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处在一个高风险的社会,人们对社会未来抱有很大的不确定性 “维稳”之所以成民众越来越反感的词,说明社会的稳定正经受挑战。

社会张力是近来人们分析这种社会现状,常用的一个词。它指在社会在转型过程中,因结构失衡或民众迷茫,各种社会力量呈现出一种紧张对峙的状态。这种社会张力越大,越易导致各类社会冲突。社会张力变大的原因很多,如社会分配扭曲、贫富差距过大、环境污染、价值道德迷失、利益集团僵化、社会竞争失序、民众权利意识增强等,都会累积社会张力。但核心因素还是与行政权力的不作为、乱作为及官员的腐败有关,因民众缺乏正常的表达与维权渠道,使得这种越来越大的社会张力,无法得以疏解与释放,最后只能以这种激烈的方式爆发出来。

当社会矛盾累积得越来越多,就像地震前累积在地壳下的张力,只要遇到薄弱地带,就可能导致社会的剧烈震荡。随着社会张力的变大,各地政府多把社会张力单纯地看作维稳压力,纷纷加强了维稳和控制社会的力度。然而,随着维稳和控制力度的增强,非但没有减少这类社会冲突,反而增加了这种社会张力的紧张度,使各阶层的社会矛盾累积得越来越深。

显然,我们需要换一种思路来看待社会张力。应当说,世界上的各个历史时期,从来没有存在过一个绝对稳定与和谐的社会,社会矛盾和社会张力的存在,从来都是一种社会常态。社会稳定的重要指标,是指政府知道如何去管理、应对这些社会矛盾和冲突,而不是完全消灭这类社会矛盾,或通过禁止的手段来压制社会冲突。

社会张力的适度存在,往往代表了一个社会的活力,尤其是那些基于利益冲突而带来的社会矛盾,其实是一种是理性力量。因为很多社会矛盾,完全可以通过谈判、协商的方式来解决,只要应对得当,就不可能演变为暴力与流血事件,并引起更大的社会动荡。但如果只是一味地维稳,就会让社会状况越来越糟。

应当说,把民众维权与抗争,看作社会转型的常态,这种社会张力反而具有积极的作用。只要引导得当,它会成为推动社会改革深入的动力,因为改革既是制度创新的过程,也是一个利益调整的过程。当中国的改革从经济向社会制度和社会生活领域深入时,民众的维权和抗争,民众对权利和利益的诉求,无疑会对既得利益集团形成压力,成为政府打破僵化格局、推进改革的动力。

社会张力的存在,还能迫使地方政府消除行政懈怠,改变地方官员不作为、乱作为的局面。中国目前推进改革的阻力之一,就是地方政府受各种利益集团的牵制,而表现出的种种不作为。来自民众维权的这类抗争,无疑会推动地方政府的有效作为,使地方政府不得不对利益机制进行调整,加快建立各种制度保障机制。1960年代,欧美一些国家的社会张力也呈紧张态势,社会冲突和示威活动很多,但因各国政府应对得当,这些社会冲突和抗争反而成为政治和社会进步的动力。

社会张力从某个角度看,对社会还有安全阀的作用。随着民众权利意识的增强,当民众受到权力、资本、环境的损害时,表现出一定的社会情绪属于常态。只要我们有一套成熟的利益诉求机制,让社会情绪获得它的诉求、宣泄和谈判的渠道,使社会张力及时得以舒解,这些社会张力便会成为社会的安全阀,使社会不致于出现更大的动荡。

如果消极地对待社会张力,这种张力就会成为地方政府的维稳压力。从很多地方的处理方式可看出,正是“稳定压倒一切”的思维,导致了对这类事件的盲目与胡乱应对。当地政府只知道那些不计后果与成本的作法,以严防死守的姿态,对付抗争的民众,却不愿以协商、谈判的方式,从观念和根本上解决问题。如果一味如此,只会造成更大程度的官民对立、更难以化解的社会矛盾。

但换一种积极的方式来对待社会张力,这种张力就会转化为社会转型的动力。奇怪的是,越来越多的抗争行为,竟没有让其他地方政府学会应对此类抗争的和平办法。不仅对这种抗争的强度和后果,毫无估量,也完全不懂得提前规划与设立这类项目的沟通与释放的渠道。这表明大多地方政府,对如何通过强化社会规则、健全法律与制度的方式,来解决社会问题,并没有通盘的计划与考虑。连危机应对的办法和经验,也极为欠缺。这是导致抗争活动激化的主因。

当然,重要原因,还是在于政府没有以正确态度来分析与对待社会张力,只把它看作是破坏社会秩序的压力,同时因公民社会的缺失,导致政府即便想谈判,也找不到领头人。期望这类事件,能让更多的地方政府意识到公民组织的重要,一盘散沙式的社会,因为没有权威的组织者,一旦出现抗争,最易爆发流血与暴力事件。现代公共事务的复杂性需要政府、市场、社会的共同参与,一个稳定的社会,也必须是三者互动的结果。只有用法律的方式,来推动与保证民间组织与民众对社会的多元参与,才能真正减少这类事件的一再重演。

来源:思想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