划或者建设中的重大失误!

有一个青年作家,应某报社的邀请去工作,他兴冲冲地辞职南下了。

谁料到,他被安排的职务是[拉广告] ,以他的个性与写作实力,做一个优秀的编辑或者记者是没有问题,这些工作流程他熟得很,可是让他做广告,无异于瞎子摸象,找不着北。

于是在懵懵懂懂混了半个月之后,他就被解雇了,理由是:不能胜任工作,不适合报社要求。他连申辩的机会都没有。

金刚石是宝贵的自然资源,它的正八面体结构使你无论从哪个角度看起来,都璀璨无比。

但生活中并没有金刚石般[八面玲珑]的人,从这个角度你看起来是不可多得的人才,可是从另外一个角度看起来,你简直就是个学盲白痴!

这些都很正常。

还有,金刚石虽然璀璨,可是它的原子结构和廉价的黑色石墨一样,都是C12,可是金刚石的原子之间能够严格组织起来,而石墨的就缺乏组织,散漫无比,这就决定了同样的物质本质却有了天渊之别的待遇!

金刚石和石墨的区别,就是我们使用人才的区别:是否能够真正理解人才,发挥人才?

春秋战国时,毛遂在自荐时,春申君问他:

有才华的人就象锥子一样,为何你在我这里3年而未能脱颖而出呢?

毛遂说:那是先生您没有把我这个锥放在袋子里的缘故啊!

其实,在此前,毛遂已经几次弹铗而歌,曰:食无鱼、行无车、娘无养!

而春申君只看作他是为了个人待遇闹情绪而已!却没有想到他既然敢大大声要这要那,可能是有料而来!

韩愈在《马说》里说:

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

实际上,我们现代人不仅要当千里马,更要做自己的伯乐!这样,即使别人不理解自己,自己也可以做个[人不知而不愠] 的君子,把握住历史的机遇,不迷失方向。

不过,很多时候,我们并不以得到别人的理解为目的。

曹雪芹感叹说: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

他活着的时候是长久的寂寞,而死后仅仅半部红楼梦已经为他赢尽了世间的尊重与风流。

只要真正是做出了于国于民有益的事情,是无须在乎世间的嘲讽的。

[侠之大者,为国为民]!

有大的气度,才能真正为国为民;反过来,真正为国为民的,也一定有侠者的大度!

那些没有用心做事却频呼[理解]者,只能让人理解到他们自己的浅薄。

某些歌星影星如是;某些文人骚客如是;某些官僚党棍如是;今日中国男子足球队员如是!

1997年1月于广州

文章来源:黄金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