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自开始主政以来,采取强硬的对外政策,并与俄罗斯建立战略伙伴关系,对抗美日联盟,但也非常重视与美国的关系,因而一再宣示有意建立新型中美大国关系。时至今日,习近平已与美国总统欧巴马举行六次高峰会议。最近这次是在华盛顿出席第四届全球核安全峰会。三月三十一日,欧习举行会谈,讨论气候变化、北韩、伊朗、管制核武扩散等多项议题。四月一日,白宫以书面形式指出,欧习承诺要“缩小分歧,扩大务实合作”,以共同回应对区域及全球的各项挑战。

白宫的声明显示,两国对全球气候变化、管制北韩与伊朗核武扩散等议题看法较接近;人权、网路安全、南海、经贸等议题则存在重大分歧与争议。白宫指出,双方同意在四月二十二日签署《巴黎气候协定》,并尽速在今年内加入这项协定,且同意合作与其他各方尽快促使此一协定生效。两人也同意根据《蒙特娄保护臭氧层议定书》,激励全球共同逐步减少氢氟碳化物排放量,并确保国际航空业根据市场状况减少温室气体排放。

白宫表示,有关北韩发展核武及弹道飞弹对亚太地区构成的威胁,欧、习承诺要加强两国间的协调,共同面对。两人重申承诺:致力实现“朝鲜半岛无核化”,并全面落实联合国安理会有关制裁北韩的各项决议。

白宫也特别指出,欧巴马批评中国的人权状况,并重申“对中国的人权和基本自由之支持,坚定不移”。有关网安,欧、习重申各项承诺,同意要确保全面实现各项承诺。美方的声明表示“欧巴马总统重申我们会继续监看中国各项作为是否遵守各项承诺”。欧巴马也强调“所有美国企业在中国能公平竞争”之重要性。此外,欧巴马也敦促中方,在与邻国的海事争议上,“应根据国际法和平处理”;欧巴马并强调“捍卫航行与飞航自由是美国在全球的利益”。

美国虽重视美中合作的重要性,但面对中国的崛起,欧巴马认为威胁美国,因而采行“重返亚太”政策,并拉拢中国周边国家(如印度与越南);美国有意与这些国家合作来遏制中国。美国认为,一个强大但否定普世价值的中国实不符合美国与其盟国的利益。美国因而采取一方面与中国合作,另一方面又与中国对抗甚至斗争。

求同存异 各说各话

二○一五年六月下旬,美中两国的高层领袖在华盛顿举行一项重要的战略与经济对话。中方由副总理刘延东与汪洋及国务委员杨洁篪主谈,美方则由副总统拜登、国务卿柯瑞及财长卢瑞克主谈。中方代表团人数高达四百多人,除政经领袖外还有甚多企业家与学者专家。两天半的会议结束后,欧巴马总统在白宫会见中方代表时发表谈话,敦促缓解双方的紧张关系,并强调合作的重要性。

然而,此一对话不但并未为美中关系取得重大进展,反而凸显双方之间的问题与矛盾,中美均未向对方作出实质性的让步。此一会议只是“求同存异,各说各话”。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柯比却指出:“美国坚定承诺改善它和中国的关系。我们在许多方面意见不一致,但我们认为,双方在甚多方面具有共同的利益。”

美国副国务卿布林肯于六月二十二日与中国外交部常务副部长张业遂就棘手的安全议题举行初步闭门会谈。三个工作小组就海上、网路及两军关系议题进行对话之前,布林肯已于二十一日晚设宴欢迎中方代表团。双方另有不同人马讨论核武、太空合作以及国际事务(包括有关伊朗、北韩、阿富汗等国的问题)。华府希望北京运用其影响力把平壤拉回六方会谈,以抑止北韩的核子野心,但中国似未采取积极而有效的行动。

美国强力反对中国的南海政策(上次高峰会习近平向欧巴马承诺“中国不会对南海军事化”),华府一再敦促北京停止在南海建造人工岛,但中国表示,中国坚持在岛上部署其海空军力,以保护人工岛的兴建。

美国指控中方进行网路间谍活动,对中国的人权纪录也一再批评。去年华府起诉五名中国军官骇入美国电脑,窃取智慧财产及美国政府机密后,北京即中止双边网路工作小组的对话。最近又爆发美国政府电脑网路被骇事件,美国一再指责中国,但北京有关有关方面却予以否认,甚至指责美国捏造,中国的态度非常强硬。

中美媒体的不同报道

中美两国媒体对此一全方位的对话之报道基调却截然不同。中国官方媒体肯定对话达成“丰硕成果”,美国官方和媒体却聚焦中美对抗和两国的紧张关系。

总部设在华府的智库布鲁金斯学会特别刊文指出,中国官媒的报道只强调“成果”,对导致中美关系紧张的南海和网路安全等问题的报道模糊不清。美国《华尔街日报》、彭博社和美联社的报道都在标题中用了“紧张”(tension)一词。美媒详细分析中美之间存在的两大问题:中国在南海填海造陆和中国骇客攻击美国公司。《华尔街日报》并指出,中美双方都很坦诚,但在敏感问题上并未取得任何实质进展。

颇多美国学者认为,中美两国媒体报道不同,原因之一即是中国官方对中美关系的现状表示满意,美国政府则不然。在南海问题、网路安全和中国市场开放等问题上,美国对没有取得实质进展非常失望。

美中的合作、竞争与斗争

美中两国之间确有甚多问题与矛盾,但在颇多领域却有合作的必要(如防止核武扩散)。

美中两国之间的尖锐矛盾最明显的实例之一即是,美国以其最大股份身份在世界银行(World Bank)及国际货币基金会(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主导世界金融秩序,但中国现有意挑战美国的主导地位,因而建立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简称亚投行),以发挥中国的广泛财经资源之影响力。

而令美国意外的是,美国的欧亚盟邦(包括英国、德国、法国、瑞士、北欧诸国、澳大利亚及韩国)均纷纷抗拒美国的压力,加入亚投行作为创始会员国,美国的围堵及压力完全没有发挥作用。在亚投行中,中国也是最大的投资国(占所有会员国出资的总额百分之四十)。在所有美亚大国之中,现只有美日两国仍然抗拒加入亚投行。

与中国相似,俄罗斯的人权问题也十分严重。针对俄罗斯对乌克兰的侵略行为,美国与甚多欧盟国家合作,对俄采行制裁政策,美俄关系因而也相当紧张。在此情势下,美国支持日本对中、俄的政策(特别是在钓鱼岛主权问题上),中俄两国则紧密合作,以对抗美日联盟。

因此,美中关系实是一种既合作、又竞争甚至斗争的错综复杂的关系。

文章来源:动向2016年4月号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