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4-28

刘荻:统治世界的秘诀

福柯说得更加赤裸裸:“知识就是权力。”(资料图/Public Domain)

知识是个好东西。

培根说:“知识就是力量。”

福柯说得更加赤裸裸:“知识就是权力。”

这事还要从柏拉图说起——在柏拉图设计的理想国中,国王是由哲学家,也就是有知识的人来当的。

有什么知识都行吗?当然不是。铁匠知道怎么打铁,石匠知道怎么盖房,面包师知道怎么烤面包……这些也是知识,可是知道这些当不了哲学家,更当不了哲人王。

那么什么样的知识才算数呢?柏拉图在“洞穴寓言”中说,一切我们所看到的东西都不过是幻影而已,“真实”只有通过理性才能认知。自然,“幻影”知道得再多也是没用的,要当哲人王,就要知道幻影背后的真实。

自柏拉图以来,一代又一代的哲学家都相信,虚幻的经验知识背后有一种少为人知却更加真实的知识,掌握了这秘密的知识,就能当上哲人王,能统治世界。

哲学家们希望,只知道这一件事,就能一劳永逸地解决所有的难题,还能统治世界。

想统治世界的,不是只有希特勒,和电影里的坏人。

可是世界从来就不是由哲学家来统治的。

(其实在二十世纪,他们确实曾经尝试过统治世界,不过很快就失败了,不得不灰头土脸地把权力让给了刽子手和官僚。)

哲学家们从来没有找到过统治世界的秘诀,不过他们相信,一定有某些人掌握了这一秘诀。

例如那些万恶的资本家,他们利用金钱来统治世界,一定是掌握了什么秘诀。

据说有种叫做“资本主义文化生产流程”的东东。如果你想拍一部赚钱的电影,不用懂什么艺术,也不用有什么思想;什么隐喻、致敬,你都不用考虑;只要按照这个流程去做,计算“某个元素能给我带来多少观众”就行了。

这就好比马克思认为,经营一个企业用不着什么企业家精神,只要雇些人来写写算算就行了。

有许多人按照这个流程去做,最后都失败了,拍出了一大堆烂片供人耻笑。

马克思想取代资本家来统治世界,其结局我们早就已经知道了。

其实资本家们并没有什么统治世界的秘诀。(他们只想赚钱,并没有想统治世界。)

资本家们赚钱,很多时候都是依靠经验和直觉,也就是哈耶克所说的“分散的知识”;还有就是试错,碰运气,优胜劣汰。总之都是些哲学家们认为不登大雅之堂的东东。

于是,资本家们继续赚大钱,而哲学家们还在幻想如何统治世界。

文章来源:RFA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