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国务院于今年四月十三日发表二○一五年全球人权报告,由国务卿克理(John Kerry)亲自主持发布记者会。各方关注的焦点为中国人权报告,因华盛顿一方面希望改善美中关系并与中国在重大国际问题上(如北韩核武问题)合作,但另一方面却坚持人权、自由、民主、法治等普世价值。

美国批判中国人权状况

国务院的中国人权报告批判中国镇压律师,认为中国政府面对人民对法治社会的渴望,孳生不安全感所致。国务院并严词谴责中国试图经由立法,使言论自由、信仰自由等公民自由变成非法。

此一报告特别指出,压迫和威吓事件在中国明显增加,去年有数百名律师和法律工作人员被拘捕审问,接受调查,并有许多人被拘押在祕密地点长达数月之久,但有关司法机构并未提出正式的控告,同时禁止他们与律师或家人联系。

负责人权事务的国务院助理国务卿马林诺斯基(Tom Malinowski)指出:“中国政府施加高压手段,意在展现权力,但在中国人民变得更富裕,接触网路日渐频繁而对政府期望升高后,此种作为的效果适得其反,只透露出其脆弱的一面。”马林诺斯基表示:“中国人民和其他国家的人民一样,都希望法律受到尊重,贪腐受到惩治,也不会刻意逃避环保问题。中国人民渴求和其他国家的人民一样,希望享受法律的保障,中国政府瞭解这一点,但因产生不安全感,而施以威吓手段来压抑它。”

马林诺斯基特别指出:“我认为,我们若把这些问题全都敞开来谈,百分之百可反映出中国多数百姓的心声。”

美国的中国人权报告并指出,香港出版中国政治秘辛的铜锣湾书店的老闆与数名员工去年无故失踪,中国公安人员应该负全责。

马林诺斯基说,美国的全球人权报告对中国和俄罗斯的批判特别严厉,因为这两大国对该地区都有巨大的影响力。

最近十年来,中国对美国发表的年度人权报告立即作出反击,并迅速发表美国违反人权的纪录。在二○一四年中国公布的美国人权纪录中,曾提及种族歧视和警察暴力在美国氾滥的问题。

中国发表美国人权纪录

针对美国发表的“二○一五年中国人权报告”,中共有备而来,不甘示弱,立即发表“二○一五年美国人权纪录”来反击美国。此一由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发表的报告共约一万两千多字(美国的中国人权报告约六千多字),分六大要点来回击美国:

一、美国公民权利未受尊重。

二、美国人民的政治权利问题重重。

三、美国的经济和社会权利问题众多。

四、美国的种族歧视严重。

五、美国的妇女和儿童未获保障。

六、美国侵犯他国人权十分严重。

此一人权纪录特别指出,美国“不拿镜子照照自己”,并指责美国把人权问题政治化,并用人权问题干涉别国内政。

中国人权的严重问题

欧美各国的人权组织经常评析有关中国人权状况的具体问题:

●中国否定自由、民主、平等等普世价值,坚持一党专政,否定人权的重要性。

●中国否定法治、宪政,人民的权益没有获得应有的法律保障。

●中国没有独立的司法体制,公检法均由中共控制。

●中国并无真正的反对党(类似今日美国的共和党),来监督、制衡中共及其政府;大陆的民主党派其实就是中共的尾巴党,并非真正的独立政党。

●中国没有独立的自由媒体,中共的媒体根本不可能发挥监督、批评及暴露黑暗的功能。

●中国的各级人大均是橡皮图章,完全无法发挥批评、监督中共及其政府的功能。在中国的各级人大中,其委员均受监控,绝不可能发表批判及质询各级政府官员的言论。

此外,中共坚持党治、人治而非法治,中国人民的人权无法获得应有的法律保障。

美国的人权问题

美国每年发表全球人权报告,并非只是针对中国;华盛顿对俄罗斯、某些中南美洲与非洲国家的人权状况也作出客观、公正的叙述与批评。

美国的人权状况虽非百分之百完美,但美国的法律保障美国人民的人权。“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没有人享受特权,美国各级政府肯定自由、民主、法治、人权等普世价值。著名实例之一即是美国总统尼克森(Richard Nixon)因“水门案”(Watergate Scandal)违法被弹劾,后经福特总统依法及根据总统职权予以特赦免。

笔者在美求学及就业五十多年,经常发言或撰文批判美国的内外政策,从未出现任何问题,我的言论自由受到美国法律的保障。

中国人民的人权被否定,甚至连维权律师(如高志晟及盲人律师陈光诚)也被迫害。陈光诚被迫流亡美国,高志晟至今下落不明,令人忧心。

因此,今日中国的知识份子发言非常谨慎,唯恐以言入罪──言论自由实是人权的重要组成部份,应依法予以保障,但中共却没有这样的认知。

中共从未虚心检讨中国的人权问题,反而发表万言书来抨击美国的人权状况。

中共对美国人权状况的扭曲

中国大陆发布的美国人权纪录故意扭曲美国的人权状况,颇多明显的实例:

一、中共指责美国违反人民的政治权利,但美国人民两次投票依法选出欧巴马(Obama)出任美国总统。欧巴马为非裔,是美国的少数民族成员,却能依法高票当选,主持美国国政八年,此一事实说明美国人民(包括少数民族)均依法享受应有的政治权利。甚多非裔、华裔及拉丁裔人士当选美国国会议员,甚至州长、副州长。在美国国会中即有三位华裔人士依法当选众议员。中国的少数民族(如藏族及维吾尔族)人士绝不可能当选国家主席(犹如美国总统)。

二、印地安人为美国的原住民,为美国少数民族中的少数,但美国制定有关法律予以保障,甚至立法保护印地安人原有的土地。

三、美国各级政府均已制定有关法律来保障妇女与儿童的权利。

总之,美国总统及各级官员均必须严格遵守有关法律来行使职权,如有违法,即会被起诉及被法律制裁──法治实是美国民主政治的基石之一。美国各级官员绝不可能干预司法审判,因美国具有严格的独立司法制度。当然,美国也出现甚多违法案件(如暴力及贿选),但最终多获得公正的审判。

颇多美国人士认为人民拥有枪枝的权力,以保护自己;枪枝氾滥确是事实,但近年美国要求管制枪枝的呼声越来越响亮,美国国会及各级议会必然迟早制定枪枝管制法律──这是美国的明显趋势。

综如上述,美国与中国大陆的人权状况实有天渊之别的差异。

文章来源:争鸣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