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恩宠:德克勒克律师53岁任总统

Share on Google+

南非白人律师向黑人律师交权历史(一)

和平非暴力的理念在中国大陆越来越深入人心,但什么才是真正非暴力的理论和实践,迄今为止世界历史上的成功案例是什么?中国的改革者必须要搞清楚,不能长期停留在空泛的口号和盲目探索的阶段。

南非和印度转型系和平非暴力的成功案例,都是律师为主导的结果,曼德拉和甘地都是律师,分别成为南非和印度的国父。南非的转型是白人总统、律师德克勒克向黑人律师曼德拉和平交权的过程。

1936年,德克勒克诞生在一个为争取民族自由与独立而斗争的阿非利卡人家族。17世纪,一批荷兰人为了逃离宗教迫害,漂洋过海来到南非。他们的后人成为自给自足的农场主。后来这些农场主开拓南非内地,成立两个共和国。由于英国人的入侵,先后爆发两场战争。战争激发了白人的民族认同,白人形成南非统一的阿非利卡民族。

1910年,南非联邦成立,成为英国的自治邻地。一些坚持民族主义的白人成立南非国民党,德克勒克的祖父是该党的创始人之一,父亲曾经多次担任南非政府的内阁部长。德克勒克律师其实是红三代和官三代。

德克勒克12岁时,南非国民党在全国选举中获胜,从此开始长达46年的执政。当时,正值“二战”结束,南非经济快速发展,大量黑人涌入城市,开始了南非城市化的过程,新一代南非城市黑人开始出现,南非白人仅占总人口的10%,作为白人民族主义的政党,南非国民党开始严酷的种族隔离制度。

1961年,25岁的德克勒克成为一名律师。当年5月31日,南非脱离英联邦,成为独立的共和国。历史证明,南非的黑人还得感谢白人,是他们赶走英国的入侵者、殖民者、统治者,使南非独立。没有南非的白人,就没有南非的独立。这与德克勒克一家三代人的努力分不开,也于德克勒克一位开明的律师分不开。

(二)德克勒克律师36岁从政

南非成为独立的共和国,这是一个时代的结束,几代南非阿非利卡人的梦想终于实现。作为一个年轻的阿非利卡人,德克勒克律师为此狂喜不已。不过,他很快发现,无法指望新共和国有一个平静的未来。许多国际组织都对南非施加压力,要求放弃种族隔离的政策,南非黑人政党-非国大被当局宣布为非法组织。曼德拉律师放弃传统的非暴力策略,转而选择武装斗争。

1964年4月,曼德拉律师被指控“企图以暴力推翻政府”,判以无期徒刑。年轻的南非国民党党员德克勒克律师衷心拥护国民党的政策。

1972年,36岁的德克勒克律师被提名为议会候选人,顺利进入南非议会,开始从政。此时的南非国民党为执政党,正处于权力巅峰。就像20多年后的中国被称为“世界工厂”一样,当年的南非被称为“非洲工厂”,经济高速发展,使当时处于经济衰退的欧洲国家刮目相看。

因此,南非国民党对独特的“南非模式”充满信心,无思进行政治改革。而对国际制裁,南非保持着“光荣孤立”,对国内黑人的反抗,南非国民党则以铁腕的“维稳”。黑人的种种不满都在执政党的视野之外,包括德克勒克律师在内的许多执政党精英都盲目陷入了一种虚假的胜利和安全感中。

在担任了三年国会议员后,1978年,42岁的德克勒克律师被任命为政府部长。同年,威权政治家博塔担任南非总理。他在南非议会引入“三院制”,将300万有色人(不含黑人)和印度裔纳入体制,与白人分享权力。
新权力分配体制继续将黑人排斥在外,引发南非历史上最大、最持久的危机之一,年轻黑人成为“愤怒的一代”,决心不惜代价摧毁种族隔离制度。1984-1985年,南非陷入动荡不安之中。

1986年6月12日,南非政府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但是,随着时间推移,德克勒克律师作为内阁成员,越来越感到,寻找宪制方面的解决方法已经刻不容缓。

当时在监狱中的曼德拉也清醒地认识到,军事胜利是个遥不可及的梦想。在他的回忆录《漫漫自由路》中写道,“暴力决不是解决南非问题的最终办法,对话的时候到了。”

德克勒克律师53岁任总统(三)

1989年2月2日,53岁的德克勒克律师当选南非执政党——国民党的主席。在内阁工作的十年里,他先后当任七个部门的部长,获得大量的政府工作经验。在当年举行的大选中,德克勒克提出六大政治改革目标。

1989年是世界发生巨大变化的一年,中国执政党的事实党魁邓小平在六四镇压有百万爱国学生和市民参加的爱国民主运动。六四后,苏联和东欧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国家纷纷解体,邓小平也是个独裁者,中共也不可能由律师任党魁,中国也不可能由律师任总统。

1989年是南非在种族基础上举行的最后一次大选,国民党赢得了多数票。德克勒克律师被选为南非共和国第七任总统。在总统就职演讲中,德克勒克向所有南非人民保证,“只有一条路可以通向和平和公正,那就是和解,那就是大家一起找寻互助接受的解决方案,那就是大家一起畅谈新南非的前景,那就是走向永恒谅解的宪政和谈”。

就职典礼几天前公布了一向新政策:允许示威游行。德克勒克律师通过这一决定,向所有关心南非改革前途的人们传递了一个重要而清晰的信息:决心开启民主改革进程,建立法治国家。德克勒克律师对国民党内部的保守分子说:“我们当然还能执政五年到十年,但那是毁灭之路。和谈的时刻已经到来。”

南非因此获得了国际社会的认可。德克勒克律师还释放一批高级政治犯,并着有步骤地拆除各种隔离制度的障碍。1990年2月2日,在德克勒克律师执政的第100天,发表演讲宣布了一系列改革方案,释放曼德拉,解禁非国大、南非共产党等33个反种族主义统治政党和组织,更大范围地释放非国大囚犯,解除有关媒体和教育的国家紧急状态规定,废除《隔离设施法》。

九天后,曼德拉律师结束了27年的铁窗生涯。这位白发老人面带而笑,漫步走出监狱大门。

来源:作者博客

阅读次数:653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