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纪念六四
香港市民纪念六四烛光晚会。(法新社资料图片)

香港维园烛光晚会是香港民众悼念六四死难者的年度活动,自1990年六四举办以来已经举办了26次,每一次的参加人数都有好几万,多的时候有十几万。维园烛光晚会,其参加人数之多,再加上持续的时间之长,在人类历史上都是没有先例的。26年来,最举世瞩目、最令人感动、最让天安门母亲安慰、最使中共害怕的,莫过于每年六四之夜,香港维园的十万烛光。我并不是一个好动感情的人,可是,每当我看到维园烛光晚会的照片,都忍不住热泪盈眶。

今年是六四27周年,港人又在准备烛光晚会。和往年不大一样的是,一部分(不是全部)本土派高调表态,拒绝参加烛光晚会,拒绝纪念六四。他们的理由是:香港是香港,中国(这里指大陆)是中国,六四发生在中国,和发生在世界其他地方的悲剧一样,和香港并不相干。港人应该集中力量搞好香港的事,中国的民主化我们港人管不着,何况也管不了,所以不要去管,所以不该去管。

这种观点由貌似激进的本土派年轻人提出,看上去很新鲜,其实不然。实际上那正是建制派一向的观点。拒绝纪念六四的本土派,其实就是建制派。

想当年,八九民运爆发,赢得全世界的同情与支持,港人也不例外。六四屠杀,人神共愤,举世谴责,港人也不例外,包括现今这批建制派,包括如今的特首梁振英,当年可都是明确表态抗议六四屠杀的。然而等到后来,中共政权又坐稳了江山,于是这些建制派感到为难了:继续坚持原来的抗议立场吧,那就无法改善和北京的关系,对自己不利;改口支持六四吧,又丢不起那个脸;放弃抗议立场,退出抗议行列吧,又苦于找不到下台阶。毕竟,香港不同于大陆,香港还保有言论自由集会自由。在香港,还有许许多多多的人在坚持原来的立场纪念六四,你现在想退出,总得有个说法。

这时候,北京就发话了。北京提出“井水不犯河水”。北京对这些人说,六四是内地的事,和你们香港无关;你们港人搞好你们自己的事就好了,不要掺和内地的事。第一任特首董建华上任后,马上找到司徒华,要求他们不要再搞什么纪念六四的活动。在立法局,泛民议员多次提案平反六四,都被建制派议员否决。这些建制派议员通常都不肯公开说出他们投否决票的理由,实际上,他们给自己找出的理由也就是“井水不犯河水”,内地的事港人不要去管。

27年前的香港,本来没有民主派与建制派之分。那时候几乎人人都谴责六四,大家都是民主派。从历史上看,造成民主派与建制派分野的主要因素其实就一条:你是坚持纪念六四还是放弃纪念?

出于各种原因,有些人不曾参加纪念六四的活动。一年又一年,我们看到有不少参加者默默地退出。对于这些人,我们理解,并不责怪,因为他们只是不参加纪念活动,他们并没有否定、也没有反对纪念活动。唯有这一次,某些人高调表态,宣布杯葛纪念六四的活动,还要摆出一副大义凛然的姿态,似乎他们杯葛才是对的,别人坚持反而错了。对于这种态度,我是绝对不能赞同的。

来源:RFA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