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四载父子情

今天上午十点半接到母亲从上海打来的电话,父亲因出血不止于昨晚突然去世。

初尝丧亲之痛的我,刹那间泪眼婆娑像个失恋的女孩。五月的纽约艳阳高照,夏天来早了。父亲走早了。何必匆匆,我的父亲。

79年前日军轰炸上海,祖母和当时才十岁的大伯倒在血泊中。祖母怀抱之中嗷嗷啼哭的婴孩刚满一周岁。 那个才一岁就没了亲娘的孩子,是我的父亲。 1967年文革肆虐致祖父受难。31岁的他又失去了父亲。

没娘的孩子像根草。童年放牛少年学徒,成年后进夜大读书的父亲,相中了隔壁铁皮匠的女儿。1962年他们的儿子来到这个怎么说好呢的世界。1970年原本一个就够了的父母喜迎女儿的加入,四口之家儿女双全。上海滩的万家灯火中有我们家的一盏灯。

画面一幅幅掠过,有你有我,我慢慢长大你慢慢变老。一张张老照片,一滴滴亲情泪,丧亲之痛痛彻心肺。唯一一丝安慰是去年秋天你与母亲来访,在纽约一起共度了一段美好时光。三个月的点点滴滴记忆犹新在儿的心头。

爸爸,以后想你的时候,我会去吃你爱吃的美食。缅街上的芝麻球、联合大街上的苔条黄鱼,还有张家的两面黄李家的椒盐排骨。爸爸,以后想你的时候,我会去长岛公园那张你曾经坐过的椅子上发呆,回忆啊思念啊流泪啊!我不知道会不会从今往后,笑中也带着泪。我不知道从今往后会不会,看彩虹会看哭。

爸爸,你走了,匆匆而去,来不及说声告别。

爸爸呀,你在天国,好好过,等着我,等着我们,等着一家团圆的日子。

您的儿子

2016年5月29日于纽约

By editor

《何岸泉:习总日记(2016,5,29)何岸泉的祭父文》有2条评论
  1. 来独立中文笔会网站,何先生的《习总日记》是我必读、首先读的文章,让我忍俊不禁之时,对时事、人性也有所悟。今天读到何先生的祭父文,不由泪泛鼻酸——余不多言,请何先生节哀……
    ——一个不动声色却正在行动的民革行动派。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