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国朝和谐年间,韩寒君据守松江府,越明年,刊《独唱团》一期,海内沸腾,各路诸侯,寄予重望,於今日戛然而止,予自作文以记之。

予观乎言论自由,在神州大地。起四九,至零九,浩浩汤汤一甲子,黑字白纸多谎言。表面文章,绣花枕头,歌功颂德兴于朝野,忠言逆耳衰于士林。太祖威武,阳谋反右,文人不堪凌辱而自杀,学崽甚喜夺权而造反;太宗中兴,偶有间隙,始得十年春风拂大地,悲逢八九棒喝斥舆论。是今日,翰林郎多收买,东林党已犬儒,少年韩寒,持顽皮之性、调侃当世之文风、以嬉笑之语,言讽朝政之不正,人皆异之,嗟叹不已。

若夫淫雨霏霏,连日不开,举国上下,沉迷于风花雪月;男女老少,埋首于发财致富,我中华三千年文化之国民,岂不沦于交配填肚之牲口?游戏虽好,虚拟世界不能承受生命之重;经济发达,灯红酒绿不能替代灵魂之渴。天地之间,唯人有神之形象与尊严;古来之时,唯言是心声自由之表彰。今《独唱团》止息,衙门要员如小人得志,却不晓天下民心如水,倾流而去,实为得不偿失。

嗟乎,言论难,言论难,欲渡黄河冰塞川,将登太行雪满山。自古英雄多磨难,从来纨绔少伟男,多歧路,今安在?曾文正公曰:屡败屡战!盖文王拘而演《周易》;仲尼厄而作《春秋》屈原放逐,乃赋《离骚》;左丘失明,厥有《国语》。吾常求于古仁人志士之心,皆曰:

割而可卷
孰为神兵;
焚而可变,
孰为英琼。
宁鸣而死,
不默而生。

噫,微斯人,吾与谁归!

2010-12-28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