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珍:权本位下生命财产尊严的轻贱

马建、张越敬的是郭文贵后面的“庆亲王”

一、精神病也姓党

3月27日川师大的一名学生滕某涉嫌杀害同舍男生芦某,死者面部血肉模糊且头被割下,死者的哥哥芦海强在微博上发布了他弟弟身首异处的血腥照片以寻求关注及援助,因为他得知滕某家人从事政法工作,而且滕某家人说滕某有精神病史并向媒体公布了部分病历,他担心这会影响最终审判结果,导致“凶手死不了”,芦海强及其家人曾试图联系媒体报道此事,一直没有得到结果,所以选择在微博上发声。4月17日芦海强被成都警方告知他发在微博上的照片涉嫌泄露国家机密,要求他向警方道歉。

滕某家人也没闲着,媒体展示了两次滕某手腕割伤的病历和休学证明,也许还有精神病方面的病历没有拿出来以留给警方当作“国家机密”。也是,谁家要是摊上一个有精神疾病的孩子,还不得收集好病历随时准备着拿出来给孩子当护身符啊。

大众质疑一片,倒不是说滕某有精神病一定是假的,而是天朝精神病鉴定有猫腻。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有些人没精神病,根据需要可以被成为精神病人,如杨佳的母亲王静梅,在杨佳拘押、受审期间一直被拘禁于北京安康医院(精神病医院),上访者被精神病的例子更是层出不穷,前“党母”贺子珍在苏联治病期间也被精神病过(也可能真是精神病),看来社会主义国家的精神病学科是一个大夫教的;有些人有精神病,但当局需要杀鸡骇猴,那他就不能是精神病。

有媒体发文《精神病谁说了算》,按政治正确的说法,党说了算呗,因为精神病也姓党。

二、消防车让路

4月15日,一段拍摄男子大火中被困防盗网的视频发至网上。15日下午,广东消防发微博怒斥火灾视频拍摄者:“除了谴责和唾弃、可耻与可鄙,我们无法再对这条冷血至极的视频的拍摄者做出其他所谓‘理性’和‘冷静’的形容!不要求你是超人能飞过去破网救人,但在熊熊燃烧的烈火和男子绝望的哭嚎声中,残忍的42秒!你的手机端得好稳!”

在事件发生的几日后,事态发生了逆转,人们开始声讨消防部门过分声讨拍客背后的消防腐败问题。在大陆,有关消防设计的报批、消防工程的验收、消防器材的检测、消防公司的资质管理都被消防部门垄断,垄断之下,成本几千元的消防工程通常要价几万元,动辄千万的建筑消防工程有多少流入消防贪官的腰包?要不想被盘剥,企业就别想营运、建筑就别想交付。

共产党的官都是上司给的,官员有多贪对上司就有多怕。4月13日,自称孙万宝的网民在微博发布的一段视频显示,在一段公路上,一辆消防车拉着警报,突遇一官方车队(疑似山西省委书记王儒林的车队),前面由警车鸣笛开道,消防车被迫停在原地。官方车队既不避让消防车,甚至没有任何减速动作。在前面开道的警车经过消防车时,像训狗一样喝斥消防车“停哪儿别动了”,随后,官方车队呼啸而去。那辆闪着警灯的消防车很听话,像被施了定身术,一动不动。按惯例,视频当天就被删除了。

广东消防对一个不具备施救条件的拍客谴责得正气凛然催人尿下,那对置争分夺秒救助人民生命财产安全于不顾的领导车队也表个态呗。不敢了吧,既然你对领导拍马舔菊,就别对小民吹毛求疵了。死者可千万别怪罪拍客,也许消防车在来救你的路上为了避让某位领导的车队而晚到了几分钟耽误了施救。

三、张越畏惧的是郭文贵后面的“庆亲王”

4月16日河北政法委书记张越折了,他的陈年往事又被扒了出来,不同的是这些往事可以登上主流媒体了。

其中有一个段子描述这位高高在上的河北“政法王”在郭文贵面前就像一个随从:在方正集团原CEO李友与郭文贵刚刚交好期间,某次李友在郭文贵办公室,郭为了炫耀自己的实力,对李友说,“我让张越两个小时赶来,他绝不敢迟到”。两个小时之内,张越果然从河北赶到郭的办公室。张一进门,郭坐在办公桌前身子都没有抬一下,对李友介绍说,这就是河北省政法委书记张越,然后对张越说,你就在那个椅子上坐吧。那把椅子就在门边,而客人坐的沙发还空着……李友是令计划西山会的金主,他啥没见过啊,但据说李友当时彻底被震撼了。

可千万别以为有钱能使鬼推磨,有钱人在官家眼里连土包子都算不上,顶多是只肉鸡。都说官商勾结,哪知从来是钱为权奴,薄熙来虎落平阳还不忘埋汰徐明“我什么身份,他什么身份”,因此别看李友给令计划大把花钱,令还未必看得起李,李可能连一个副局都调遣不动,而郭将一个官至副部、生杀予夺的政法王差遣如家奴,这差距可不是一点。

张越交好郭文贵不是为钱,张越要搞钱不过是一句话的事,曲龙、谢建升这些所谓富豪的身家性命无不在张越和他小伙伴的股掌中,聂树斌这种人命关天的案件也不过就是张越几个电话的事;令张越俯首帖耳的是郭文贵背后可通天的权贵,可见这个权贵比张越的靠山康师傅还要硬气,话说回来别说张越,就是康师傅在庆王爷前不照样俯首帖耳?

三年间大多数有关张越所作所为都被证实,扳倒这么一个丑闻缠身的副部用了三年,抽丝剥茧完了下一步是不是就是贾大秘、庆王?要用几年?不用中国特色,无以解释种种荒唐。

四、面对权力没脾气

4月17日北京司机狂扇顺丰快递员一事曝光后,顺丰王总放了狠话,打人者终被行政拘留,公义似乎得到伸张,顺丰名利双收。联想到前不久的深圳的禁摩限电,也有顺丰快递小哥被拘,王总很淡定。一厢是员工被打便生冲冠之怒,一厢员工被拘未置一言,士可拘不可辱。中国人自然明白其中的奥妙:可与民斗,不与官斗。

被打者27岁,老家媳妇临盆在即,一个将为人父的小伙子在无责的情况下被百般羞辱,当时110出警的处理结果是小伙子还要赔钱,可见警察未见得说了公道话。也许小伙子为他的家庭、他的孩子忍下了屈辱,放弃了尊严。有人在乎他的尊严吗?视频顿时引爆网络,是因为由人及己,对一个人的不公是对所有人的威胁。

欺软怕硬是中国一大特色,打人司机也是平头百姓,遇到穷人压不住火,对快递小哥牛皮哄哄、不依不饶,快递小哥则骂不还口、打不还手;深圳禁摩时当局拘了顺丰的员工,顺丰不也“拘不还口”吗,彼时的顺丰和此时的小伙子一样逆来顺受,生意人趋利避害,官家的事在微信上打嘴炮只会更糟,唯有勾兑才能解决。

如今角色反转,顺丰遇到怂人压不住火,倘如顺丰王总知道这个打人者是郭文贵或者张越的司机,王总还会撂狠话追究到底吗?

几件事情各为其表,本质实是相通的,折射出中国“权本位”的现状。中共头号政治就是权力的产生和分配,中共的权力来源是暴力和谎言,在暴力的架构下,大小官员的权力来自上级,他们无需对公众负责,只需对上司负责。升斗小民为生计终日奔波,商人或中产为保财产忍气吞声,各级官员则巧立名目敲骨吸髓;社会的信仰是权力,整个社会“为权力服务”,所谓“市场经济”不如说“官场经济”。各色人等对党要老实,党是可以耍流氓的。在这种境况下,公民生命财产尊严等等基本人权荡然无存,社会公平正义无处觅踪。人类历史的经验一再证明,只有将这种权本位转变成民本位,社会实现民主法治,公民的基本权利与尊严才能得到切实维护,权力才能对公民生命财产产生敬畏与承担保护的责任。

【民主中国首发】时间:4/23/201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