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英:一周新闻聚焦:“公开信”事件关键词:贾葭、北风、无界新闻

Share on Google+

周五(25日)“公开信”事件有两个新消息,一是流亡在美国的媒体人北风(温云超)的弟弟、父母“被失踪”;二是媒体人贾葭已经安全(“被释放”)。不过,那些“被失踪”的无界新闻诸多编辑和工作人员仍无任何消息。

那封“公开信”在海外媒体看来并不是什么大事,但在中国已经成为重要政治事件。当局为此惴惴不安,试图不择手段“侦破”“公开信”的作者。所谓“忠诚的共产党员”可能真的是中共党内什么人物所为,或者可能就是异议人士的游戏之作。但“公开信”使人联想权力斗争。《明镜邮报》的报道说,“习近平的一些亲信已经开始担心,这封信意味针对习近平的一场政变实际上已经在酝酿之中,虽然各势力之间未必有事先约好的一致行动计划,但各种势力明显有借助目前糟糕的经济经济形势、北戴河即将讨论筹备十九大这些机会,趁势向习近平发难。”

“株连”这种历代中国皇朝残酷的治理手段如今再现。北风(温云超)人在美国(不是泰国),中国安全人员抓捕很困难,于是就把他父母及兄弟抓走,以此威胁温云超隔空老实交代。这也太荒唐了,中国当局也太不自信了。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3月20日报道:要求习辞职公开信被失踪者除贾葭外至少有4人

据香港传媒引述维权人士消息指称,疑因涉及早前大陆网媒刊出《要求习近平同志辞去党和国家领导职务》公开信而被失踪人士,除了前香港网媒端传媒的主编贾葭之外,至少还有其他4人。

居住香港的内地知名媒体人贾葭,上周二下午从北京机场准备飞赴香港期间神秘失踪,至今仍无任何消息。苹果日报引述维权人士指,公开信事件除了贾葭之外,目前还至少有4人被失踪,他们都属于“无界新闻”的员工。

报道指,维权人士“北风”温云超19日于“推特”披露,公开信事件至少导致5人失踪,包括35岁的贾葭、“无界”执行总裁欧阳洪亮、执行主编黄志杰,以及“无界”两名负责电脑安全技术的员工。温指出,各人的微信朋友圈自上周一开始已没有更新,但未有进一步透露消息来源。

香港立法会议员“长毛”梁国雄以及香港社民连成员等10多人,19日下午由西区警署游行到中联办,要求当局交代贾葭的下落。社民连主席吴文远认为,自习近平上台后公民权利空间严重收窄,过去被中共容许在“鸟笼空间”形式的民间运动和快闪运动等,现时都受到了压制。示威人士抵中联办门外后焚烧公开信并将贴标语,其后散去。

今年3月4日北京举行全国两会之际,“无界新闻”刊登了这封要求习近平辞职的公幵信,信的下款人署名为“忠诚的共产党员”,文中列举了习近平近年来诸多政策之非,信中写到:“我们是忠诚的共产党员。值此全国‘两会’召幵之际,我们给你写这封信,要求你辞去所有党和国家领导职务。提出这个要求,是出于党的事业的考虑,是出于国家和民族前途的考虑。”

信的结论说:“我们认为,习近平同志你不具备带领党和国家走向未来的能力,不适合再担任总书记一职。我们要求你为了党的事业兴旺发达,为了国家的长治久安,为了你和你家人的安全,辞去所有的党和国家的职务,让党中央及全国人民另选贤能,带领我们积极进取,走向未来。”

▲自由亚洲电台(RFA)3月21日报道:香港媒体人贾葭确认被警方带走

疑因卷入新疆无界新闻网“要求习近平辞职”公开信而“失联”的媒体人贾葭,在其失踪五天后,被确认于3月15日被北京公安从首都机场带走。此外,率先发布公开信的海外“参与网”,其主编蔡楚的手机及家庭座机均受到了严重的骚扰。

备受外界关注的媒体人贾葭“失联”事件,在发生5天后,终于有了新进展。贾葭的律师燕薪3月20日发出消息指,当天下午从北京市公安局首都机场分局获知,贾葭因涉及一起案件,于15日被北京市公安局从首都机场航厦带走,“机场分局刑警参与协助”。

外界普遍认为,贾葭此次被带走,与新疆“无界新闻”网站刊登的《要求习近平同志辞去党和国家领导职务》公开信有关。“无界新闻”的职员此前曾表示,涉及刊登公开信的人士均在接受调查。另据网络消息,中国当局还扣查了至少7名“涉案”人员,包括为无界新闻提供技术支持的其他公司的工作人员。不过,截至发稿前,本台记者尚无法独立核实该消息。

今年36岁的贾葭出生于中国西安,毕业于南京大学中文系,曾先后在《瞭望东方周刊》、《凤凰周刊》、《阳光时务》等媒体工作。2012年出任腾讯在海南推出的媒体产品平台《大家》的主编,2015年赴香港,担任《端传媒》政经评论部主编。

在贾葭“失联”后,其律师和妻子曾分别向北京公安局、石景山公安分局查询,但一无所获,也没有收到任何通知书。

关注事件的旅美经济学者、中国民主党青年委员会执行会长秦伟平,3月21日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警方暗地里将人带走,并在舆论压力下才被迫公开贾葭的“下落”,这完全违背了习近平所提倡的“依法治国”:

“贾葭失踪这个事情,之前大家多方打探,呼吁都找不到,这样莫名其妙公民‘被失踪’的情况是很离谱的,与习近平提倡的依法治国完全相背离的。你如果让他协助调查,你光明正大地说也无所谓,但是你这样莫名其妙(把人)失踪,让大家很担心,然后在国际的关注下才说,这个事情他们处理得是非常不好的。”

有消息说,贾葭与“无界新闻”网的编辑人员熟悉,并且在看到该网发表“公开信”之后,曾致电询问。也有消息说,目前已经被拘押调查的编辑人员称,他们是在贾葭来电询问之后,才得知有关信件被刊登在无界新闻网站的。

秦伟平认为,贾葭与公开信没有任何关系,而从这封署名“忠诚的共产党员”的信件内容与措辞来看,更像是中共内部的权力斗争。

而在贾葭失联之初就呼吁外界关注事件的德国媒体人苏雨桐3月21日向本台表示,中国当局对于涉及批评习近平的人士都表现得过于严厉,这也体现了专制的政权容不下一点异议的声音。

“我想是前所未有的在中国形成了一种现象,就是他们对涉及习近平负面消息的记者也好,或者是其他的人士发出批评习近平的声音也好,他们都给予特别严厉的惩罚性的措施,高瑜也是如此,包括很多维权律师也是如此。那我想更加显示了习近平这样一任中共领导人他的专制,根本容不下一点异议的声音,连贾葭这样一个和这个案件几乎没有什么特别直接联系的人都会被采取这种强制性的措施。”

苏雨桐指,贾葭事件恰好发生在德国总统高克首次访华行程之前,希望德国方面能敦促中国当局尽早放人。

另一方面,事件甚至也波及到了身处海外的人士,率先发布公开信的“参与网”主编蔡楚的手机和家庭座机,最近两天都受到严重骚扰,即使按照电话运营商告知的阻止通话的办法,也无法阻断电话铃声持续不断,最终只能被迫关机。

▲明镜邮报3月21日报道:中国当下头号政治大案:追查要求习辞职的公开信

“公开信事件有可能幕后是一个巨大阴谋,是习近平上台以来面临的最大政治危机”,一位参与公开信事件调查的人士告诉《明镜邮报》。最早的时候,调查人员相信在无界传媒上出现的《要求习近平同志辞去党和国家领导职务》这封公开信是黑客攻击,但侦查得到的物理证据排除了这种可能;后来又有一说法是无界传媒软件自动抓取的结果,但引起更多的疑问。

由于迄今为止未能查明这封公开信的来龙去脉,北京当局已经倾向怀疑公开信后面有政治势力操控,这位调查人士对明镜说。当局现在倾向认为,这不可能是异议人士伪造的一封简单的信,这封信后面隐藏着一连串的关系,这些关系暗示该事件有政治背景并和一个正在酝酿中的大的政治行动有关系。

一位熟悉这个事件内情的人士对《明镜邮报》透露说,习近平的一些亲信已经开始担心,这封信意味针对习近平的一场政变实际上已经在酝酿之中,虽然各势力之间未必有事先约好的一致行动计划,但各种势力明显有借助目前糟糕的经济经济形势、北戴河即将讨论筹备十九大这些机会,趁势向习近平发难。

根据《明镜邮报》调查了解,这份公开信最先通过电子邮件发出,收件人是那些发信人认为可以帮助传播的重要人士。这封信随后出现在微信上,最早被参与网发布。

美国华裔中国学者冯胜平在接受《明镜邮报》采访时说,他是3日3日6点21分从邮件收到了这封信。送信人取名“tougao”。

在3月12日的中国研究院举办的中国时局讨论会议上,冯胜平与《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说起这事,胡平说他也是这个时间收到这封信。

在网站上首先刊登了这份信件的参与网主编蔡楚在美国之音节目上说,参与网是在北京时间3月4号上午七点左右,从编辑部的常用信箱和他自己的私人的信箱里面收到了这个投稿。从无界传媒的网站的截图看,该网站上出现的倒习公开信来自参与网。目前,参与网因为连续遭受网络攻击,甚至后台发稿系统都已经被黑客侵入。

随后,这封公开信在很多网站上出现,但大多是一些论坛、博客。根据了解,这些发帖者多来源于电子邮件的扩散环节中。

这封署名“忠诚的共产党员”的公开信认为习近平不具备带领党和国家走向未来的能力,不适合再担任总书记一职,请他辞职。公开信落款时间为2016年3月。

中国政治观察人士告诉《明镜邮报》,这封信之所以如此引起最高领导人重视与恐慌,除了这封信表达的很多观点是现在很多体制内外人们的一致看法之外,信中还几次以非常威胁的口吻提到习近平的家人安全问题。

▲自由亚洲电台(RFA)3月22日报道:华春莹及环时回应贾葭失踪美国国务院官员表示关切

80后媒体人贾葭于3月15日下午由北京飞往香港时失联,至今已逾2日。(网页截图)

香港媒体人贾葭在中国内地失踪多日,引起各界的广泛关注。美国国务院官员呼吁中国当局明确贾葭的下落。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指,外界毋须聚焦个案之上。中国官媒也炮轰外界以贾葭失联为噱头挑起争议。但包括律师及人权团体在内的关注者则继续要求中国当局公开贾葭的下落和司法状态。

持中国护照及香港居民身份证的知名传媒人贾葭,疑涉大陆《无界新闻》刊出要求习近平辞职的公开信事件,经律师证实上星期在北京被公安带走,连日来成为外界关注焦点。

“美国之音”3月22日引述美国国务院的一位官员就贾葭被失踪事件指:“美方对贾葭在北京前往香港途中失踪的有关报道表示关切,呼吁中国当局说明贾葭的法律状况。”这位官员还指,“这些行动是无法接受的,不符合国际社会的期望。”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同日回应事件时称,有关个案要向有关部门查询。华春莹又指,中国值得报道、关注的事情很多,毋须聚焦个案之上。

与此同时,中国官媒《环球时报》就此发表题为《某某“失联”,境外舆论的最爱噱头》的文章,以期舆论维稳。

对于官方的说法,贾葭家属委托的律师陈建刚在社交网络上反驳指:虽然机场警方告知人被北京市公安局带走,但北京市公安局所有能联系上的部门都“不知道不了解不联系”,没人知道贾葭在哪里?贾葭涉及什么案件?贾葭触犯什么罪名?贾葭被采取了什么措施?哪个部门是办案机关?

陈建刚接受本台采访时称,环球时报的说法是荒谬的,贾葭仍在“失联”中:

“所有的事情我们都被拒之门外,虽然我们得到警方确切的消息,(贾葭)是被北京市公安局带走了,但是北京市公安局现在没有任何人对这个事情进行答复,我们所能见到的都是不知道、不负责,也不能让我们联系真正的办案人员。我们现在面对的整个就是一个蛮不讲理的机构。贾葭的家属那边也没有收到任何通知,这都一周多了。”

此外,法国广播公司引述消息指,至少还有四人因此事“被失踪”,包括“无界新闻网”执行总裁欧阳洪亮、执行主编黄志杰,以及两名负责电脑安全技术的员工。而也有消息指,目前已有数十人因为事件而被扣押。

参与声援贾葭游行的香港社民连主席吴文远批评说,自习近平上台后,中国的公民权利空间严重收窄,过去被中共容许在“鸟笼空间”形式的民间运动和快闪运动等,现在都受到压制。

对此,关注事件的中国人权观察副理事长潘露告诉本台,贾葭事件反映了当局对民智开启的极度恐惧,但当局加紧压制公民权利空间的做法不能得逞:

“中共当局不必要这么恐惧,他如果温和一点和民众沟通,也许会有新的局面。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永远垄断真理,无法阻止中国当下民智的开启和民主化思想的传播。”

贾葭失踪事件已引起多个国际人权组织的关注。总部设在伦敦的国际特赦组织呼吁国际社会关注此事,并敦促中国当局公开贾葭的下落和司法状态,国际记者保护联会也要求知情者公布真相。

海外《明镜邮报》引述专家分析,中国官方大规模调查该信,与该信中几次以威胁口气提到习的家人有关。报导还引述“参与调查者”的讲话,指称当局现在倾向认为该信并非单纯异议分子意见,背后隐藏一连串政治关系者,很可能正在酝酿一场大型政治行动,趁经济形势不佳之际向习近平发难。

▲美国之音(VOA)3月23日报道:一封“劝习辞职公开信”解散了一群媒体人

有消息传出此前涉“要求习近平辞职公开信”的媒体无界传媒内部召开清算大会,决定关停。无界新闻作为主导新疆宣传工作的党办媒体,此次却曝出“反习”的行动,被一些观察人士解读为是中共内斗的进一步升级。无界执行总裁欧阳洪亮、执行主编黄志杰等四名员工随即被警方带走,知名媒体人贾葭据传也因牵涉此事被北京警方控制。

《要求习近平同志辞去党和国家领导职务》公开信3月4日登载于网站无界新闻,现已删除。据博闻社报道,公开信事件后,无界新闻有四人已多日没有现身公司,包括无界新闻执行总裁欧阳洪亮、执行主编黄志杰以及无界的技术和安全两人。网传欧阳洪亮现已被释放。同时被警方带走的还有媒体人贾葭。他是香港市民,3月15日从北京前往香港时,在北京机场失踪,至今已八天时间。贾葭的代理律师陈建刚对媒体说,北京市公安局一直是推诿的态度,没有人对这件事作出答复。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3月22日回应称,有关个案要向有关部门查询,中国值得报道、关注的事情很多,毋须聚焦个案之上。

美国之音记者从多个渠道了解到,无界新闻即将关停。无界新闻员工、网名“十年砍柴”3月23日在微博上连发两首唐诗,称“有感于时运”。“十年砍柴”特别强调了两首诗中的各一句:“一场春梦不分明……犹为离人照落花。”该微博下有网友评论问道:“无界要倒了?”贾葭好友野渡也对美国之音表示,“十年砍柴”是“引用了唐诗来证实无界要解散的消息”。野渡还称,他所在的中国媒体人的微信群上,已经有一些人在谈论无界要关停的事情。次外,在某日本媒体工作的“贝带劲”也于同日发推特说:“生如夏花,死如秋叶——无界传媒。”

截至发稿,无界新闻网站仍可正常访问,但首页已无原创内容,全部为转发新华社或人民网的文章。记者试图按标题检索一些无界曾发布过的原创文章,网页无法显示。

无界传媒去年9月出世时可谓是“重磅炸弹”,首轮投资亿元级,组建核心团队包括财讯集团、新疆自治区政府和阿里巴巴集团。据腾讯报道,“与《财经》杂志母集团财讯集团联手做无界的股东不止两个,有一群,一带一路城市”。曾参与无界传媒创始初期相关活动的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设计学院讲师魏武挥对腾讯说:“我去年(2014)年底参加过无界的会议。当时也是用这个名字(无界传媒),意图是要让全世界的人更好地了解新疆,了解新疆目前的状态和动态;也有想就此推动新疆经济发展。”但是财讯传媒某中层透露,无界传媒绝不会仅限于对新疆的宣传。“如果只是一个简单的宣传新疆的话,不会搞这么大动静,还是有点野心的,”他/她说。

因“公开信”事件被带走调查的无界新闻执行总裁欧阳洪亮曾任《财经》杂志记者,他在加盟无界之前就声名大噪。这位湖南人本科读的是法律专业,曾因报道贵州杀人盗器官、央视大火“烧出”工程腐败、器官何来等新闻而闻名。他去年10月接受香港媒体“端传媒”采访时谈到自己的父亲经常帮助村民调解纠纷,他说“这种朴素的公平正义”是自己心里的“一根标尺”。曾实名举报原国家能源局局长刘铁男的记者罗昌平是欧阳洪亮的好友,他还曾经邀请欧阳加入《新京报》工作。

2015年9月16日无界新闻客户端正式上线时,欧阳洪亮撰写的发刊词《靶心在哪里》在社交媒体被刷屏。他写道:“那些年,仿佛整个世界的黑暗都装在我心里,有一种‘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的感觉。我相信,一大群媒体人身有同感……这些年,当年成群出现在一个个新闻现场的媒体人正在离开。他们的背后,一家家曾铸造辉煌和荣光的媒体,正裁员缩编、减少出差、裁撤深度报道,甚至倒闭。”在发刊词的最后,欧阳洪亮说:“在未来的探索中,无界还会遇到无数艰难。但只要梦想在,纵使艰难也很精彩。”

就在欧阳洪亮放出豪言的仅仅半年后,无界新闻就面临解散的结局。有观察人士分析说,“公开信”的发布是提早引爆了中共内斗升级版。面对而今困境,不知这位将“不着急,慢慢来”挂在嘴边的无界总裁作何感想。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3月23日报道:当局追查促习近平辞职公开信疑列为最高级别政治事件

中国官方追查网络发表署名忠诚的共产党员,要求习近平辞职公开信事件继续发酵。刊载公开信的无界新闻老总主编等多人失联。

据海外头条引述报导说,疑涉“要求习近平辞职公开信”的旅港传媒人贾葭被北京公安秘密抓捕8天后,事件发酵继续扩大。

无界新闻老总及数名员工也已失联多日。据悉,此事已被列为最高级别的政治事件,失联者家人都没有得到任何消息。

报导说,《要求习近平辞职公开信》事件发生后,早在贾葭失联前,他们就已经无法联系上无界新闻老总欧阳洪亮。但一直到近日,才确认欧阳洪亮和执行主编黄志杰,以及公司的网络安全的技术人员已经被警方传唤并失联。

报导指此事已经成为高级别的政治事件,因事件敏感,涉案人家属也不敢多言。

此前,海外有消息称,除贾葭和无界新闻四人失联外,还有人因此事被抓,但消息无法获得证实。

报导说,本月4日,具有新疆官方背景的《无界新闻》网站上出现了一篇题为《要求习近平同志辞去党和国家领导职务》的公开信。官方曾表示是系统遭黑客攻击所致。此后,包括无界老总欧阳洪亮在内的多名人士被约谈并失联。本月15日晚,资深媒体人贾葭在从北京飞香港时,亦在北京机场失联。

▲博闻社3月23日报道:刊“倒习公开信”惹祸无界网被关停昨日开“清算大会”

【博闻社独家】今日内地网络消息透露,涉刊发“要求习近平辞职公开信”的新疆网络新媒体“无界传媒”被有关部门下令关闭,集团内部昨日有召开清算大会,决定关停。不过至截稿时,无界传媒的网站尚可正常访问。无界传去年3月创办,迄今刚满一年。

无界新闻是无界传媒旗下正牌中共党宣新媒体。去年4月,《财经》杂志母公司财讯集团联手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和阿里巴巴,三方联合组建新媒体机构“无界传媒”,首期投资为亿元级别。总部在北京。

去年,曾参与无界传媒创始初期相关活动的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设计学院讲师魏武挥透露:成立无界传媒的初衷,是“对新疆的宣传”。

为“无界传媒”出面的资方是新疆宣传部,当属网信办系统。众所周知,网信办对新媒体的操控和利用一向持高度重视态度,“宣传新疆”、“促进新疆发展”或许只是广告的模板,应对棘手的新疆问题做专职舆论引导、建立强化当局在中亚的语话权,是为其实质性目的。

3月5日,无界传媒刊出文章“要求习近平辞职公开信”,后有传闻称,网站两位主要负责人和两位技术工作人员被警方传唤,但也有知情人士称,其中一位负责人主编欧阳洪亮在传唤后已回家。但上述四人至今没有在网络露面。同被牵涉的知名媒体人贾葭已确认在警方控制下,但至今不知所在何处。

暂时不了解昨日无界传媒召开的清算大会具体敲定了什么内容,但外界无不担忧,庞大的员工团队解散后的安置问题。内部人士称,主要负责人近期都在配合警方调查,网站一直处于半停工状态。无界传媒号称主导“一带一路”宣传,若确定关闭将成笑话。

据消息人士称,《无界》网站在本月中开始,原创的内容已全部暂停刊登,只许转载新华社和《人民日报》的稿件。同时据说阿里巴巴并未真的投入资金,而北京一家传媒机构原打算接收阿里巴巴的股份,但双方尚在磋商阶段,就发生了“公开信”事件,因而交易的洽商工作亦告暂停。事发后,高层已向员工打招呼,不要对外再提与《无界》合作的事情。

更多细节尚在确认中。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3月24日报道:牵涉公开信事件传阿里系建议无界传媒清盘关闭

导致媒体人贾葭被带走的无界传媒“公开信”事件,目前至少无界有执行总裁欧阳洪亮、主编黄志杰在内的多人被带走“协助调查”。昨天,香港《苹果日报》报道说,昨日召开清盘大会,要求员工自己提出离职,无界新闻网由本月15日起都只转载新闻,没有该网的采访报道。

根据该报的报道,虽然阿里集团一直被列入无界的股东,但“阿里资金一直没有到位,在无界董事会仅有一席。只是无界一直未对外公布。后来无界接洽由北京《新京报》集团接手阿里的股份,而交易未完,无界就出事。

根据昨天晚上,原《财经》杂志资深记者罗昌平撰写的文章,“号称投资过亿的新媒体平台”(应指无界)不行了“,一说股东要求清算;一说要求直接进入破产程序。

根据他的说法,率先提出动议的,正是作为投资方之一的阿里。阿里贵为第二大股东,本是最大的融资金主,在董事会仅拥有一席。由于这一提议获得另一股东支持,似乎已成定局。

但罗昌平指责,阿里的投资之际并未到位,“在上述项目中,以阿里作为第二股东的身份来论,出资额需要大几千万元。遗憾的是,在其提出清盘建议之时,一分钱都未到位,而距离其承诺投资和签署合同已近一年。”

罗昌平又指责,虽未投资到位,阿里却毫不犹豫指挥无界的采编。据无界员工初步统计,在阿里签署投资协议之后,要求他们刊发了28篇针对京东的负面。“干爹的要求,有时候可能也不太好拒绝。”

目前,罗昌平这篇文章已经从公告上被封杀,但网站平台上仍然可以找到。根据阿里负责新媒体投资的高管周桓的说法,罗昌平的这一指控,“存在不少信息不对称甚至谬误,其中原委较为曲折。”

一位无界内部人士也告诉本台记者,“事实上无界三个股东,背景不一,很多细节没谈妥,而且外部形势一直在变化,(所以阿里投资没到位)并不是钱的问题。”

对于无界清盘关闭的说法,无界高层方面的说法是,“感谢三大股东一年来对无界的哺育,昨天开会是和中层骨干通报最近情况和公司财务状况,也没说公司决定申请破产。目前局面复杂,请大家不要对自己不了解的事情和原因评论和猜想”。

▲无界新闻因刊登“倒习”公开信或将关闭

关于中国领导人习近平的合成图片

据港媒报道,有中国官方背景的无界新闻因在中国“两会”之际刊登一篇题为《关于要求习近平同志辞去党和国家领导职务的公开信》的文章,或将被迫关停。

这封“倒习”公开信于3月4日登载在无界新闻的网站上,之后不久网站被关闭,在重启之后这篇文章被删除。此前无界新闻执行总裁欧阳洪亮、执行主编黄志杰以及两名技术和安全人员已被警方控制。

目前无界新闻网站仍可访问,但据法新社报道,这一网站从上周三开始就没有登载任何原创文章,无界新闻的微信平台自上周五也没有任何更新。

无界新闻由阿里巴巴集团、香港财讯传媒集团以及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政府三方联合创办。

▲自由亚洲电台(RFA)3月24日报道:贾葭被带走至今去向不明“无界新闻”面临关闭

因卷入“要求习近平辞职公开信”一事而被带走“调查”9天的贾葭,至今下落不明,其代理律师表示,警方拒绝告知任何信息,家属也没有收到任何通知书。此外,刊发公开信的“无界新闻”日前召开清盘大会,面临关闭。

媒体人贾葭自从3月15日被带走后,至3月24日,外界除了知道他是被北京警方带走之外,对于他究竟被关押在何处,会被关押至何时,罪名是什么等均一无所知。

贾葭的代理律师之一陈建刚3月24日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贾葭的家属至今没有收到任何通知书,警方铸造了铜墙铁壁来阻挡律师。

陈建刚:“警方说如果被采取什么强制措施,家属会收到通知。这几天一直在关注,但没有任何消息。”

记者:“到现在家属也没有收到任何的通知书。”

陈建刚:“对。我这样说,现在中国的特色,有一些案件是和法律无关的,所以有些案件法律无能为力,律师无能为力,我们的工作已经失去效能了。因为我们唯一的武器就是法律,当法律没有用的时候,我们直接面临的就是暴力。我现在知道,警察告诉我们人被公安局带走了,但是公安局居然没有人来答复,也没有人告诉我们人在哪里,关在什么地方,涉嫌什么罪名等一切,现在我们面临的就是整个的铜墙铁壁。”

陈建刚说,他将会向检察院起草文书,要求就贾葭事件对警方进行监督。

此外,被认为是导致贾葭被带走的“公开信”事件,发布信件的“无界新闻”即将面临关停。有无界新闻的记者向媒体表示,几天前公司召开了一个中层以上的清盘会议,宣告项目或将停止,有员工提出辞职。此前,无界新闻的多名相关人士已被带走调查。

另据香港《苹果日报》的报道,这封要求习近平辞职的公开信,早在3月4日中午就有多家境内外媒体记者收到,信件是由一个发件人名为tougao的Google信箱群发。无界新闻最初解释刊发公开信是因为电脑遭到黑客入侵,后又称是媒体软件的“自动搜索抓取”。不过,有人质疑,该公开信的首发网站“参与网”,在中国大陆被屏蔽,需翻墙才能访问,因此根本无法直接抓取。不过,至今无界内部仍坚持是技术原因,而非故意刊登。

记者看到,无界新闻的微信公众号以及微博账号,最后发布文章的日期都在3月18日,其后就再没有更新过。

河北资深媒体人朱欣欣向本台表示,这很显然是一起政治事件,无界新闻遭遇关闭乃至多人被调查,都是当局为了警告党内不得将矛盾和斗争公开化:

“这样的事情在中国,用官方的话说,肯定是政治事件。涉及到最高领导人习近平,最关键的是什么呢?这个事件背后公开表达党内对他的不满,我想可以说不是极个别人。既然这么大动静,肯定代表相当一部分人,甚至更高层的人的一个态度。另外信里面也有种威胁的口气。在这个制度下,他最害怕的一个是社会的真相让公众知道,再一个害怕党内的矛盾和斗争公开化,让大家知道。同时他也害怕公众看到他们内部的分裂会增加公众和他抗争的信心。所以他想严查这个事情,是为了避免以后有人再把党内的一些事情公开出来。”

位于北京的“无界新闻”,由《财经》杂志母公司财讯集团、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政府及阿里巴巴三方合办,于去年9月开始运作,据称主要定位为“一带一路的主要宣传工具”。

▲《参与》网3月25日报道:中共当局绑架北风的父母及弟弟三人逼北风承认与公开信有关

参与获悉,因为《关于要求习近平同志辞去党和国家领导职务的公开信》(http://canyu.org/n110479c6.aspx)一文引发的事件继续蔓延,中共当局为了逼迫流亡美国纽约的著名网络人士北风(真名:温云超)承认与公开信有关,将北风的父母与弟弟三人绑架。

北风25日早上在推特上发出信息说:“我在国内的父母及弟弟22日起均被有司绑架带走,失去联络,情况不明。”“他们此前的说法是,已经知道我不是信的作者,但认为是别人写好给我发布的,要我告诉他们是什么人写的怎么给我的怎么发布的就不追究我的责任。可我无法承认跟我无关的事情。”

北风对参与网透露,他与父母上一次联系是在3月17日,当时国保威胁说,如果北风不承认,就搞掉他弟弟的工作。当时北风在推特上说:“昨天我与中国家人通电话,当局现在的说法是,知道公开信不是我写的,查明是国内势力写好让我协助发布,只要我说出来是什么人写的怎么发给我,就不追究我的责任。我澄清说没有任何人给我公开信委托我发布,我也没有在任何网站发布这个公开信。我请家人转交一份签名声明,不再通过家人和有司沟通此事。”

在参与网于北京时间3月4日10时47分发布这一公开信,中国国内的无界新闻转发了参与网的公开信。对此,北风发现后在推特上说:“中国力推的一个官方新闻网站发了这个内容:http://www.watching.cn/show-2-76713-1.html …,缓存:http://webcache.googleusercontent.com/search?q=cache%3Awww.watching.cn%2Fshow-2-76713-1.html&oq=cache%3Awww.watching.cn%2Fshow-2-76713-1.html&ie=UTF-8&aqs=chrome……69i57j69i58.2970j0j7&sourceid=chrome-instant&ion=1&bav=on.2,or.r_cp.&bvm=bv.116274245,d.dmo&biw=1417&bih=677&dpr=1.1&ech=1&psi=uJzZVr7-F8jQeLnzrZgC.1457102008752.3&ei=uJzZVr7-F8jQeLnzrZgC&emsg=NCSR&noj=1 …,神奇。”“无界新闻的主域名是http://wujieinc.com ,其调用的网页元素几乎全放在watching.cn ,watching.cn 疑因发布要求习近平辞职的文章被强行断网,无界新闻也全瘫痪了。两会期间IDC机房强行封网,相信无界新闻一时半会无法恢复。”

随后北风又发出信息说:“我追踪的公开信大致发布经过:明镜博客(美东时间,下同)3日7:56 PM最先发布,《参与》发布时间不详。我约于4日9:40 AM搜索发现无界新闻发布此文;11:10 AM左右网站被下线,博闻社发布新闻(已删)约在4日12:15 PM;无界新闻约在4日12:30 PM恢复。”

因为北风的这些信息,中共当局以为北风与这封公开信有关,于3月6日开始攻击其家庭所用网络。3月6日,北风在推特上说:“好惨,我家的time warner cable 网络又受到ddos攻击。中国当局的手真长,都伸到纽约来了。”“今天受到的DDOS攻击和去年六四期间受到攻击方式是一样的。不过不难对付,换IP就行了。”

3月7日,北风的手机遭到不明电话轰炸。北风说:“不明号码在轰炸我的手机,上一次是我2011年去日内瓦参与互联网自由项目的时候。不过这种轰炸对智能手机几乎不起作用,装个APP就全过滤掉了。”同一天,对北风家的网络攻击继续。北风:“今天下午起,我家这一片的TWC网络都挂掉了,不知道是不是巧合。如果是因为攻击我的家庭网络的原因而搞挂了TWC的网络,美国政府或许就有新鲜的案例来指控中国发动网络战了。”

对此,北风表示:“也不知道中国当局怎么想,这样直接攻击我的家庭网络及电话,岂不是白送给美国政府证据证明中国在攻击美国的基础网络和服务?决策层和执行层全是脑子进水。”

北风在3月9日说:“最近两天,我的电脑不访问任何境内需要登录的网站,攻击我的人没法获得我的家庭网络上网IP.我的手机偶尔访问国内服务也使用了代理,然后有意思的结果又出现了,代理的服务商受到了DDOS攻击。”“再通报一个事,我的电话只被攻击了一个晚上(三个小时),用未知号码打进来约208个电话,然后就没攻击了。我用了一个叫”Should I Answer“的APP,把打进来的电话都接通后马上挂断(避免涌进来语音留言),成功阻止了攻击。”

3月10日,北风说:“有司为了压制我的家庭网络阻挠我上网,对我家IP实施了DDOS攻击。我发现后变换了上网IP,访问中国境内网站都加载了一个设在东欧的VPS上的VPN,大概有司又得到了这个VPS的IP,正在拼命攻击。搞不懂有司,摆明不是我家的IP,攻击它作甚?”

3月12日,北风在父母遭到有关人员约谈,询问有关公开信的事情。北风说:“刚才我父亲告诉我,一众官员12日上午到家找他,让他问我有没有写过一封”公开信“,除了村长,其他官员不愿意说明身份,也没说明是什么”公开信“。如果指的是”关于要求习近平同志辞去党和国家领导职务的公开信“,那跟我一毛钱关系没有。我只是好奇查找出处时发现”无界新闻“刊发了这封公开信。”“刚中国家人又告知,有司又来要走了我的电话号码。真奇怪,都直接轰炸了,还装样子。大概是不同部门的人为了交差。”

对此,北风在3月14日,北风就在推特上发布消息,澄清自己与公开信毫无关系。北风:“致有司:那封”公开信“不是我写的,我也不知道是谁写的,我也没有合谋协助传播,事先亦不知情,我从不跟贵党的人打交道,不必在我身上费工夫做无用功,别来烦我了。搞错了方向,你们在限定时间内更无法交差。”

3月20日,北风还呼吁中共当局尽早释放贾葭:“刚开始时将调查目标指向我,有司高估了我的能力和影响力,也低估了事件的严重性和复杂性。调查贾葭,肯定也是无用功。趋早放人,不要一错再错。”

对于中共当局绑架父母及弟弟,北风在推特上表示:“当局一直为难我家人,给我施加压力要我承认与公开信有关。看来月底要去DC会一下习近平先生了。”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3月25日报道:“倒习信”扩大温云超家人据报“被失踪”

身在美国、网名北风的维权人士“北风”今早在推特发文,声称他在中国的父母及弟弟自22日起失踪,情况不明,但指出,当局曾为难他的家人,追问“无界新闻”刊登一名党员公开呼吁习近平辞职的信件的相关情况。

网名“北风”的维权人士温云超的发贴指出,当局早前已表示,虽然知道他不是公开信的作者,但认为是别人写好后让他发布,要求他透露公开信的作者和发布细节,若他交代,承诺不追究他的责任。北风声言,“无法承认跟自己无关的事情。”

“倒习信”事件后,传媒指中共已组成项目组彻查,并有最少五名被怀疑与事件有关的人士失踪,包括中国著名传媒人贾葭和“无界新闻”四名工作人员,日前更传出无界新闻将清盘。

▲英国广播公司(BBC)3月25日报道:中国“因促习近平辞职信扣押20人”

BBC获知,在一封要求习近平辞职的公开信在互联网上发表后,目前共有20人被扣押调查。

该信件于本月较早前被登载在有政府背景的网站“无界新闻”上。

虽然信件很快被删除,但是一个被保存起来的版本仍然能够在网上找到。

在多数国家,这样一封信的内容将不过是一场平平无奇的论辩。

“习近平同志,你好。我们是忠诚的共产党员,”该信的开头这样写道,随后直接提出了祈使。

“我们给你写这封信,要求你辞去所有党和国家领导职务。”

不过,在中国,这类事件当然是前所未闻,尤其是在一个有官方背景的网站上。当局已经作出了严肃的反应。

“权力全面抓到自己的手里”

专栏作者贾葭被扣押一事,被广泛报导为和这一信件有关。

他的朋友表示,贾葭只不过是在网上看到这封信后致电无界新闻的主编询问情况。

但现在,BBC与无界新闻一名要求匿名的员工谈过,该员工表示,除了贾葭,还有另外16人已经被“带走”。

该消息源指,这些人当中有六人是直接在该网站供职,包括一名高级经理和一名资深编辑,还有另外10人是为一家相关的科技公司工作。

此外,一名居住在美国的中国异见人士称,自己三名居住在中国广东的亲戚也因为此事遭到拘捕。温云超(音)称,虽然他对辞职信一事一无所知,但其父母和兄弟被控制的原因是要让他披露相关信息。

该信件所表达的不满集中在指习近平主席“将权力全面抓到自己的手里”,并且认为他在重大经济和外交决策上有误判,并进一步限制言论自由。

后者指的是习近平在上月高调探访国有电视台和报社,并在期间告诉记者,他们的首要责任是忠于共产党。

媒体噤声

该信件最初出现在一个境外中文网站上,远离中共监控的范围,但最大的问题是,它如何出现在了无界新闻的网页上。

任何一个有理智的中国媒体编辑有意识地发表这样一份文件,似乎都不太可能,因此在一些中国记者中间有人私下猜测指,要么是无界新闻被黑客攻击,要么是在使用某种自动的发稿软件。

这种说法或许可以解释,为什么有10名技术人员被扣押。

在该信件被删除后,无界新闻网站曾一度不能打开,但现在已经恢复运转。

受访的这名无界新闻员工称,剩下的记者已经停止再为网站写新的文章,网站目前只是转载新华社和《人民日报》的文章。

无界新闻由财讯传媒集团(该公司还运营着著名的《财经》杂志)、电子商务巨头阿里巴巴以及中国新疆自治区政府共同拥有。

虽然该信件的真实性存疑,但它已经得到了外国媒体的广泛关注,只不过在中国境内一如所料地没有任何报导。

一些观察人士表示,这封信的出现正值其他一些声音也在批评习近平主席在控制媒体的政策。

地产商人任志强在社交媒体上有大量追随者,他猛烈抨击习近平参观媒体的举动,指他使党的需求凌驾于人民的需求之上。

之后不久,他的微博帐户被删除,而他本人也受到党媒的攻击,指他“影响恶劣”。

北京大学法学院张千帆则似乎从这些事件中听到来自另一个时代的回响。

他说,当局在持续试图令时间倒退,用一些文革时毛泽东的策略来打击知识分子和政治对手。

但是他表示,如今越来越多人有办法去回应那些打压和控制的力量。

“随着互联网发展,”他告诉我说,“现在要逼人们闭嘴要难得多。”

▲美国之音(VOA)3月25日报道:涉及“促习近平辞职信”的20人被中国当局扣押

中国当局扣押调查20名涉及一封要求习近平辞职公开信的人。这封《要求习近平同志辞去党和国家领导职务》的公开信,曾被刊登在新疆官方新媒体“无界新闻网”上。

英国BBC消息称,报道指出,除了先前因在大陆网上要求公开上述辞职信而遭到拘捕大陆专栏作者贾葭外,另有19人遭大陆官方扣押调查。BBC引述一位无界新闻网员工表示,被带走的人员中有6人任职于无界新闻网,10人是为一家相关的科技公司工作。

目前已知“无界新闻”执行总裁欧阳洪亮、执行主编黄志杰被警方带走,知名媒体人贾葭也因牵涉此事疑似被北京警方控制。

中国人大政协两会期间,新疆的官方新媒体“无界新闻网”4日刊登一篇题为《要求习近平同志辞去党和国家领导职务》的公开信,作者自称是“忠诚的共产党员”。信件对于习近平“将权力全面抓到自己的手里”表达了不满,并且认为他在重大经济和外交决策上有误判,而且还进一步限制言论自由。

“无界新闻网”在发布该信不久之后就将之撤除,但一些片段和截图仍在网上流传。BBC报道引述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张千帆表示,北京当局试图让时间倒退,用一些文化大革命时毛泽东的策略来打击知识分子和政治对手。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3月25日报道:温云超否认是“倒习信”作者其家人被广东当局带走

图为温云超

大赦国际今天指责中国当局拘押人在美国纽约的持不同政见者作家温云超的父母和弟弟。法新社报导说这是中国当局追查网络署名要求习近平辞职公开信又一个拘押相关人士的事件。温云超否认是这封信的作者。但温云超家人所在的广东当局警告,温云超不仅帮助传播公开信,而且至少知情公开信的来源。

据法新社今天发自北京的报导,大赦国际今天谴责中国当局拘押温云超的父母和弟弟。人在纽约的中国作家,持不同政见者温云超是通过一位家人,被告知他的父母和兄弟已经被温云超家庭父母所在地广东地方官员带走。

温云超也报告他的家人失踪。这是中国当局追查无界网站刊登署名是一名忠诚的共产党员,要求中共总书记习近平辞职的信件,所拘押最新的被怀疑人员。

温云超因对北京持批判态度而闻名,目前生活在美国。温云超被一位亲友告知,他的国内在广东的家人被当地官员未经解释就被带走。

大赦国际中国问题专家威廉內敦促中国当局停止因追查公开信而对受怀疑人员施行骚扰。

据无界网站的工作人员透露,公开信刊登以来,无界网站已经有四名记者被失踪。

温云超否认是这封信的作者。但他认为,广东地方当局认为温云超帮助传播这封公开信,并要求温云超交代这封信的源头,否则将解雇温云超的弟弟。

温云超指出,他认为他的父母和弟弟失踪与这一事件有关。

中国媒体罕见出现批评中国领导人的内容,媒体被严格控制。

法新社说,根据看到的公开信内容,信中对中国主席过分的权力提出批评,并说中国处于政治,经济,意识形态和文化领域前所未有的危机之中。

▲美国之音(VOA)3月25日报道:倒习公开信波及媒体人北风父母与弟弟被带走

在这个月初出现的要求习近平下台公开信还在不断发酵,目前已经有20人被当局拘捕调查,其中包括网络异见人士温云超在中国的家人,笔名北风的温云超星期四说,他70多岁的父母和弟弟从星期二被当局绑架带走后,至今下落不明。

北风在其推特上说,“有关方面一直为难我家人,给我施加压力要我承认与公开信有关。他们此前的说法是,已经知道我不是信的作者,但认为是别人写好给我发布的,要我告诉他们是谁写的,怎么给我,如何发布,就不追究我的责任。可我无法承认跟我无关的事情。”北风表示,当局还威胁要让他在政府部门当司机的弟弟丢掉工作。北风呼吁美国总统奥巴马在下周会晤到访的中国领导人习近平时,能关注他的家人情况,让他们早日获得自由。

另外,英国广播公司BBC报道,除了贾葭,温云超家人与无界新闻的6名人员失踪外,还有一家与无界相关的科技公司10名员工也被带走调查。总计公开信事件已经导致至少20人被失踪。国际特赦组织中国研究员倪伟平呼吁中国当局立刻停止针对公开信的政治追捕,并表示对异议人士家人的绑架行动是残酷和违法的,也是对中国所谓依法治国的最大讽刺。

▲自由亚洲电台(RFA)3月25日报道:涉“倒习近平公开信”北风父母及弟遭绑架

中国网络媒体“无界新闻”网站,3月初因刊载要求中共总书记习近平辞职的一封公开信,导致被当局关闭。旅居美国的独立媒体人北风(本名:温云超),3月25日称,他在广东省揭西县家乡的父母亲和弟弟,三天前遭到便衣绑架后,已失去联系。北风表示,公安叫他交代要求习近平辞职的公开信出自何方。北风强调,他对“倒习公开信”毫不知情。

香港铜锣湾书店绑架事件一波未平,要求习近平辞职公开信引发的另一波绑架事件又起。现旅居美国的广东独立媒体人署名“北风”的温云超3月25日对自由亚洲电台披露,他远在广东揭西五云镇的父母及弟弟三人,22日被当地便衣人员绑架,失去联络已经三天。据悉,有关当局曾在3月10日致电北风家人,查询北风与“倒习近平公开信”之间的关系。

北风说:

“在北京时间25日早上八点多一点点时候,我弟弟的太太通知我,说在国内的父母以及弟弟,从3月22日也就是星期二开始,被当地的官员带走了,失去联络。有关方面在3月17日开始,找我在国内的家人,调查我和那一封要求习近平辞职公开信的关系,要求交代或承认我与公开信的关联。他们透过我的父母和我的弟弟联系我,说已经知道我不是这封信的作者,但是他们认为是有人写好这一封信,交给我来发布。并且说,如果告诉他们是什么人写的,怎么交给我的,怎么发布的,就不追究我的责任以及停止骚扰我的家人”。

北风还说,公安还威逼他本人承认与公开信有关,并以他的家人对他进行要挟:

“如果我不承认,就让我的弟弟失去工作。可是对于我来讲,我当然没有办法承认跟我没有关系的事情。所以我在3月17日当天给他们发了一个声明,说我不再透过家人与他们沟通有关公开信事情。我说,如果他们有关方面可以直接和我联系,因为他们向我的家人要取了我的联系方式。但是他们一直没有联系我”。

3月4日,一封名为《要求习近平同志辞去党和国家领导职务》的公开信登载于无界新闻网站,被当局认为是一起严重的政治事件。事发后,该网站执行总裁欧阳洪亮、执行主编黄志杰以及无界的技术和安全员等被扣查。网传欧阳洪亮现已获释。15日在北京首都机场被警方带走的媒体人贾葭,至今没有进一步消息。而无界新闻网站已经关闭。

北风说,从3月7日起,他的手机不停的接到匿名电话,其中一天接到208个电话。3月12日上午,不愿透露姓名的官员在村长的带领下,找他的父母亲谈话,追问北风有没有写过“公开信”。他说:

“我在网上也强调过,我不是这一封信的作者,没有任何人给我这封信,我没有协助任何人发布这封信。并且,我自己没有在任何网站发过这封信”。

记者:广东怀疑你跟这件事有直接关联?

北风:他们通过我的父亲和弟弟传递过来的信息是这样。那是我家乡的官员,我怀疑是我家乡官员自作主张的做法。

北风2009年赴美前,先后在广州担任《羊城晚报》金羊网信息中心总监及网易博客高级编辑。2009年3月离开网易公司,致力于中国互联网审查体系的观察与研究,以及推动Twitter在中国的普及;后以访问学者身份到纽约哥伦比亚大学学习。北风长期关注中国的新闻管制及网络审查,不过他强调,他不可能交代自己没有做过的事情。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3月25日报道:长平:“倒习信”暗示的权斗反成了阻止民间抗争的理由

目前因受“倒习信”牵连而“被失踪”的人越来越多,至于对这封要求中国最高领导人辞职的匿名公开信应该如何解读呢?本台记者夏榕采访中国资深媒体人、时事评论作家长平。长平前不久才在他的博客发表有关贾葭受此信牵连无端失“的文章。

长平首先表示,很多评论认为,这封信反映了中共高层的分裂与危机,同时也有不少人期待内部权斗带来政治变革的契机,但他认为,高层权斗对政治变并不是革毫无意义。但是,在中国,这却往往成了阻止民间抗争的理由。而且,宫廷政治更是浪费太多的政治和社会资源。

就此,他对本台进一步说:“这封信对它最大的想象,现在已经就像在网络上呈现的那样,就是把它想象成(中共)内部激烈斗争的一个标识。即便是这样他也不也并不代表什么,实际上,在习近平上台前后,中南海已经发生了非常惨烈的宫廷斗争,但,很多细节我们可能还不知道,现在只是以反腐的名义,打下了周永康与薄熙来及其党羽?然而发生了这样一场斗争对中国的政治来说,没有起到任何正面的推动作用。从现在的情况看,甚至是在往相反的方向走,这是我对这件事情的看法。”

本台接着提问对这封“倒习信”署名是“忠诚的共产党员”的见解,长平回答说:“有两种可能!一个呢,是他的确是一个忠诚的共产党员,他信仰共产主义,而且他认为习近平领导的中国共产党违背了共产主义信条;另一种可能,更有可能他就是一个‘假托’,假托这样一个名义,因为以这样一个名义呢,他可能觉得,也许更安全,也许更有动员力。这样一套话语在中国进行政治宣传、政治动员已经长达六十多年,它本身有他的话语模式和动员能力及煽动能力,我猜想这两种情况都是存在的。”

▲香港《苹果日报》3月25日报道:涉倒习公开信 中国媒体人贾葭传已获释

可能因为牵连要求习近平下台信件,神秘失踪的中国媒体人贾葭,传出已经获释。但传出这项消息的另一媒体人家属已经神秘失联。

资深媒体人,常住纽约的中国异议人士温云超(笔名北风)刚刚在推特推文说:“贾葭已经获释。Jia Jia has been released.”他转推另一人发的推文说:“贾目前只说了三句话,大意是感谢大家的关心和善意理解,自己没有违法,目前已平安。在先锋书店的签售也将推迟。”

温云超稍早也在推特发文说,他在中国的父母与兄弟已经失联。

贾葭是在本月18日,从北京欲搭机前往香港时遭到带走。外界盛传他涉及本月初神秘出现在中共党媒“无界新闻”网站上,要求习近平下台的公开信,因而遭中共当局带走。

(国际中心/综合外电报导)

▲英国广播公司(BBC)3月25日报道:中国媒体专栏作者贾葭向BBC证实“获释”

中国媒体专栏作者贾葭对BBC北京记者表示,他目前已经获得自由,并且很安全。

贾葭还在自己的社交媒体微信的朋友圈上写道:“感谢大家,铭感五内,不敢或忘”。

据信,贾葭现在与家人在一起。

但是,由于贾葭事件受到牵连被捕的在无界新闻工作的六人,以及另外10名为一家相关科技公司工作的人仍被没有获释。

中国媒体专栏作者贾葭自3月18日晚上起开始失联,当时他正要登上飞机,飞往香港。在前往香港途中失踪。

之后,他的妻子已经报称丈夫失踪。

有人相信他曾就一封呼吁国家主席习近平辞职的匿名信件被刊载上网而发出过提醒。

该封信件短暂出现在一个有政府背景的网站上,但很快被删除。

BBC驻北京记者沙磊说,表面上看来,这似乎是在当局着意提升习近平形象的背景下,一系列高姿态审查当中的最新一次事件。

我们知道什么?

贾葭年纪在30多岁,以在腾讯新闻网站上撰写社会时政评论著称。

在他此前“失联”当天,他原定要乘飞机从北京前往香港。

香港《苹果日报》引述贾葭的妻子说,贾葭原定要在当晚到一个朋友家里,但他没有出现。第二天,他也没有如约前往一个午餐饭局。

他的律师燕薪上周对BBC说:“到底是谁带走了他,原因是什么,我们没有任何头绪……一种可能是,他是在机场被带走的。”

“他的妻子还没有收到任何正式文件说明贾葭现在身在哪里,状况如何。”

燕律师补充说,贾葭的航班订票记录也找不到了,目前正在和贾妻一起向出入境部门查询。

有报导说,贾葭较早前曾告诉朋友说,他觉得因为关于习近平的那封信,他可能要出事了。

那封信说了什么?

3月4日,有关的信件在与政府有联系的无界新闻网上出现时,立即引起了注意。

信件是写给习近平主席的,信中呼吁他辞职,并指他“将权力全面抓到自己的手里”,纵容“个人崇拜”,还从外交政策到经济决策等方面对他提出了批评。

该信的落款是“忠诚的共产党员”。

在媒体上公然出现对中国政府和习近平的直接批评,这种在中国大陆几乎前所未闻,更别说是有政府关系的媒体了。

消息指,贾葭坚称自己和那封信无关,但他看到信件被刊载后,向无界新闻的一个编辑、他的朋友欧阳洪亮发出了提醒。

BBC记者曾尝试联系欧阳洪亮的手机,但没有找到他。

无界新闻的其中一个员工还告诉BBC说,与这封信的刊载有关的人都在“接受调查”。

无界新闻声称,信件是从海外一个时常批评中国政府的网站“参与网”转载的。

之后,该信已在无界新闻网站上被删除,但在参与网上仍有登载。

▲德国之声(DW)3月25日报道:失联媒体人贾葭微信报平安

前日一度失踪的媒体人贾葭本周五更新微信朋友圈状态。但他被失踪的原因依然不明。外界猜测事情与一封匿名人士在官媒刊登的要求习近平辞职的公开信有关。

(德国之声中文网))本周五(3月25日),曾在香港媒体任职多年的中国媒体人贾葭更新了朋友圈状态。根据香港《苹果日报》消息,他在微信朋友圈写道:“感谢大家,铭感五内,不敢或忘。”贾葭的律师燕薪表示,他已在北京某处与妻子见面:“据他自己说没有人看守,但可能过一段时间才能回家。……一直到现在沒有法律手续。法律上我不知道他之前经历的状态是怎样的。可能下个礼拜见到他才知道。”

这名媒体人3月中旬突然失踪。燕薪之前接受路透社采访时表示,贾葭原定周二(3月15日)从北京飞往香港。他在登机前曾对朋友表示,他有可能被当局扣留调查,事因则是此前他提醒新疆无界新闻的执行总裁欧阳洪亮尽快删除一篇公开信。

燕薪对路透社介绍说,贾葭失踪的时间,正是原定登机的时刻前后。香港《苹果日报》则报道指出,当天晚上登机前,贾葭曾打电话给妻子,称自己已经过了海关,正准备登机。按照计划,贾葭当晚应当在香港朋友家中借宿,但是却没有出现,他的电话也无法拨通。

而据一名贾葭的好友向德国之声透露,无界新闻的执行总裁欧阳洪亮曾经是贾葭的同事,两人“可以说是好友关系”,因此“出于好意就作了提醒”;而这一提醒举动之所以为外界知晓,是因为贾葭将此事发布在其微信朋友圈内。这名好友还透露,目前贾葭的家人已经多次前往北京的公安局进行查询,“但没有任何结果。”

路透社也尝试过联系北京市公安部门,但也没有取得回音。目前并不清楚贾葭究竟是否被拘留。

贾葭早前曾是腾讯《大家》专栏的主编、香港《阳光时务周刊》副主编、《端传媒》评论部主编。他在不久前离开了《端传媒》,前往广州中山大学任教。

公开信事件

3月4日凌晨,《无界新闻》网站刊登了一篇署名“忠诚的共产党员”之公开信,以“要求习近平同志辞去党和国家领导职务”为题,认为习近平主政以来,中国在政治、经济、文化、外交上节节败退,最后甚至写道:“让我们这些经历过文革的人不禁暗自揪心——我们的党、国家和民族再也经不起新的十年浩劫。”

值得注意的是,《无界新闻》并非境外或者民间的网站,而是由新疆自治区党委宣传部出资、财新集团与阿里巴巴集团参与筹划的新媒体,其主要认为是配合宣传中国目前力推的“一带一路”战略。从这个意义上而言,《无界新闻》是一家不折不扣的中共官方传媒机构。

公开信刊登后不久,该网站一度无法访问;而在网站恢复运营后,这篇公开信已经被删除。而通过谷歌等搜索引擎的缓存快照功能,则依然能够找到这篇公开信。

【民主中国首发】时间:3/26/2016

阅读次数:1,399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