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党媒制造政治名词,在全球应该是首屈一指,以争夺话语权。其中的“一个中国”、“两个中国”、“一中一台”,更是台海之间最被频繁使用的。至于中港台关系,一般使用“两岸三地”,但是从目前人大委员长、中央港澳工作协调小组组长张德江访问香港的情况来看,虽然对港独多所指责,但是还没有到“一中一港”的程度;没有出现在言语上的,却有“一台一港”之隐忧。

张德江来港抵销蔡英文就职

张德江访问香港的日期是五月十七日抵达香港,五月十九日离开。名义上是出席“一带一路高峰论坛”,但是这个活动也是中共把持的,包括定下的时间,而且是排斥台湾的。五月二十日是蔡英文出任中华民国总统就职大典的日子,在十九日离开,是因为二十日这一天,政治局常委要聚在一起看蔡英文的就职大典,以便随时作出应对。

十七日到十九日期间,香港媒体聚焦张德江访港,离开后还要“绕樑三日”,就可以沖淡蔡英文就职对香港的影响与冲击,因为中共非常担心“一中一台”的威力。即使蔡英文没有宣布“台独”,台湾的民主影响力对香港已经非同小可,独立主要只是在部分年轻人中有市场,民主诉求则是遍布各个阶层。

为了抵消这个影响,张德江主要采取分化的办法:一是分化港独与本土,二是分化泛民与本土。这样就让“反对派”四分五裂。为此就多番抨击港独搞乱香港,要由香港人埋单,还要特区政府及司法机关人员,决不能姑息纵容违法行为。更透过基本法委员会副主任张荣顺在北京放话说,现时港独没有实力,但即使港独具备实力亦“容易处理”,因为中央“要法律有法律,要枪有枪,要炮有炮”,为张德江的批判增添火力。

由于本土思潮席卷香港,张德江假装认同,认为这是正常的“乡土情怀”,正面肯定“香港同胞对自己生活方式和价值理念的珍视”而应该受到尊重。他甚至赞赏香港本土文化,包括港产电影及粤语文化,指香港在影视、音乐等方面有优势及影响力。

但是对照中共在香港推销简体字,抵制电影《十年》,在广东企图逐步消灭粤语,张德江这些言论难道不是欺骗吗?如果尊重香港人的价值理念,那么作为自由民主人权法治的香港核心价值,怎么屡遭中联办与特区政府的破坏,北京怎么不出声?习近平不还公然宣扬行政、司法、立法的三权合作,那是香港的价值理念,还是中共一党专政的价值观?

分化港独本土泛民之间关系

如果认同本土价值,那就应该赞同香港本土派所主张的“减少源头”,减少来香港“掺沙子”的中国人,要由香港来审批可以移居香港的中国内地人。可见,本土派的核心价值被张德江抽离,而且要达到孤立本土派最激进的港独的目的。

在对待泛民方面也是如此。他们部分人被邀出席宴会,让他们在张德江面前批评特首梁振英,一吐乌气,然后要求北京撤换梁振英。这样似乎就体现了北京的“大度”,但是张德江在其他场合大撑梁振英,“香港众志”的黄之锋认为这是一种倒退:香港人争取的是民主,要通过普选选出自己的特首,要求北京撤换特首,不就是人治吗?那还要普选干嘛?而且这不是认同北京可以干预香港内部事务吗?

所以张德江虽然说可以重新启动政治改革,但是前年北京提出的“八三一”方案不能改动。“八三一”方案已经被立法会否决,也是泛民主导的,难道泛民要推翻被自己否决的方案?可见北京在这个议题上继续玩弄泛民。

这是中共惯用的“争取多数,反对少数,分化瓦解,各个击破”的统战伎俩。要救香港,或者台湾本土运动与民主运动的结合,可作为一个楷模。北京怎么会不担心出现“一台一港”民主模式对中国的深远影响?

张德江来香港的另一个任务就是宣传“一带一路”,把香港拖下水。之所以要这样做,主要两个原因:一个是中国的扩张行径已经使其他国家,尤其是周边国家警觉,因此对此冷淡;一是中国经济下行,资金外逃,捉襟见肘,因此让香港出面与承担。

众所周知,“一带一路”是习近平为了实现他的中国梦采取的经济手段。然而急功近利,引发其他国家的焦虑而滞销。中国最重要的就是为其他国家发展高铁,甚至不惜发放假消息,以吸引其他国家争相效尤,例如制造在泰国建造高铁的假消息。泰国非常惧中与亲中,面对这些谣言也不愿分辨,然而至今,泰国高铁并未动工。

扩张行径导致“一带一路”滞销

印尼的高铁是中国去年以半年工夫抢下日本八年来的努力,事先未做勘察,以致被怀疑有不肖官员将日本图纸献给中国。而印尼愿意给中国,乃是中国的资金不需印尼政府做还债的担保。亦即如果印尼公司无力偿还债务,这个高铁等于中国白送给印尼。印尼也很大方让中国经营五十年,因此如果经营亏损,也由中国方面负担。根据中国专家的评估,雅加达、万隆之间的高铁,与北京、天津之间的高铁不可同日而语,因为万隆只是旅游胜地,不如天津是中央直辖市,与北京政经关系紧密而来往频繁。

中国为“一带一路”而设的亚投行开始非常风光,除了美国、日本抵制,欧洲大国都参与,中国更是大股东得以指挥一切,但令外资却步,那不是把钱交给中国来消化中国的剩余产品吗?尤其因为中国经济下行成为“新常态”,人民币贬值压力很大,贬值促使资金大量外逃,何况还有反贪的因素。加上习近平为实现中国梦对外大量撒钱,因此在江泽民、胡锦涛两代积累的近四兆美元外汇储备被习近平在去年一年花掉一兆。这样花下去将使中国大陆金融崩盘,因此更必须借助香港这个金融中心来筹措资金。

到了现在,北京自认的“一带一路”到今年五月初才签署第一个项目,那是一条位于巴基斯坦境内、连接旁遮普省的绍尔果德与哈内瓦尔的六十四公里长高速公路项目。奇怪的是,亚投行不是独力提供融资,而是与亚洲开发银行联合融资,签署旨在增强两家机构合作关系的谅解备忘录,在中亚的开发项目也将与其他机构联合融资,这些都意味着北京已经无意无力承担风险。

特首梁振英深知北京的难处,所以他在今年的施政报告以配合中国推行“一带一路”为主轴,无视香港自身的经济发展。

北京把金融风险转嫁香港

张德江在香港出席“一带一路”高峰论坛上,在约半小时的演讲中,声称这是为了维护世界和平。以经济手段打造中华帝国朝贡体系而不是武力,当然有利和平,但这不能解决南海、东海的争议。

张德江还提到,中央高度重视香港在国家战略大局中的作用,支持香港巩固和开发优势,而香港也要更积极主动地参与国家发展战略。他说中央将在四方面支持香港把握“一带一路”机遇,包括打造综合服务平台、深化与内地合作等。综合服务与内地合作云云,自然包括金融服务与金融合作,把中国应该承担的风险转移到香港来。目前全球金融风云瞬息万变,体制不好的发展中国家一旦出现危机,香港金融中心的地位或会成为北京杀鸡取卵的牺牲品,断送香港最后的剩余价值。

文章来源:争鸣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