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个一定是风雨如晦的时节

在这个一定是青烟袅绕的时节

我从血泊中来

走向这个被细雨沁孕千年的黑白村落

 

哦,一万只阴燃在这山水之间的锡箔

状如明明灭灭的一万只眼

而在这一万只此起彼伏闪闪烁烁着的眼里

一定有妈妈隐忍的哭声

因为履带碾碎了

那个早晨一天的星斗

从此,每一个黎明

对妈妈来说

都是血色黎明

 

从顶在一扇扇打开的太平间门上

一具一具抢先滚落在地要跟妈妈回家的孩子堆里

妈妈扒拉出了

撕开胸膛让他们看看红心的儿子

 

从那天起,村东头的老槐树下

不论春夏秋冬

站着我的白发亲娘

她对每一个过路的乡亲说

“他们放了我的儿子,我的儿子今天回家”

 

是的,妈妈

儿子今天回家,回家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