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灰光灯 作者:博尔赫斯等

  漫歌集

  关于猫的诗

  | 致一只猫 |

20160525101724426

  博尔赫斯

  连镜子都没有更无声无息

  冒险的黎明也不更隐秘;

  在月下,你曾是那只豹子

  只容我们从远处观望。

  受制于一部圣典中无解的

  律法,我们徒劳地将你寻找;

  比恒河与日落更遥不可及,

  孤独为你所有,奥秘为你所有。

  你的脊背屈尊容恕我的手

  慵懒的抚弄。你已接受,

  从已是遗忘的那份永恒里,

  那只疑惧的手掌的爱。

  你置身另一种时间。你是

  一个梦幻般幽闭之境的主宰。

  陈东飚 译

20160525101801385
  by Dhruv Aggarwal

| 一种希望 |

索德格朗

在我们充满阳光的世界里,

  我只有花园中的长椅

  和长椅上那阳光中的猫……

  我将坐在那儿,

  我的怀里有一封信,

  一封惟一的短信。

  那是我的梦……

  北 岛 译

20160525102030878
by Simon Lee

  | 两只猫 |

  德里克·沃尔科特

  你的两只猫蹲着,有纹章的斯芬克斯,流露出那种

  沙漠般的淡漠,那种“你以为你是谁啊”的平静,

  它们站起身,悠闲地迈开大步,离开你的触摸,

  只是等你。为了被一只胳膊轻抱,

  肚腹上翻,为了被一把刷子轻抚

  从它们的软毛拖出芒刺,双眼眯缝

  在迷醉中。一月的太阳涂抹它的香膏

  在大地上翻的腹部上,影子总是塑出

  它们形状,一再塑出它们。浪花扩散迎迓。

  接受它。看浪花会如何迸裂

  像一只猫爬上一面墙,

  抓牢,滑下,放弃;看开始时,它的爪子

  如何钩着,然后飞快地滑落

  变成花边滚动的泡沫。就是这颗心,在回家,

  试图抓牢它远离的一切,

  盐腌的事物如何只增加它的干渴。

  程一身 译

20160525102228901
  T.S艾略特与猫

  | 给猫取名 |

T.S.艾略特

  给猫咪取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

  可不像你假日里玩的一种游戏;

  一开始你兴许会认为我发了神经,

  我要告诉你,一只猫得有三个不同的名字。

  首先,是家里人日常使用的名字,

  例如彼得、奥古斯都、阿隆佐或詹姆斯,

  例如维克多或乔纳森,乔治或比尔·贝利——

  这些都是合情合理的常用名字。

  还有更花哨的名字,如果你觉得更好听点儿,

  有的适合先生,有的适合太太:

  例如柏拉图、阿德墨托斯、厄勒克特拉、得墨忒耳——

  但这些也都是合情合理的常用名字。

  可是我告诉你,猫咪需要一个特别的名号,

  一个与众不同、更显威严的名字,

  否则他怎能把尾巴翘得老高,

  或舒展胡须,或洋洋得意?

  至于这种名字,我只能给你一小撮,

  例如门库斯揣仆、夸伙,或柯里柯帕特,

  例如棒巴鲁利納,要不,杰里罗逻——

  取这种名字的猫咪绝不会超过一个名额。

  但是上上下下里里外外还有一个名字剩下,

  那个你永远也猜不到的名称;

  人类的种种研究都无法发现那名字是啥——

  可猫咪自己知道,永远也不会招供。

  当你注意到一直猫咪陷入沉思之时,

  那原因,我告诉你,总是一般相同:

  他的心意正忙于痴痴地琢磨寻思

  他的名字的思想内容、思想内容、思想内容:

  他那无法言传而可言传的

  可言传又无法言传的

  深不可测、不可理解、独一无二的大名。

  傅 浩 译

20160525102324770
  by Viktoria Haack

  | 空房里的一只猫 |

辛波斯卡

死——不要对猫这样做,

  因为猫在空房子里,

  就会不知所措。

  不是在墙上跳上窜下,

  就是在家具中间游荡。

  仿佛这里丝毫没有改变,

  然而却又整个地变了样。

  仿佛这里什么也没有被挪动,

  然而样样东西都搬了家。

  晚上也不再有点燃的灯光。

  楼梯上传来了脚步声,

  但已不是原来主人的脚步在响。

  有只手把鱼放进小碟子里,

  也不再是往日放鱼的那只手。

  这里不再发生任何事情,

  像在往常的日子那样,

  在这里,该做的事情,

  也没有人去做。

  偶尔有人来到这里,

  随后便立即消失,

  并且一去不复返。

  猫儿朝所有的桌椅望了望,

  又窜过全部的书柜,

  它还钻到地毯下面去察看,

  甚至还违抗禁令,

  把纸张乱抛,

  没有别的事情可做,

  只有等待和睡觉。

  盼望他快点回来,

  盼望他早点出现,

  他一定会知道,

  不应该这样对待猫。

  它会迎着他走去,

  仿佛情不自禁,

  慢慢地

  用它那受了委屈的四肢,

  开始时,没有丝毫的响声。

  林洪亮 译

20160525102433587
by Dragan Djuric

  | 半夜啼鸣 |

余秀华

  从这个房间到那个房间,从一片夜色到另一片夜色

  它把声音举得离地三尺

  今夜风大,它声嘶力竭控制局面

  它曾是一群孩子的母亲,三个月

  三个月衔住四片春色,从地面飞上屋檐

  如今它的孩子们散落天涯,如今它的孩子们不再回家

  它一刻不歇地啼鸣

  没人知道它是胸口疼痛还是其它

  它的身影穿过多少上午的好阳光

  衔一条鱼,跳上窗

  变幻一种声音,柔情似水

  四个软软的小团摇晃而来

  在一条鱼里尝到湖水的味道,水草的味,天空的味道

  而如今,它的孩子们四散在天涯

  今夜,风那么大

  一只猫的失眠罩住了一座老房子

20160525103011266
  by Kristina Makeeva

  | 胡 闹 |

  胡续冬

  整整一夜,这个狡猾的纸团

  始终没有发出传说中的老鼠

  绝望的叫喊。我从一个球迷的梦里

  偷学到了罗纳尔多的脚法,又从

  他上铺的武侠呼噜中叼走了

  一个武林高手七成的内功,而这一夜

  或者说这颠倒的世界中残缺的一页

  仍未能记下我辉煌的一笔——

  只须那么一下,当我骑士般的利爪

  从任人亵玩的肉垫上张开,象

  我的枕头——《铁皮鼓》里受尽嬉弄的小奥斯卡

  尖厉的嘶叫,将老鼠的心脏

  象肮脏的玻璃一样弄碎,我眼中

  刹那间汇聚的老虎的金黄就足以

  让酷爱博尔赫斯的主人给我足够的尊严

  象对待他的女朋友一样。只须那么一下——

  迷宫般的夏夜。等待奇迹的宿舍。

  我吞食了主人那么多的诗歌,也不能

  在这沙沙有韵的纸团读到

  一只老鼠的变形记:那上面

  是否碰巧印刷着让我永世沦为宠物

  的咒语?事已至此。那些低等的物种

  蚊子、苍蝇,躲在角落里嗡嗡讪笑

  象是看见了人们把我改变命运的辛劳

  斥责为不解人意的上蹿下跳。纸团

  还在我的脚下作响,越来越

  失去耐心的我开始从里面听到

  天亮后主人那不无轻蔑的招唤——“胡闹!”

  和我一如既往的愤怒的回答——“呜喵!”

  (献给我的爱猫胡闹)

20160525103113978
  by Aljaž Vidmar

  | 一只猫带来的周末 |

  谭克修

  一只猫,惊动一片迷醉在

  月光中的瓦,掉下屋檐砸死一只老鼠

  碰翻了数百里外床头柜上的台灯

  我认为世界上不会有这只猫

  你说如果梦是另外一个你

  在平行宇宙发的脑电波呢

  我没反驳你,因为突然记起

  曾在梦里取代梁朝伟

  和汤唯有过几次真实的床戏

  我们决定尽快离开事发地

  我被满腹心事撑着,一路打嗝

  你转换话题,说曾被母亲发现

  偷看她私藏的毛片

  而我,高中时被同床的哥们从后面

  坚硬地顶着,只好继续装睡

  后来,从后面顶着我的

  是一把刀子。刀子知道

  我数十年来一直较劲的词是

  事业、未来、女人

  最近听到我常说的词是,奶奶的

  它才悄悄收了回去

  昨晚那只可疑的猫,让我感觉到

  刀子依然埋在暗处

  我必须一早来到三十公里之外

  将情报交给一个秘密收集着

  泥泞、杂草、虫鱼的地方

  能将坚硬的城市啃得稀烂的地方

  稀烂的地方也人潮汹涌

  我排队取到一张有数字密码的小票

  保安说这些突然涌入的人

  来自另外的世界

  用高跟鞋和长筒袜对付泥泞

  用纸质的大鸟欺骗伤心的小孩

  那老人也不善于掩饰,体内的

  惊魂未定,正从深陷的眼窝

  发出哑光。多数人的心情

  和身体一样沉重,用嘴把脸撑开

  像橘子挂在树上,看上去

  在微笑,也可认为毫无表情

  好在有人准备了清澈的水塘

  收纳浑浊的云层,准备了一阵风

  和多嘴的樟树叶细致交谈

  让你安静下来才比较简单

  你不停晃动着笑脸

  像草丛中晃动着的那株无名小花

  我暗自庆祝,看见了那株小花

  藏在草丛下的一小片湿地

  在地球坍塌成豌豆大小的黑洞之前

20160525103152772
  by Michiyo Clark

  | 看猫睡觉 |

  林焕彰

  你要有一定的修养——

  首先,你必须尊重

  尊重猫有各种

  不雅的睡姿,

  因为它会四脚朝天

  露出肚脐眼;

  其次是,你必须不可发出声音

  因为它的甜蜜的谁姿

  会让你忍俊不禁,扑哧扑哧

  爆笑如雷;

  再其次是,你不可以去触摸它

  小心有人告你,性骚扰

  因为它的性感睡态

  真是太迷人!

  再再其次,你不可以为它吃醋

  因为他老爱占人便宜

  总认为窝在人家的爱上身上,

  那才是真正的幸福;

  还有,还有最后

  最后

  也是最最重要——

  你最好也学学它,

  把眼睛眯起来,轻轻躺下

  就躺在它身旁,想象和它一样,

  窝在你爱人心上……

20160525103245589
  by Sebastian Gruia

  | 此刻321 |

  须弥

  猫的孤单

  学不来。为了接近

  我趴在床上

  弯成猫形

  相片里

  你远远地

  注视着它

  仿佛一种永恒

  想你

  夜很黑

  我在屋里

  反复地看着

  相片上

  时间的影子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