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5-11

第二届欧洲作家会议再次强调,作家必须超越一切审查和限制

德国外交部长施泰因迈尔(维基百科)

题为“界限·超越·写作”限制的第二届欧洲作家会议在柏林召开。与会作家强调作家不仅要克服外界的审查,而且要克服最严重的自我审查。

本星期一、星期二,五月九号、十号由四位来自不同国家的著名作家与德国现任外交部长施泰因迈尔共同发起的第二届欧洲作家会议在柏林举行。会议邀请了三十位来自欧洲各国的作家参加,这次会议的题目是“界限·超越·写作”。

第一届会议是在二〇一四年举行的,会议的题目是“欧洲——梦想和现实”。当时讨论的是,在经济危机和乌克兰冲突中所产生的欧洲失调现象。现在时过两年,欧洲却面临了更为严重的难民问题、民族主义问题、排外问题,为此,这次会议也更深刻地涉及到欧洲的价值问题,从第一天起,它就引起了德国媒体的关注。

现任德国外交部长施泰因迈尔在致辞中说,这个题目的意思是,我们所说的界限,它有着不同形式、不同的内容,人们对它们的认识也不同。为此,这就面临第二个问题,这给我们大家提出了一个要求,要在共同的努力中,对它的讨论中克服它,超越这个界限。

他说,在欧洲,不仅存在着新的物理的分裂我们的界限,如栅栏、铁丝网和墙,而且还有更严重的,我们看不到的界限,这包括互相之间的不理解,偏见及怨恨。对此,他呼吁作家用他们的头脑克服这些界限、超越边界,实现在一九八八年在西柏林召开的那次欧洲作家会议上所提出的“欧洲的梦想”。

关于这个两天的会议,著名的德语文化电视台,第三卫星台特别采访报道了与会的一些作家对于作家所面临的言论审查的看法。

土耳其作家艾肯希(Ekinci)说,我的看法是,文学检查最严重的不仅是国家的审查,最严重的是作家自己出于胆怯对自己的审查。当一个作家、记者和艺术家开始自己审查自己,这让政府感到高兴,他们恐吓作家的目的达到了,不再需要政府的检查了。他们所要创造的恐怖气氛也达到了目的,人们开始自我审查了。

俄国作家勒伯德夫(Lebedew)说,对于作家和记者一般来说很不一样。记者面临更严重的国家政府施加的压力,如果你既是作家又是记者,那就复杂了。但是主要的还是来自你记者的工作。

匈牙利作家德拉古曼说,在匈牙利虽然没有公开的检查,但是有很多软性的检查,这就是你必须认识到有很多潜在的规则,匈牙利的规定越来越不容易直接看到。

突尼斯女作家阿道安妮(Adouani)说,我的笔就是我的自由,我的声音,没了它,我所有不同的一切就就都被压制。

(特约记者:天溢;责编:何平)

文章来源:RFA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