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晋:奥巴马访古巴美古历史转折

Share on Google+

古巴现代历史的转折点

三月二十日至二十三日,美国总统奥巴马率领阵容庞大的代表团历史性地访问了古巴。奥巴马是美古“老死不相往来”五十七年后,八十八年来首位访问古巴的美国在任总统,此行是两国关系史上的一座里程碑。奥巴马将此行定调为“埋葬美洲大陆最后一丝冷战残余”的访问,他在哈瓦那的公开演讲中承认:美国过去数十年来实施的孤立古巴的政策不起作用,美国对古巴的封锁和禁运是附加在古巴民众身上的过时枷锁。美国总统勇于公开承认美国所犯的错误,令人敬佩。古巴从此能从美国获得不少投资和旅游客源,美国也终将解除对古巴的贸易禁运,但奥巴马的访问使古巴执政者必须正视今后是继续姓“社”还是改姓“资”这一根本问题。当“后卡斯特罗时代”来临时,在美国的强大影响下,古巴有多少阻止“和平演变”或曰抵禦“颜色革命”的能力?若古巴改姓“资”,地球上“硕果仅存”的另三个社会主义国家肯定会“兔死狐悲”,它们国内的“敌对势力”将“蠢蠢欲动”,推动这些国家的政治体制改革。

菲德尔·卡斯特罗(以下昵称“老卡”)出生于古巴一个富有的农场主家庭,十三岁时就组织罢工反抗老爸,是天生脑后有反骨的革命者。长大后的老卡喜欢抽雪茄、戴名表,还是位棒球高手,获哈瓦那大学的法学博士学位。这样一位出身富裕的“高知”不惜“背叛了自己的阶级”,钻入深山老林打游击,领导了西半球的一场社会主义革命。美国佛罗里达州最南端距离古巴只有九十海浬,山姆大叔自然容不下眼皮子底下有老卡这个异类。四十年间美国中情局策动的暗杀老卡的行动高达三百六十七次。但四十年间美国总统如走马灯般换了好几茬,老卡却如头顶光环的不死鸟。很多访问过古巴的人回来说:这座“加勒比海上的社会主义蓬莱仙阁”才是真正实行社会主义制度的洞天福地。即使是政府高官,不论是在朝还是卸任后,都享受不到什么特权,大家一样穷。在坚持政治理想、对抗美帝和人生经历方面,老卡不枉此生。

社会主义的“蓬莱仙阁”

政治以外,围绕老卡的八卦绯闻是连好莱坞都感兴趣的题材。老卡兼具桀骜不驯硬汉和影视明星的双重气质,且口才极佳,可以滔滔不绝大骂美帝几个小时不饮涓滴。如此强大的气场自然吸引了众多女性,至少有七位女性为老卡生下了不止十个孩子。她们不抱怨老卡是不愿与自己喜结秦晋之好的“卡世美”,因为老卡“娶的是整个古巴”,觉悟之高堪比女共产党员。为老卡传宗接代的其中一位美女,竟是美国中情局派来暗杀老卡的特工,这段香艳感人的“爱情传奇”最近将被“索尼影业”搬上银幕。即使老卡的“革命事业”被美帝埋葬,但老卡的爱情传奇将历久弥新。

红色古巴诞生不久,就化为一只蛰伏的“蝶蛹”。化蛹成蝶后,它不仅四处传播革命的花粉,更扇动翅膀,两次在地球上煽起了飓风。第一场飓风是一九六二年的“古巴导弹危机”,国土为长条形的古巴差点化为撬动地球的杠杆,将世界拖入核大战的漩涡。这场飓风的扩散效应和后遗症也不容小觑:中国利用古巴导弹危机期间美苏都自顾不暇的短瞬机会,发动了“中印边境自卫反击战”。古巴导弹危机结束两年后,前苏联最高领导人赫鲁晓夫被赶下台,一大罪状就是他在古巴导弹危机中认怂。若赫氏继续执政,冷战史将全部改写。

古巴蝴蝶扇动翅膀煽起的第二场飓风是一九七五年爆发的安哥拉内战。非洲的安哥拉于当年获得了独立,南非因担心左翼的“安人运”上台后在南部非洲建立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于一九七五年十二月出兵安哥拉,支持右翼的“安盟”和“安解阵”武装,“安人运”则向古巴求援。老卡毫不犹豫地向远在大西洋彼岸的安哥拉派出了大批地面部队(最多时约两万人,另有苏联及东德军事顾问约一千人),古巴空军也全面介入了安哥拉内战。由于前苏联及东欧国家全力支援古巴──安人运一方,美国及西方国家全力支援南非──安盟──安解阵一方,安哥拉内战的规模升级成了非洲版的越南战争,并持续二十七年,至二○○二年才结束,内战期间共死伤十余万人。“安人运”自安哥拉独立后能执政至今、安哥拉的邻国津巴布韦和莫桑比克皆能由左翼游击队掌权,得益于古巴当年的军事介入。

剪不断理还乱的关塔那摩湾

美国与古巴之间剪不断、理还乱关系的另一大纠结,是位于古巴东南端关塔那摩湾的美国军事基地的归属。美国于一九○三年获得了关塔那摩湾部分土地的永久性租契,该地距离古巴首都哈瓦那仅一个半小时的飞行行程。该基地现在的年租金才区区四千零八十五美元,还不如美国一幢豪宅的月租金,租契更规定只有美国和古巴双方同意后才能废止该租契。古巴与美国远不是同一个重量级的选手,只要美国版的列宁不横空出世(列宁曾公开宣称将废除沙皇与外国签订的所有不平等条约),或美国不分裂为五十个国家,关塔那摩湾军事基地理论上将永远为美国所有。以强悍反美着称的老卡,除了切断对基地的水源供应,一直没有用武力收回该基地的主权。不知是不是投桃报李,自一九六一年中情局策动古巴流亡人士入侵古巴的“猪湾事件”失败后,五十五年间美国也没有利用该基地这把“插在古巴心脏”的尖刀作为推翻老卡政权的跳板,像入侵格林纳达那样,直接出动美军颠覆古巴政权。两个死敌的关系能达到如此“默契”与“和谐”,外人很难看懂。

从二○○二年起,关塔那摩湾基地中的军事监狱被用来关押在世界各地抓获的恐怖主义极端分子。作为美国的一块“法外之地”,该监狱的虐囚丑闻屡屡成为世界媒体曝光的对象,再加上该监狱每年的运作费高达四点四五亿美元,故奥巴马七年前上任以来已多次承诺要关闭该所监狱。今年二月二十三日,奥巴马再次向国会提交了关闭关塔那摩湾军事监狱的计划,将所有囚犯移送美国。由于共和党主导的国会中对此持反对意见者占上风,这项计划还成为大选年的一个热门话题。

但美国在此计划上的真正麻烦是:这些囚犯一踏上美国领土,被关入普通监狱,他们即在“法内之地”自动享有一般美国人享有的法律地位。他们有找律师为自己辩护等权利,又因为他们被指控的罪行多已年代久远、且都发生在遥远的外国,检方到哪里去寻找过硬的人证物证指控他们呢?按照美国法律,如果检方证据不足、指控失败,必须当庭释放被关押者。这些人都是死不悔改的铁杆恐怖主义分子,他们在美国之外尚且如此仇恨美国,一旦让他们进入美国社会,甚至取得美国居留权,比放虎归山还可怕。即使他们表示愿意洗心革面、从此不再与美国为敌,美国人能相信吗?

文章来源:动向2016年4月号

阅读次数:648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