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尔老爷每次饭醉都要一盘横菜
好像吃了横菜就横着走,不惧任何威胁;八条腿
冬天,嗓子可劲不舒服
就得喊
动动掉渣的墙
给我一个横的理由
把过去捏在手里,就当捏个软蛋
我们拎着酒,好像土地撒满农药
失去土地也失去了母亲
你和我同属一个母亲
尽管我们叫你阿尔老爷
我们只是繁殖力超强的微生物,恐龙的后裔
拆下肋骨造女人
领个孩子,把他培养成眼镜男
而他的毛裤太长
一直,一直护着驼背和思想
给我横的表情
让脸上的肉,团成刀把五
背着手撒尿,让喷泉喊出什么什么联合起来
找土家族的姑娘;还有谁这样霸气
甩下青春追赶古老的马匹、火和爆炸
不信就回来吧
回来吧!让人们敬畏的是你而不是风在自 由中变硬
让枪支胡乱堆放而不是买菜刀也要实名
别人流血的,是革 命
自己流血的,是宗 教
让我的屁股有尊严地撅着
我的脚投谁的票
我的身世不是谜,它是独有的,粗暴,蛮不讲理
我的腰不耻和你们为伍蛀虫遍布危险的大坝
我的骨灰烧秞一流的瓷器(china)
我的网织在你们的思想中战无不胜
我的衣服上一根长发暴露了我现在在禁区在触雷
翻墙吧,人们都练就一身轻功
墙内墙外两个世界
两个世界爱一个茉 莉花的女人
让我在堵车时分慢慢返回前世,让阿尔按住喇叭
叫醒梦中人
他把座驾横到马路中间,阻截跟踪者
只有春天跟我一起植树、自 焚、儿女绕膝
只有羞耻像士兵
借老爷的膀子晃一晃
有节奏地晃
无中生有,皮里阳秋
上帝使我们谦卑却流着高贵、傲慢的血液
老爷的女儿还没出嫁
大地和它的东城区绝不收留多余的上门女婿
哪些孙子一边陪着笑脸
一边叫我们噤声
老爷听智者说过
总是使一个国家变成人间地 狱的东西
恰恰是人们试图将其变成天 堂
老爷的愤怒,老爷的无奈
你们一生中每夜都在我的心灵相约聚会
你们一生后冤死的灵魂总绕着家园游荡
你们一生是让自 由女神怀孕
东方的种子在西 方结果
阿尔老爷的后代确实枝繁叶茂
是龙还是跳骚
你们不情愿地买单,因为倾斜的山挂着攀缘者
贫穷掉下深渊
阿尔老爷的后代啊!你们穿戴整齐,准备会一会好兄弟
不同的面相有同样的迷彩同样的横
必须的,这一切要抹去天边的
最后一块黑云

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