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之后,苏联扶植的东欧集团及中共的崛起,令共产主义在全球的影响达到了颠峰。斯大林死后,毛泽东成为左派当然的精神领袖。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以愤青为主体的反政府风潮在西方世界大行其道。

1962年8月下旬,由日本工人教育协会副会长宫川实率领的日本工人学习积极分子代表团访华;9月18日晚,毛泽东在北京接见了日本工人代表团,并应宫川实之请亲笔题词:“只要认真做到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普遍真理与日本革命的具体实践相结合,日本革命的胜利就是毫无疑义的。”因日本政府抗议中共“输出革命”,该题词直到1968年才被《人民日报》、《红旗》杂志公开发表。

毛泽东的题词为日本的极左势力火上浇油,反美、反安保条约、反学费涨价、反越战、反佐藤首相出访越南、反对修建成田机场、反天皇的学生运动,在日本风起云涌,举着毛泽东巨幅画像的学生头带安全帽手持木棍铁棒涌上街头,高呼毛泽东语录,与警察展开激烈搏斗,冲击政府机关和美国大使馆。

崇拜毛泽东、反帝反美反战反资本主义,是法国的“红五月”运动及德国红色旅、日本红军(赤军,Japanese Red Army,简称JRA)与中国大陆的红卫兵运动的相同点,不同点在于:前者反对当局的一切决策,不惜采取暴力手段达到政治目的,而后者惟权力马首是瞻。当时,影响最大、最亡命的恐怖组织首推日本的赤军,为打破帝国主义的“对华包围圈”和解放巴勒斯坦,赤军发动了一系列震惊世界的恐怖袭击。

1969年5月,日本极左学生中的盐见孝也、田宫高麿等激进派,认为非武装斗争不足以颠覆资本主义体制,遂成立了“共产主义者同盟赤军派”,领导成员包括重信房子、山田孝等,意欲通过革命在日本成立作为世界革命最高司令部的党和军队,在革命后的日本与作为革命最主要敌人的美帝国主义进行“环太平洋革命战争”;11月5日,“赤军派”53名骨干成员被捕。1970年3月15日,“赤军派”议长盐见孝也被捕;31日,田宫高麿等人制造了“淀号劫机事件”,获得北韩庇护,“赤军派”在日本国内陷入瘫痪状态。

1971年2月,重信房子与赤军骨干奥平刚结婚后,潜往贝鲁特,成立了“赤军派阿拉伯地区委员会”;若松孝二与足立正生前往巴勒斯坦赤军游击队基地拍摄《赤军:PFLP世界战争宣言》,鼓吹革命;7月15日,森恒夫率领“赤军派”的残余人员,与被日本共产党除名的永田洋子领导的“神奈川县常任委员会革命左派”联合,组成“联合赤军”,袭击警局、抢劫银行和军火店,虐杀“变节”分子。

2008年3月,若松孝二以“浅间山庄事件”为主线拍摄的影片《联合赤军实录:通向浅间山庄之路》上映,对那段不堪回首的历史做了沉痛、深刻的反思,荣获第20届东京国际电影节“日本电影*某视角”单元最佳影片奖、第58届柏林电影节最佳亚洲电影奖和国际艺术电影评论联盟奖,既叫好又叫座,进入日本年度十大卖座电影三甲行列。

1972年2月19日,“联合赤军”的坂口弘(25岁)、坂东国男(25岁)、吉野雅邦(23)岁、加腾伦敦(19岁)和加膝元九(16岁)在暴露行踪后,闯入长野县的一家三层楼的旅馆:“浅间山庄”,将山庄经理的妻子作为人质,与警方展开长达10天的对峙。当局出动了1635名警察,用配备了大功率喇叭的装甲车播放噪音,展开心理战,最后阶段甚至让自卫队最精锐的突击队穿上警察制服参与进攻。日本各大电视台蜂拥而至,对事件进行全程报道,创下不可思议的高达92%的收视率。

2月21日,毛泽东在北京会见美国总统尼克松,给全球极左势力以沉重的心理上的打击。吉野雅邦的母亲亲临现场,手持扩音器哭喊:“时代已经变了,尼克松总统同毛主席握手了,毛主席交给你们的任务完成了,儿子,你不是要去参加劳工运动吗,为何不守信诺?”不堪忍受心理折磨的吉野,竟向母亲开枪射击!

在219个小时的对峙中,警方发射了3126颗催泪瓦斯、326颗烟雾弹、96发橡胶弹、83发照明弹,耗水1582吨,伤亡30人(死3人),最终制服了5名歹徒。在随后的大搜查中,有了更为惊人的发现,赤军内部整肃、虐杀的12具尸体(包括一名孕妇)赫然出现在人们眼前,岛国沸腾了!

赤军从此在日本国内臭名昭著,已无立足之地。赤军的肃反斗争,完全是苏俄、中共、红色高棉等邪恶集团内部残酷大清洗的一个缩影。

但是,重信房子在海外领导的“阿拉伯赤军”掀起了一轮又一轮的恐怖浪潮:

1972年5月30日,重信房子的丈夫奥平刚士(27岁)、安田安之(25岁,京都大学的学生)、冈本公三(25岁)在以色列首都特拉维夫的国际机场发动恐怖袭击,造成至少100人死伤,其中26人死亡,震惊世界。直到今天,日本京都大学西部讲堂的屋顶上还有为纪念安田安之和这次恐怖袭击而画上去的日本赤军标志:猎户座的三颗星。

1974年9月13日。西川纯、奥平纯三(奥平刚士的弟弟)、光晴生,袭击了荷兰海牙的法国大使馆,法国政府被迫释放在押的日本赤军成员。

1975年8月4日,赤军占领位于马来西亚首都吉隆坡的美国和瑞典大使馆,将美国总领事绑为人质。日本政府被迫释放在押的日本赤军成员,包括“浅间山庄事件”中的坂东国男。

1977年9月28日,赤军劫持日航DC9飞机并迫降在孟加拉国达卡机场,日本政府被迫释放6名在押的日本赤军成员、支付了600万美元的赎金,并自此开始组织特殊警察部队(SAT)。

1988年4月。日本赤军用汽车炸彈攻击了意大利那不勒斯的一个夜总会,炸死美军士兵和一般民众共5人。

冷战结束之后,失去苏联后盾的阿拉伯世界,不愿也无力成为美国的头号敌人,重蹈苏联、塔利班、萨达姆政权崩溃的覆辙,“阿拉伯赤军”的活动空间急剧收缩。2000年11月,在中国大陆滞留了一年多的重信房子,潜回日本后被捕。2001年4月,重信房子在狱中写下《日本赤军解散宣言》(日本赤軍としての解散宣言),宣告日本赤军解散。2006年2月,60岁的重信房子以绑架罪和故意谋杀罪被判处20年监禁。

一度强大到可与美国争雄的苏联红军,而今安在哉?其与日本红军的崛起、消亡的过程,揭示了一个非常朴素的道理:不以自由、民主、人权为核心价值观,政治团体和武装派别无论多么不可一世,最终都难逃末日的审判。

《纵览中国》2009.06.13首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