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四月,香港几乎都在政治低压之中渡过,由巴拿马文件揭露一众中共高官子弟都持有香港永久居民身份,以香港特区护照,在离岸公司註册收藏民膏民脂,到揭发香港的权贵纷纷持有英国护照,在海外公司报称英国人,却不断教训香港人不够“爱中国”;再加上特首梁振英机场特权事件,港大教授造假居然不用负责的丑闻,高铁超支再签卖港条约,港珠澳大桥工程变豆腐渣,甚至连“冻肉”的冰鲜肉,特区政府也要出卖香港,帮助深圳前海打压香港,知道真相的香港市民当然是愤怒之极。

留意香港深圳的“合作协议”

最值得留意的,是香港食环署在四月二十七日,与深圳出入境检验检疫局签署所谓“合作协议”,容许外国进口香港的冻肉经深圳前海“保税港区”暂存然后“分批”进口香港,声称这是“确保食物安全的前提下,尽量配合香港业界的业务发展和需要”。

首先香港本身就是自由港,肉类输港根本就是免税;香港更拥有世界前列的货柜码头,本身完全没有需要透过中国大陆来转口肉货;再者即使深圳存仓或码头成本,比起香港有价格优势,但反过来经过深圳的转运,以至距离加上过关的时间成本,根本不应比香港有优势;即使有,香港特区政府不去保护自己的货柜物流业,竟然反其道而行,去帮助前海打败自己的业务,这不是卖港,是什么呢?

更何况香港根本无法监察前海的储存,由处理冻肉是否采取足够低的雪柜温度,到有没有人偷龙转凤,把大陆肉类鱼目混珠,偷换外国肉来卖,香港特区政府完全无法做到监察,而把监察外判给深圳的前海政府,这种做法,就是任由中国大陆贪污腐败的制度,去腐蚀香港的信誉,有如中国大陆的奶粉市场,结果可想而知──大量中国奶粉假冒外国牌子一样,这是众所周知的现实。

特区政府的利益输送

同理,由传媒所揭露的广深港高铁内部文件,显示绝大部份的高铁都属于短途车,香港方面投资八百四十四亿的天价,对比起广东兴建广州至深圳的二百零五亿人民币,占总投资约百分之七十六。然而不似中国其他的高铁建设,如“京沪高铁投资公司”兴建北京至上海的高铁,大陆各省市是以投资额决定股权,在香港段大陆方面却从来只字不提“合资”,更反过来以“距离”为理由,而不是以股本来“合资”,然后香港出资近八成,将只能分到车费的百分之二十五,而出资只有两成几的广东省政府,却将分得百分之七十五的车费,这种卖港政策,连香港传媒都在一片唱好之声下,失去了应有的监察。

亦是由于这些客观现实,年轻一代纷纷认为中共在香港所实施的,是比起英国人恶劣得多的殖民统治,中共的政策打着“惠港”、“利港”之名,实质上是欺骗香港人金钱的卖港工程;特区政府的政策打着“合作”、“互惠”的名目,却变为向中共官员的利益输送。今日香港的“港独”问题,其实是中共自己所一手创造。

文章来源:动向2016年5月号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