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锐老寿届期颐,这对于喜欢、尊敬和景仰这位老人的人们,是一件值得欢欣鼓舞的大喜事。

当今社会,年丰人寿,百岁高龄已不稀罕。但如李锐这样历尽沧桑风雨:从“一二?九”运动到延安整风;从办报从文到三峡论战;从庐山雷暴到秦城监狱;从建设水电到建设党的“第三梯队”;从追求真理到追求民主宪政……这么丰富、奇特的人生阅历,而又能攀越生命之巅峰,如此精明,如此清醒,如此硬朗,如此睿智;寿臻期颐依然放眼世界,萦怀国是,胸襟磊落者,却是世间罕见奇迹!这不止是李锐老个人的福气,也是我们国家和民族的福气。

李锐是当代中国政治思想领域的一颗大树,属领军级人物,也是一位硕果纍纍的学者、作家和诗人。他受益于家学渊源,髫龄习诗,学养深厚。参加革命后,颠沛流离,九死一生,傲然挺立,偶有所感,即兴吟哦,纪事备忘,抒怀明志,写下了大量的名篇佳句,具有鲜明的时代感。李老的诗作,远学稼轩,近如绀弩,明白如话,其中最能动人心扉、启人心智者,莫过于他身经炼狱时苦吟的篇什。老人身陷囹圄,借赋诗寄意铭贞,怡情养性,得以健心护脑,益寿延年。这是有识者的亲知独创,古今中外少有。

为诗翁准备寿礼,非诗莫属。湖南诗人、著名书法家彭明道先生,独出心裁,将李老《龙胆紫集》中的“地北天南”、“狱中吟”、“偶成”三部分,共一四六首,写成大型册页,以彰显其道德华章、文采风骨。这确是一份得其人、得其时,得其事、得其神的珍贵礼物,也是李老百年寿诞的一段佳话,将传之久远。

不佞同明道先生一样,都是李锐老的晚生后学、乡友粉丝;兹遵明道先生之嘱,在诗作册页前写上几段话,并点赞其千里迢迢携大礼晋京献寿。诗曰:

奚囊熠熠世称奇,寄意怡情自径蹊。
盛宴嘉辰欣雅聚,且携龙胆贺期颐。

二○一六年四月于北京

文章来源:争鸣2016年5月号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