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总日记20160401普京失约今年核安全峰会,我怅然若失神不守舍吃嘛嘛不香。于是打电话过去,他的秘书说在研究文革。顷刻我纳了闷了,文革干卿鸟事?文革是咱中国的文革,不许你们染指。当然普京铁了心要染指不是不可以,给俺打声招呼嘛。

深切思念普京大帝,在会议上眼神空洞独自呆想。潜伏在普京身边的耳目及时传来情报,终于明白他在干哈。真的在研究文革。

前一阵子,克里姆林宫来了一位神秘的中国女人,芳名文革。有人说她是川岛芳子转世,也有人说她是未来的女王,将率领中国人统治世界。普京大帝听说后花重金千方百计邀请未来女王来莫斯科一叙,目的是为俄罗斯的未来着想,亲耳听听未来女王对俄罗斯的看法,在未来的棋局中,女王将如何挪动俄罗斯这个棋子。

克里姆林宫极度奢华的索非亚皇后餐厅里,俄罗斯当今总统普京拉着文革的手仔细端详道:“这个伤疤是谁掐的?”

文革是在1985年改的名,那时文革已经结束九年了:“切瑞。”

“第一任丈夫?”普京目不转睛盯着文革左手腕的伤疤。

文革嫁给切瑞的时候才21岁,而切瑞已经53岁了:“是的。”

“这个伤疤又是谁留下的?”此刻普京的目光已经转移到她的脖子上。

文革想起了大卫非得咬她打她才能到达高潮的毛病:“大卫。”

“第三个伤疤在哪里?”普京单膝跪下哀求着。

文革一手摩挲着普京的脑袋,腾出另一只手缓缓地褪下云霓罗衫,左乳头被咬去半个:“在这里。”

“谁干的?我替您报仇,我的女王。”普京一副伤心欲绝的样子。

文革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他也是大帝。默多克大帝。”

“媒体大亨给我的女王留下这个印记。太残忍了吧。”普京愤愤不平。

文革一边解扣子一边询问道:“您这位大帝,会在我的身上留下什么样烙印,拭目以待哦。”

“布莱尔在您身上没留点什么?”普京不经意地小露醋心。

文革吃吃地笑了。转到对方身后顺势搂着对方的腰一边解皮带一边在耳边温柔地说:“没来得及留,就散了。”

“哦,是吗?遗憾之至。”普京低头欣赏着麻利地卸着男人裤子的那双灵巧的东方女人的手。

文革的手忽然停在半空中,像设计师端详模特儿上下打量着普京健壮的肌肉线条,夸奖道:“比那老家伙强多了。”

“您那位小提琴家查理怎么样?”普京大帝自知已不如当年。

文革坏笑着回答道:“查理吗?他还行。拉进拉出,拨弄是他的拿手好戏。偶尔手指颤音功夫还蛮销魂的。”

“我的女王,澳洲,英吉利,俄罗斯都拜倒在您石榴裙下,接下来您将要征服哪片土地?”普京大帝誉满全球的俯卧撑开始了。

文革一招中国特色的含苞怒放滋润着对方:“哦,这就算征服俄罗斯了?

“您还要怎样?”普京大帝开始喘气。

轻轻地哼了一声道:“倒也是。能和普京大帝颠鸾倒凤一番,不枉此生。”

中场休息。两人边喝边聊。

文革问:“普京大帝舍弃一年一度核安全峰会,专心研究文革,是何居心?”

“我们欧洲人都说,要搞懂中国须先搞中国女人,把中国女人搞定了才能搞懂中国。”普京欣赏着文革扁平的胸扁平的屁股,实在想不通东方女人怎么会那么有手段有心计有魅力。

文革嗲里嗲气地:“还是研究文革吧。把文革研究透了,再来谈什么搞中国女人。好吗?我的普京大帝。”

“遵命。我的女王陛下。”普京一边想一边说他对文革研究的体会:“文革,极具魅力,却有无数个暗藏秘密,让人琢磨不透。远望望不穿,近看看不透,但又绵延十年,表现得淋漓尽致,似乎答案唾手可得,只差脱口而出。一旦得出结论,却又事是而非,连自己都骗不过。”

文革沉思片刻道:“中国女人,似有情却无情,好比一条开辟在有情无情之间的小径。有时有情亦有时无情,像一座小桥横跨在有情无情之间。中国女人望你一眼,左眼有情右眼无情。中国女人唤你一声情人,情有情人无情。中国女人与你睡觉,你不知道到底谁睡了睡。”

“女王统治世界的时候,普京在此恳求女王对俄罗斯好一点。”普京虔诚地,可怜兮兮地。

文革拍了拍普京的脸,道:“母系社会又要到来了。普京大帝能领悟到这点,俄罗斯坏不到哪里去。”

“中国下一届领导人会不会是个女的?”普京小心翼翼试探着。

文革皱起眉头:“中国最浪费的,不是别的,是女人。”

普京在克里姆林宫又搞了几次文革。每次虚脱之后普京心里想的是,她能猜出我的心思。她怎么就能猜出我的心思呢?更奇怪的是,她怎么能顺着我的心思演呢?最厉害的是她怎么能演得那么好呢?

想到这里,普金心中骂道,操,中国生产的货。

要命的是每次骂都被对方猜到。文革会恶狠狠地盯着他,嘴上开骂,且骂出声:“操,俄罗斯生产的货。”一刹那,普京会很贱地咧开嘴嘻嘻地笑。

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