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总统预选前景已经日趋明朗,如无意外,将会由川普和希拉里分别代表共和民主两党,对决11 月大选,产生美国第45任总统。大洋彼岸的中共,虽然官方表示谨慎关注,不动声色坐山观虎,实则也在暗中揣度沙盘推演,未雨绸缪以做应对,因为目前中美政经矛盾重重,几乎所有参选政客都在斥责中共,川普和希拉里无论谁为下届总统,双边关系都有可能出现很大变化,虽然变化的重心可能有所不同。

川普对待中共的政策,完全是基于一个商人的考量,在商言商重利轻义。他指责中共倾销产品盗取美国财富,操纵汇率大赚美国金钱,夺走美国人民工作,扬言上台以后要在经济方面采取强硬措施,征收大陆商品高额关税,限制产品进口,使用贸易力量对付中共。但是川普不提民主平等美国外交道义价值,不在人权方面谴责北京,反而指称1989北京学生民主运动是场“暴乱”(Riot),称赞中共血腥镇压“暴乱”显示当局力量以及决心。川普这种论调与中共几乎完全一模一样。

川普也从金钱角度出发,要求放弃美国全球道义领袖责任,认为美国目前经济自顾不暇,没有财力充当世界警察。他质疑美国为日韩两国安全付出太多,主张日韩两国想要美军保护,就必须出钱给美国。北约的作用应当重新考虑,苏联已经不复存在,美国没有必要承担保卫欧洲义务。今后美国不能不计报酬捍卫自由世界各个盟国,不能容忍对外军费开支损害美国公民福祉。美国的防卫保护伞不是免费的,将来需要美国保护的盟国必须分担更多财务费用,如果做不到这一点,美国就准备让这些国家自己保卫自己。

而希拉里除了在经济上批评中共以外,还不失人权斗士本色,严厉谴责大陆极权专制。2016 年初预选开始前夕,她就公开批评大陆当局强行关闭北京“众泽妇女法律中心”,这是中国大陆首家专门从事妇女法律援助的公益组织。希拉里明确指出,妇女权利就是人权,坚决支持这个法律中心的女权活动者。此前希拉里还曾批评中共首脑一方面在全球妇女峰会上致辞,一方面监禁女权活动人士,这种行为简直就是“毫无羞耻”。在另一次竞选集会上,希拉里指责中共实施强制绝育和野蛮堕胎。

在希拉里和川普之间,中共明显冀望于后者。自从1972年尼克松访华以来,中共一直喜欢来自共和党的总统,毛泽东就曾说过,我喜欢你们美国的右派,我比较乐见右派掌权。因为中共认为,与固执顽拗的民主党总统不同,共和党总统重商精神和功利主义,关注商业利益甚于理想道义,更务实更灵活,更可能不纠缠人权事务。只要跟右派领导的美国好好做生意,让美国能够赚钱,两国就没有什么不好谈的。对于经济利益至上的川普来讲,中共必然将是优先生意对象,双方谈经济多谈人权少,这对中共十分有利。

川普要求美国放弃道义领导,收缩部署全球各地力量,停止重返亚洲战略,不再过问世界其它地区事务,奉行孤立主义固守本土以及美洲,关起大门管好自己事情。这样外交政策不仅减轻中共对外战略的压力,而且美国退缩以后,在亚太地区留下的地域权力真空,对于中共来说也是一个绝佳机会,因为再也没有其它国家可以抗衡中共在亚太地区的扩张了。

而希拉里在竞选期间猛烈抨击中共践踏人权,不仅仅是夸夸其谈争取选票,而是剑及履及说到做到的。希氏长期高举道义外交大旗,几十年间多次公开批评中国人权纪录。性格使然秉性难移,她上台以后必定不改初衷,全力推动针对中共人权外交,“美国必须让全世界知道,人权是美国外交政策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她强调,如果当选总统,现有的状况都将改变,“因为我知道怎样对付中国”。人权问题是中共死穴,关系独裁政权生死存亡,希拉里就是要公开挑战极权怪物的底线,中共对她的畏惧也是可想而知的。

希拉里如果当选总统,可能会成为自战后杜鲁门和里根以来,对于共产专制国家最为轻蔑鄙视的美国总统。冷战揭幕人杜鲁门公开冷落嘲弄苏联外交使节,共党掘墓者里根扬言轰炸灭掉苏联邪恶帝国,希拉里使用a fool‘s errand(愚蠢透顶)一词形容中共企图阻挡历史,气得中共破口大骂她是“国际大泼妇”,“疯狂老女人”。希拉里对于共产专制有种天然敌意,检视她的历来有关大陆当局言论不难看出(甚至在同美国儿童谈话中也念念不忘教导反共),她若入主白宫(可以预料)中共今后的日子肯定不会好过。

原载:华夏文摘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