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这是元大都遗址公园
这是过去支离破碎故事的一个发生地
那些马背上的魔鬼残民以逞不到一百年就完蛋了
留下了数百座馒头坟般的土丘

土丘下的河流今天解冻了
是勇敢的小鱼儿
一条一条彼此用爱的呼吸
环游、嬉戏、撞击
——于是就有了小河哗啦啦的歌唱
于是就召唤回了已远离100年的太阳

黑色坚冰在磔磔的哀嚎中慢慢消融

遐思至此
今天更加笃信_春姑娘是迎娶来的
无畏且真诚、会持续刮起和煦的东风
——那不就是春姑娘的嫁妆吗

细细观察
其实这黑色肮脏的冰
最初在上游也是纯净的水流
只不过边走边积聚贪欲的泥垢
腐臭肮脏成了它们的常态
于是就痛恨轻盈的鸟语花香的春天
于是就变成了冷酷严冬(酷寒,可以将腐臭肮脏的秘密都隐藏一段时间)

但这些算计都是枉然
小河都解冻了,那大江大河的浮冰,还能支撑多久……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