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少文:风在吼!车在叫!司机在咆哮!

Share on Google+

——涟源市的士司机抗议目记

横贯于涟源市东西南北的人民路与交通路,是涟源最主要的交通干道,是通往娄底、长沙和泠水江、邵阳的重要枢纽。这两条马路上,集中了涟源所有的党政机关和商肆,是涟源最繁华、最忙碌的地区。2002年4月8日涟源的250辆的士全部封堵了它的要口,致使全市的交通陷入严重混乱,给老百姓的生活带来异常的困难。但当地的市民却很支持他们的行动,融合到抗议的人潮中。此次抗议行动,是继今年4月2日和去年12月26日的士司机抗议行动最大的一次,也是最激烈的一次。的士司机在每一辆车的左右两侧张贴标语:“风在吼!车在叫!司机在咆哮!”、“维护社会稳定!保护合法权益!”、“反对官商垄断!还我经营自由!”和“东风吹!战鼓擂!揪出黑后台!”

事情的缘由是:涟源市人民政府在去年8月出台了一项有违民意的政策,强行封存三轮摩托车出租,在公共场所和本地媒体上,广贴取缔三轮摩托车市场的公告。由市人民政府出面,统一购置四川省长安牌微型奥拓轿车,对原来的三轮摩托车车主的新、旧车,一概按废品强制折价收购。三轮车主们7、8千元买的车子,却只能换回4、500元人民币。与此同时,涟源市人民政府则把回收的三轮车拍卖给本市乡镇,每辆获得2、3千元不等。

这些摩托车车主们,基本上都是一些下岗职工,都以摩托车为谋生的唯一手段,而这方面的收入又往往是这些车主们全家生活费的唯一来源。涟源市人民政府在8、9月期间里,出动了包括交警、公安、城管、环卫在内等五个执法单位的人,大肆搜查出租摩托车。人民政府所提供的长安微型奥拓轿车的要价高达12.8万元。这些摩托车的市价只值4万元左右。

去年8月中旬,政府在市委机关的小礼堂里举行了拍卖会。在会上,那些想谋生的司机们,虽然对政府的独裁专制很有微词,但为了生存,他们只能吞下这个苦果,无奈地接受了这个非常无理的换车条件。他们仅仅要求政府承诺二个条件:一是在5年期间里,保证涟源市出租车市场不能添置新车;二是在3年内,不能提高税收、工商、运管、牌照等费用。涟源市人民政府的有关部门信誓旦旦地承诺士的司机们所提出的要求。

仅仅过了2个月,签在合同上的墨迹都还没有干,承诺的语声仍然没有消失,涟源市人民政府就推翻过去的承诺,企图在今年年初继续添加的士数量,扩大当地出租车市场。他们计划在2002年元旦,从天津夏利公司购买100辆夏利微型轿车,其价目高出市价3倍。不仅如此,涟源市人民政府暗中又开放了三轮摩托车市场,纵容摩托车车主运客,但隔三差四地出动交警搜抓黑车。到了年关,是中国的税收高峰,国家税务局与地方税务局向的士司机加收了两种税,由此产生去年12月26日的士司机抗议活动。这个活动的规模只限于奥拓出租车司机和三轮车司机。他们只是有限地罢市,在市府前张贴声明书,散发有关背景资料,声势非常小,没有造成大的混乱。

4月1日,第一批夏利出租车正式上市。政府明令规定奥拓的士的出租价格要比夏利低,而其缴纳的税费却比夏利高。这就促使奥拓的士司机暴发了更大的抗议。从4月2日至4日,连续3天,他们把所有的士聚集于市府大院,进行集体上访,群情虽然激动,但还是比较克制,其原因是:涟源市人民政府不久前刚发布了一个威胁性的《关于严禁借清明节祭祖扫墓为名进行违法犯罪的通告》,社会和政情形势异常紧张,从而迫使的士司机不敢做出出格的举动。

清明过了,市政府的通告已没有法律效力了,政府朝令夕改的行为终于激起的士司机的强烈愤慨。4月8日,他们在自已的车上贴上醒目的标语,200多辆的士车围攻市政府,向广大的人民散布宣传单。的士拒绝载客而罢工抗议。他们整天在人民路与交通路的主要交口上聚集,阻塞过往的汽车,大声高喊激动的语言。我询问从长沙过来的一辆货车司机。他不无伤感地对我说:“我在你们涟源被阻,听到他们的哭诉,我很同情他们!虽然我的车不能动弹,但我还是他们的同行,挺支持他们的。他们真的是逼上了梁山”。

到此文写完时,涟源市人民政府已经出动武警和公安、企求强行使事态平息了,但事情却没有了结……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阅读次数:802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