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9年5月18日,我和北京市人大常委会及市委市政府大约一百多机关干部一同走出大院,融入广场游行队伍。那之后经历了屠杀、清查、辞职??也曾被混沌的生活打败、被错误的婚姻打败、被颓丧抑郁打败、被自己的懒惰放弃打败。令我惭愧不已的是,有一些人从未放弃,一直在寻觅、挣扎、抗争!

当我在浑浑噩噩如行尸走肉般活着的时候,他她们却因为不屈服而在牢狱中煎熬,被高墙铁网夺去了最美好的应该享受爱情的年华。

相比之下,谁的生命更有价值呢?
谁的所处之地更加光明呢?
即便这些牺牲不被知晓,甚至被讽刺挖苦?

我不想混沌至死,终于有幸成为了他们的一员。九个月的炼狱比起前辈们的十年、二十年的铁窗生涯来微不足道,但也足够我脱胎换骨了。也因此当我听到郭飞雄的遭遇,立刻知道、感应到他在阳春监狱是遭遇了什么样的非人待遇!

今天我绝食24小时,作为个人行为是如此的渺小无力甚至无奈,但是还有你!还有你!还有你呢!

如果我们都来用这看似微不足道的行为向郭飞雄致意,向曾经、现在还在为社会进步坐牢的全体良心犯们致意!向迫害她他们的恶行抗议!

请相信,这是有力量的!我们的声音会被听到,我们的坚守会被看到,我们向往的争取的自由愿景终会越来越近的。

向第一棒绝食的谭作人先生致敬!
向之前近百位接力绝食的勇者致敬!
向之后所有的加入者致敬!

我因与你们在一起而感到荣幸。

王荔蕻2016年5月18日

王荔蕻2

文章来源:维权网2016年5月17日星期二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