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我很佩服德意志民族对待法西斯纳粹和国家社会主义的反思态度。他们几乎全民族都在反思,勃兰特总理(1985年)的一跪,不仅没有使德国受辱和丧失去尊严,反而使整个德意志民族从此站起来了。我们应反思历史,拒绝遗忘,用拱卒精神推动反思“文革”,促进社会和解和文明进步。

最近,晓力大姐的一封信,把她推到了网络上掀起的大浪之巅。

刚看到这封信时,我有点不相信,因为现在网上的托伪之作太多,于是,就微信问她:这是你写的?她马上回复了,很简单干脆:是我写的。

晓力大姐的形象,顿时在我心中,更加高大了。

20160509102236665
我画了马晓力

说更加高大,是因为她在我心中,从来就是一个奇女子。

201605091741china2
晓力大姐

两年前的夏天,在杉园共识堂举行了一个很特别的活动,为一个日本人尾形武寿举办了一场庆祝活动,庆祝他从事日中友好事业30周年。尾形武寿是日本财团的理事长,这个财团,是由日本的笹川良一先生和邓小平、王震商议后成立的,现在是日本最大的公益财团,其中笹川日中友好基金,一直在为日中友好努力。尾形先生从开始当笹川良一的秘书开始,一直到当了财团理事长,他三十年如一日地做日中友好的工作,而且表示,此生他只做这一件事情。

这么多年来,他到过几百次中国,做过上百个项目,也辛苦也艰难也被误解,但是,他乐此不疲。

是一个值得尊敬的长者。

20160509102320751
在共识堂活动上,马晓力和蒙古族著名歌唱家阿拉坦琪琪格,以及草原恋合唱团的演唱

为了把这个活动做的更有意思,我请了晓力大姐来助阵。大姐听了我介绍尾形的情况,慨然道:我别一个人来,干脆把“草原恋”合唱团请上,他们刚刚在国际合唱节上得了大奖。

那天,晓力大姐的妹妹和二十几位合唱团员都来了,他们都是当年在草原上插队的北京知青,虽然年纪不青了,但是,歌声中还是朝气蓬勃。

尾形先生被这天籁之音深深地打动了,他坐在台下,一动不动。

我知道,他的眼眶湿润了。

晓力大姐表演了大草原上特有的呼麦,那声音,跌宕起伏,绵延流长,震撼了在场的每一个人的心。大姐逗笑说,自己是汉族女子呼麦第一人。

我知道她不是逗笑,因为呼麦不仅仅靠嗓子,还要用心。

唱的时候,她似乎回到了草原。

其实,她离开草原已经四十年了。

1968年7月27日,是晓力大姐远赴内蒙古大草原插队的日子。

她的父亲,时任国家劳动部长兼党组书记的马文瑞还在被批斗关押,全家人谁都不知道他被关在哪里。而14岁就奔赴延安参加革命的母亲孙铭,被造反派关押在一个废弃的厕所里。厕所的墙上,还有她用瓷片写下的几个字:“孙铭不反党!”

我有时候想,晓力大姐的母亲,一定也是一个壮怀激烈之人。

20160509102338737
在内蒙的知青岁月

本来,晓力大姐想报名参加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甚至想写血书表达决心。但是,因为是“黑帮”子弟,别人劝说她“千万别费心思了”。于是她费尽周折找到内蒙古来京接收知青的人,表达了自愿到内蒙古插队落户的决心,哥哥千方百计为她作证,她才得以踏上那片广阔的草原。从此,草原成了她的第二故乡。

插队期间,草原上的乡亲们给了她许多的关照,也教会她许多做人的道理,所以,尽管她插队近六年后返回北京,从当中学老师开始,一直到当上了中央统战部的副局级官员,她的心,始终惦记着草原,惦记着蒙古包里的乡亲们。

1999年7月9日,晓力大姐组织曾经在内蒙古插队的北京知青和在京的蒙古族同胞,成立了北京草原恋合唱团,并出任团长。

这个团,成为了他们联系大草原的纽带。

在我的印象里,晓力大姐的胸怀,也如同草原般宽阔。

在我组织的共识读书会上,晓力大姐是常客。她只要是参加,就一定是快人快语地发表自己的观点,从来不藏着掖着。遇到不同意见甚至是很尖锐的批评,她也不急不恼,而是从容作答。

在很多次小型座谈会或者研讨会上,我都和晓力大姐不期而遇过,她的发言,总是让我看到她的一颗赤诚的心。

作为红二代,她太爱这个国家,也太爱这个党了。

20160509102356488
1947年秋,陕甘宁边区党政军负责同志合影。前排左起:林伯渠、贺龙、赵寿山、习仲勋、张邦英、曹力如;后排左起:王维舟、贾拓夫、杨明轩、马明方、马文瑞、姚静尘

她的父亲是西北局的老人,做过西北局副书记,陕西省委第一书记,中央人民政府劳动部长兼党组书记,全国政协副主席,是习仲勋的老战友。因此,马家和习家算得上是世交。因此,十八大以后,晓力大姐总是觉得自己身上的责任更重了,她希望能够为国家和党的改革出更大的力。她若干次对我说,要有什么好的建议和意见,可以尽管提出来,她设法转上去。

拳拳之心,溢于言表。

20160509102411985
1952年夏,西北五省和西安市部分领导在西北局机关大院合影。前排左起:贾拓夫、张德生、习仲勋、马明方、杨明轩、马文瑞,后排左起:王恩茂、张稼夫、黄植、汪锋、王世泰、张仲良、李景林、赵伯平

正是因为爱党爱国家,所以,她容不得那些损害党和损害国家的行为存在,而且,她是从自己做起的。

2014年9月10日,在首都师范大学附属中学庆祝教师节暨本校百年校庆大会上,晓力大姐发表讲话,代表认同她观念的人,郑重地向在“文革”中受到伤害的老师们致以深深的歉意。这是继陈晓鲁和宋彬彬之后,再次有人站出来对文革说“不”,再次代表认同其观念的老三届向老师们致歉。她在讲话中呼吁:我们都应反思历史,拒绝遗忘,促进社会和解和文明、法制的进步。

20160509102432442
2014年9月10日,马晓力在首都师范大学附属中学庆祝教师节暨本校百年校庆大会上

她说:我很佩服德意志民族对待法西斯纳粹和国家社会主义的反思态度。德国是个出哲学家、十分理性的国度,连他们的孩子都懂得反思和质疑,他们甚至无情的逼问自己的父母:你们参加过纳粹没有?你杀过人吗?二战以后,他们几乎全民族都在反思,勃兰特总理(1985年)的一跪,不仅没有使德国受辱和丧失去尊严,反而使整个德意志民族从此站起来了。我们应反思历史,拒绝遗忘,用拱卒精神推动反思“文革”,促进社会和解和文明进步。

拱卒精神,却是壮烈的精神。

20160509102453458
2006年聚会照片。照片最前排右二为马晓力

晓力大姐1948年出生,已近七旬,又是一介女子,但是,我从她身上,总是能够读到一个“壮”字,从她的历史,到她的思想,从她的歌声,到她的文字。

壮哉马晓力!

来源:周说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