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国旗,象征着一个国家的历史和荣誉,凝聚着千万民众共同的渴盼和梦想。谈起瑞典,除了优美的景致,它独特的十字国旗的背后,有一段令人感动的故事。

瑞典的风景,随着季节的变化就犹如一道抛物线,由低到高,再由高到低,起伏变化波折着……

春与夏的画面,大地、森林处处是一片阳光明媚,在五颜六色的原野上不时欢跳着野兔、松鼠、鸟雀的身影;而那璀璨绚丽的彩虹经常在雨后净蓝色的天空中横空高悬!接下来秋季,先是欣赏到金黄色、鲜红色、以及古铜色的枫叶,“她们”似火焰那般,兴奋地、欢乐地尽情在群林之间、大道两边“燃烧”;恰似诗人所歌的:“万花落尽枫叶烧 我言秋日胜春朝”。

但是渐渐地冬季萧条的“鼓点”吹响了,天空的色调变为由微弱的阳光所混合成的灰白色;并且白天也越来越短,落光了叶子的树木也变成了灰黑色……

然而,切莫失望,在一片灰蒙中,有一最为独特的景致“怒放”在瑞典的大地上,四季同在!

春时,“她”像一朵盛开的高贵兰花;夏时,“她”像那挺立的山岳;秋时,“她”犹如蔚蓝晴天;冬日“她”仿佛就是金色日光!

从1906年起到如今,“她”就犹如瑞典民族所树立起的一到丰碑,跨越了世界109年的历史岁月,守护着这个位于斯堪的纳维亚半岛东部的国家,使瑞典成为了自由、民主、富裕和强大的国家!这道永远的风景就是蓝色底面、黄色十字架图案所组合的瑞典国旗。

同在蓝天下,人类文明也已经进入二十一世纪,可地球另一端的神州,专权者们却是在那么野蛮地把一个个屹立在基督教教堂顶上的十字架用火焚烧、用大锤敲掉、用人力推到;与之相相反,瑞典则把代表基督耶稣伟大救赎的十字架,辉映为国家的旗帜,得到了一个多世纪北欧人民的敬仰。

2015年冬季的乌普萨拉大学,欧洲最古老的神学院的大楼外,两面瑞典十字架国旗在旗杆上飞扬得那么气宇轩昂。望着它们,心中想起了一位无名诗人所写的诗句:

海兰色的和平似来自穹苍高处的祝福

使北方的大地洋溢着绿色、动人的生机

基督的十字架在历史、在现在、在未来都守护着瑞典大地

的丰饶和人们的自由安康

 

在风中凝视着着她

她的英姿熠熠

在花园中升起她

她绽放的光彩

超越美景繁花

瑞典国旗是的,许多瑞典人都以自己国家的这美丽的国旗为骄傲、自豪!

坐在暖暖的壁炉旁,听着在非洲津巴布韦宣教了20多年的伊丽萨伯老人,那么深情、优雅地向我讲述了瑞典十字架国旗的来历……

早在第九世纪时,一位名为安斯加(Ansgar)的法国宣教士,来到北欧瑞典传福音,他在当地生活、居住了四十年,克服了许多的艰难,才使得福音在北欧的大地上传播开来。

而最为重要的代表人物就是瑞典国王埃里克九世;亦称圣埃里克(约生于1120年—卒于1160年)是1150年至1160年间的瑞典君主。

在他执政初期,瑞典仍是个异教与基督教信仰并存的社会。但由于他对基督教虔诚的信仰,促使他在瑞典大力提倡基督教,并把异教信仰中心乌普萨拉城改变为瑞典对福音信仰的中心,并且通过他不断的努力,埃里克九世终于彻底终结了瑞典人对异教奥丁(北欧神话主神)的崇拜,他颁布命令,举国上下的人民的信仰都必须是基督教。借此,他凝聚了国内的向心力,使瑞典真正成为一个信仰基督耶稣的国家。同时,埃里克九世也是第一位被主教膏立的瑞典国王。更为重要的是,正是埃里克九世,为瑞典国旗设计了璀璨的图案。

传说1157年,埃里克九世在远征前向上主祷告,祈求得到主的同在。忽然间,他看见天上的金色阳光在蓝天中,呈现出十字光芒,他认定这是上主对他的启示,于是就以金黄十字架和蓝底作为战旗的标志,率领瑞典十字军所向披靡,东征成功,也同时开启了芬兰国家的基督化之路。由于埃里克九世对基督信仰的推广所作出的贡献,所以他死后还被封为圣人。至今他还被瑞典人民所爱戴,视他为瑞典的守护圣者;他的头像现在仍然是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的市徽;他所设计的十字架之旗在1906年被正式确定为瑞典的国旗。

 

埃里克九世头像斗转星移、光阴荏苒,很多事物都发生了巨变,但十字架国旗始终没有改变,这面旗子就像永存的丰碑一般,在瑞典的大地上飘扬着!

没有人民充当炮灰牺牲生命的鲜血颜色、没有世上战争的利器炫耀,唯见改变人类历史见证的耶稣基督的十字架,在蓝天下高高飘扬!

旧约诗篇三十三篇12节描绘说:“以耶和华为 神的、那国是有福的.他所拣选为自己产业的、那民是有福的”。

瑞典王国在历史上对耶稣基督信仰的高举,再次应验了这节经文是从主而来的宝贵的应许。正是在基督精神的感召下,1860年,瑞典的“和平之友”们向国会提出一个和平提案。当时正是瑞典的饥荒之年,他们向当权者质问道:“为什么我们贫穷的欧洲人要付出大笔费用去制造战争武器,而使其他的人类被摧毁?”他们建议瑞典政府向所有的欧洲国家宣布:瑞典愿意放下武器,永远与他国人民共享和平。

当今瑞典,在国家文明、民主、自由程度方面都堪称为全世界的楷模。有事实为证,据国际权威机构发布的,2015年全球清廉指数高、新闻自由度领先的国家中瑞典名列前茅。尤为值得一提的是1974 年瑞典通过的新的《政府约法》,规定所有公共权力来自人民,人民通过自由选举推选议会成员。君主仍是国家元首,但只是象征性的。

“真正的做公民、拥有了自由、获得了权力” 这在瑞典早已不是“梦”而是现实。所以,在瑞典,无论是高级别墅的庭院中;还是普通平民的住宅院内常常可见的就是十字架的国旗。是啊,这样赋予国民尊严、自由、平等、幸福的国家,人民怎么会不热爱呢?

在这次欧洲面临最棘手的难民潮的严峻时刻,瑞典再次以她博爱的胸怀收纳着众多伊斯兰教的难民 。瑞典王后西尔维娅·索莫莱特曾在电视节目中接受采访时,表达了对失去家园难民的同情,将安置好他们作为是瑞典的责任。全瑞典人民都知道西尔维娅·索莫莱特王后是一位虔诚的基督徒,深受瑞典人民的热爱。2015年4月27日她在访问梵蒂冈时,西尔维娅王后赠送给教宗三本儿童适用的瑞典语的祈祷书,编写这些书籍是因为瑞典王后对王室子女接受基督教教育尤为重视,教宗方济各对此赞誉有加,并向王后表达了他对瑞典接纳难民的衷心感谢。

现如今在瑞典一些伊斯兰难民的居所门口前,他们自愿地挂着瑞典十字架的国旗,这说明在他们的心目中也开始筑起了这么一道丰碑,那就是“伟大的救赎、博爱和光明归属于耶稣基督的十字架”。

在基督十字架能够自由高举、到处被尊崇的国土上,国家元首被人民尊重爱戴、没有贪污腐败的“老虎”“苍蝇”官员;批评政府的记者、异议人士不用担心遭到人生迫害,他们受到法律充分的保护;在十字架能够自由高举的国土上,天空是那么蓝、空气如蜜一般甜、人民享受着各种人权和经济的保障!在基督十字架能够自由高举、到处被尊崇的国土上,由于犯罪率太低,政府不仅废除了死刑、还不得不关闭了很多监狱。   中国的刘亚洲上将在论及基督教时曾说:“中国人心中没有永恒的神的位置,再说深一点,就是没有终极性的文化精神追求!这种人是不会把自己的关心范围扩大到家庭、甚至个人以外的。如果扩大出去,一定就是伤害别人。千年来,东方和西方的竞争中,西方胜利了;东方宗教和西方宗教的竞争中,西方宗教胜利了。……中国人所缺少的,正是西方人所拥有的”。看到这位开明将军以上的讲话时,难道那些在中国任意拆毁基督教堂十字架的行为还不应该被停止吗?   在一束灯光的明亮中,再次轻声吟诵着那位无名诗人的诗句:

海兰色的和平似来自穹苍高处的祝福

使北方的大地洋溢着绿色、动人的生机

基督的十字架在历史、在现在、在未来都守护着瑞典大地

的丰饶和人们的自由安康

 

在风中凝视着着她

她的英姿熠熠

在花园中升起她

她绽放的光彩

超越美景繁花

的确,瑞典的风光中,没有法国的浪漫色调;没有意大利罗马的气势恢宏;没有英国的古韵优雅;但她有淳朴大地的芳香;她有处处的和平幸福;她有荣耀十字架丰碑的灿然辉煌!

来源:OC微信平台,作者提供内容有扩充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