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15日,在北京召开高等教育改革创新座谈会,并作重要讲话。53所在京的部属、市属、民办高校和有关部门负责人参加会议。会上,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北京科技大学主要负责人和中国人民大学、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教师代表就教育改革、创新人才培养、建设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等发了言。

他们发言的时候表情认真严肃,我作重要讲话的时候大开大合气势磅礴。譬如我说“中华文明几千年生生不息,根本在于重视教育”的时候,其实内心知道中华文明几千年生生不息最根本原因是多生孩子。但说生孩子的话,档次太低,不符合党的教育方针高大上的要求。党的教育方针是什么?过去是培养革命事业接班人,或共产主义接班人,现在改成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接班人。有一点我也不明白,为何资本主义国家不说教育是培养资本主义事业接班人。可能资本主义不是个好东西说不出口吧。

既然如此,那么如果我们搞资本主义也不说,我们就说是搞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反正资本主义是个只能搞不能说的东西。

我说,创新是推动国家发展和社会进步的不竭动力。

北大校长举手要求发言。他说,我们这些校长首先是共产党员,然后才是校长。党员要服从党中央领导,党叫干啥就干啥,党没叫干啥不许干啥,就是不许创新。你要求我们这些做校长的创新,是党中央的指示还是您个人的意见。

我回答说,这不矛盾。在党中央的领导下创新。你们搞创新的时候,向上级汇报,等候批准。批准就搞,不批准就别搞。

他们一致表示李克强总理脑筋灵光,既掌握政策又能搞创新还能避免不犯错误。都要求给他们讲讲如何一步一步走到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

我不服气说,我们七个常委平起平坐,没有谁在其他常委之上,仅仅是职务不同而已。

众人哗然之后,再次要求我讲讲如何像蜗牛与黄鹂鸟歌里唱的那样,一步一步往上爬。

我这个人好说话,就讲讲如何爬上高位的。

第一个关键点,入党。民主党派最高担任副职。国家副主席、人大副委员长、政协副主席。那些都是虚职,有职有相应福利但绝对无权。民主党派一切事物必须听咱共产党的。包括谁担任党主席。

第二关键点,考上北大,并担任北大团委书记。北大清华的团委书记才能有机会进入团中央。团中央是什么档次?第二梯队。至少十八大之前是。现在由于受到某人打压,团派出身的同志仕途堪忧啊。

第三关键点,跟了个好领导,前党总书记胡锦涛同志。胡锦涛同志1984年至1985年11月担任共青团中央书记处第一书记时,我是团中央候补书记。得到胡锦涛同志的赏识。他离开团中央时推荐我升任团中央书记。后担任团中央第一书记。2007年10月,十七届一中,因当时的党总书记胡锦涛同志极力推荐,我当选为政治局委员、常委,进入最高决策层。

第四关键点,时运,和自身努力。当时中国的政治状况还没像现在那样讲究拼爹。如果认真工作努力学习,谦虚谨慎做人,还是有一定出头概率的。现在难了。所以时运很重要。

好了,今天就讲到这里,再多讲的话要在政治局会议上作检讨了。谢谢大家。

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