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当选准总统蔡英文即将于五月二十日就职,台湾再一次实现民主体制下政党轮替带来的政权和平移交,为世界各地华人社会建设参与型政治树立标杆。但在新政府即将上台之际,也出现新的疑虑。受邀入阁五位政务委员之一的张景森,在脸书发文嘲讽曾遭强拆后又获丰厚补偿的文林苑王家及其支持者,引发不满。太阳花学运领袖林飞帆要求民进党内阁名单剔除张景森,后者删除网文,表示道歉,蔡英文及其发言人也分别表示歉意。新内阁上任前在阳明山举办“集训营”,蔡英文到场致辞,反覆申说“低调”和“谦卑”。拿下五个立委席次的新政党时代力量,原定要在新内阁上任前与新阁员公开交流,据说也因避免“说错话”被要求取消,至少不可公开进行。

蔡英文竞选期间和当选后都曾反覆强调要“谦卑、谦卑、再谦卑”,但这会否只是做姿态?民进党乘着太阳花等社会运动高涨之势,在连续两年的关键选举中打败国民党,掌权以后,会不会走上二十年前的老路,将社会运动积极份子吸纳到政党选举政治之后(所谓社运被“摸头”收买),就将其忽略搁置,同时也搁置台湾社会进步愿景?新政府上任后的经济政策,将会受到各方对手和社会大众的密切关注和监督。

土地炒作经济

张景森脸书言论引发疑虑的原因之一是他个人以往累积的公众印象。他有规划和经济背景,从陈水扁当选台北市长时就做其幕僚,最近两年又曾分别效力柯文哲和蔡英文竞选团队,为其设计政策平台,号称头脑灵活的“点子王”。问题在于,他的作风和政治视野恰恰落入二十年前那种政党选举和执政绩效高于一切的框架,将社运看作可有可无的工具。今年三月尚未明确入阁,已传出他当面要求现任国民党政府经济部长暂缓调降电价,以便新政府因应下半年油价电价的可能浮动和其他考量。他本人亦曾主管都市更新工作,现在却在应邀入阁后公开讥讽抗议拆迁人士,沿袭了地产开发对受害人道德抹黑的主流舆论。

这也是这个风波背后更重要的原因:对民进党土地开发政策的不信任。虽然竞选期间三位总统候选人都大谈居住正义和自己的社会住宅政策方案,但他们也都有意回避了土地炒作引起的徵收。而过去几年沿海旅游开发案,苗栗大埔一类的农田强徵,以及文林苑这样由都市更新徵收激起的种种社会冲突,曾受到社运和青年的广泛支持,也是近年来社会动员释放能量的若干重要关口。可是,如同知名记者、作家胡慕情所说,贯穿其中攸关正义价值的基本原则,却一直没有在政策层面上有效釐清,令每一次抗争之间缺少积累。而且,虽然每一次都有受害人,施害者却都隐匿在堂皇藉口后面,地产开发仍是不同执政党青睐的经济速效解药。农村土地流失、强迫拆迁,都是政府委托建商开发,并以公权力支持,拒绝参与的民众被剥夺正当性言说立足点。民进党预期新政府经济政策成效在短期目标上要立竿见影,具体如何实施却语焉不详。张景森言论显示,尽管该党强调谦卑和沟通,地产开发仍是其青睐的经济速效解药。这些政策痼疾,是林飞帆等人不满张景森入阁的深层原因。

转型重任

在经济政策的长期目标上,蔡英文和民进党表示要着眼于经济转型。“亚洲四小龙”在八十年代之后都经历了从劳动密集型制造业出口为主向服务业为主的经济转型,但成效各有不同。韩国在东亚金融风暴之后复苏重起,电子产品,汽车制造业,文化产业,都在过去十几年里突飞猛进,有世界领先的品牌。虽然对中国大陆出口占其总出口贸易百分之二十以上,但并不影响韩国经济自主发展的前景。新加坡近二十年来着力发展金融服务和生技医药,二者以前不是新加坡的强项,现在都实现了在东亚领先。再看香港和台湾,过去二十年里变得高度依赖中国大陆。香港的金融服务等方面,以往强项在于领先国际化,现在则重在作为进出大陆的门户,不得不与新加坡分享以往独领风骚的东亚国际金融中心美誉。同时期里,台湾在制造业和服务业发展上都有长足进展,但在整体架构上却相对散漫,远逊于韩国。过去决策和舆论宣传上,眼光常常自我侷限在与大陆比较,以相对强项到对岸去“发展”,实际上是高调追逐两岸贸易“红利”,忽视在台湾培力积累。

蔡英文竞选期间提出的基本经济政策方向是“创新、就业、分配”,并以“五大产业创新研发计划”带头,从绿能科技、国防产业、生技医药、智慧机械,以及建构“亚洲矽谷”五方面着手。台湾这五大产业分别有一定基础和强劲竞争对手。以蔡英文个人卷入相关新闻较多且最近爆出中央研究院院长翁启惠涉及不当获利的生技医药来说,台湾和新加坡在这方面几乎是同时起步,十年前还很难说谁家更强,如今新加坡已能吸引台湾相关公司前往投资设厂。台湾的问题显然不仅仅是暂时尚未出产创新过关的独家成药。所谓“亚洲矽谷”,如果急于见效而集中在如亚马逊或阿里巴巴那样的电子商业及物流,也是不甚稳固的方向。以此创造就业机会并提供改善分配格局的基础,未必能展示出稳固根基的长远发展潜能。

绿能科技、国防产业、智慧机械三个方面,主要竞争对手可能还是对岸,但台湾藉助相对知识优势,有可能改善青年世代就业环境和前景。值得注意的是,目前台湾就业份额最大、也是使用派遣工份额最大的服务业,并没有出现在新政府的经济政策蓝图中。新加坡的成功转型,和服务业关系最大。对比香港和新加坡,台湾服务业的目前水平,有相当大提升空间。这方面,保守的既有利益团体,抵制改变的力道非常顽强。与韩国制造业财阀主导经济不同,这是主导台湾投资的“大鳄”云集之地,也是专注地产炒作的主要力量。如果新政府对此也采取“维持现状”,则台湾经济创新转型的时机,恐怕还要再耐心等待。

文章来源:动向2016年5月号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