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9年5月20日在天安门的学生听到宣布戒严令,学生们宣誓誓死保卫天安门广场(网络图片)

1989年5月20日在天安门的学生听到宣布戒严令,学生们宣誓誓死保卫天安门广场(网络图片)

有网友提出总结六四的经验教训,我感觉非常急迫,六四是个悲惨的结局,为什么会发生?血的教训告诉我们什么?流氓暴政不会总结,用谎言变相让人遗忘。但从89民运的角度,六四的确有很多经验教训可以小结。27年过去了,参与者们应该留下回忆。我不在现场,只能根据见闻、资料来总结。希望海内外民运人士一起总结讨论。以便给未来中国发生的民主运动提供一些借鉴。

一、对中共集团残暴性缺乏足够认识,带着太多和平转型的幻想

89一代付出的代价很惨重,大学生在天安门广场从5月13日开始宣布绝食,这一绝食行动一直延续到6月3日晚,这段时间刚好给了党卫军以运送武器和子弹到人民大会堂的机会。当然,学生那时候很年轻,不知道政治的凶险,更不知道正义的行动如何走向,支持绝食的知识界也没有预估到形势的严峻和困难,更没有想到中共独裁暴政邪恶的程度,很多人都以为政府会让步,把共党政府想得很好,以为从此中国民主化了。大家抱着太多不切实质的幻想。

在5.17赵紫阳的讲话发布后,大家还对赵紫阳及其政府抱有幻想,而实际上李鹏及其背后的邓小平早已架空了赵紫阳,最后是逼迫赵紫阳下台,赵紫阳在5月19日到达天安门广场和学生讲话后,就被软禁家中。赵紫阳从此连基本的人权也没有,全被监控,直到去世,去世11年后连骨灰也不让安葬。这就是共党邪恶的魔鬼本质:即使对曾经身居总书记高位的自己人,也没有任何人道可讲,更何况普通黎民百姓的大学生、市民的生命了。

这种邪恶的魔鬼遵循的是流氓逻辑:拥护我的,给你一条生路;反对我的,死无葬身之地。1989年6月23日-24日,中共十三届四中全会《关于赵紫阳同志在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动乱中所犯错误的报告》,对赵紫阳的结论是:“分裂党,支持动乱。”这个结论很可笑:首先,党的总书记分裂党,是人都不会相信的逻辑。其次,动乱是谁一手制造的?是邓小平、李鹏实施“苦肉计”,派6000军人换成百姓衣服,搞打砸抢,嫁祸于学生,以此制造镇压借口。赵紫阳当时就进行过反驳,从来不服这个结论的,才会死后11年无葬身之地。从赵紫阳的被剥夺权力和死后11年无葬身之地看,可以看出中共集团的野蛮。

中国政治运动是残酷的,党的大写就是尚加黑,看不见没有宗教信仰的无神论者、唯物论者、唯权论者、唯钱论者残暴的、做人没有底线的、杀人如麻的邪恶本性,那么,下一次中国民运来临时,走上街头手无寸铁的所谓非暴力不合作运动也会被武力镇压的。这是过去27年被武警、特警镇压的无数案例,用数十万底层民众的生命代价换来的教训。

89年民运失败,自残绝食没有换来同情,也没有换来民主,换来的是暴政当局的无情镇压,血流成河,换来的是禁止纪念,禁止聚会,禁止发声;不让记忆,不让缅怀,不让追思;每年一到六四,就会限制出行,派人上岗,监控行踪;每年六四,在互联网上雇佣几万几十万至今已达到1千多万人监控、举报、删帖、封号、封群、封网;还会约谈、威胁、恐吓;随意抓捕、关押、判刑;被失踪、被旅游、被各种死法等手段来震慑。从89年开始,警察、武警、特警、公安参与强拆房子、强征土地,无数次镇压致人死亡,全国各地群体事件逐年上升,最多达到每年20多万起,但都被各个击破,“围点打援”式扑灭,民众无法获得游行示威、集会、言论自由等基本人权,全国数十万法轮功学员被整死,为冤假错案、强拆强征而走上访民之路的,全国有上亿人,上访之路上被关黑监狱、被截访、被暴力殴打致残、致死者数以万计吧。

对中共残酷本性认识不足,是89一代的天然缺陷。我不只一次听89一代的人说,没有共产党,天下会大乱的。所以,告别89学生领袖、告别89一代,重新开始理清思路非常重要。当然,89一代还有少数人依然在坚持,包括在狱中的王炳章、郭飞雄、陈云飞等人,重新认定六四的性质,确立未来中国民运需要重启革命的新理念!

二、对六四问题未来是应该清算还是平反?

今年的6月4日已是89民运过去27周年了,回顾那一段同龄人或同辈人经历的历史,感慨万千。我们非常抱歉,对不起流血牺牲的英雄烈士,他们的鲜血换来的是共匪暴政的更加残暴的统治和镇压,草菅人命现象从89年开始,变本加厉,谎言和暴力在信息时代依然横行。

然而在六四烈士被残害的27周年,还有人呼吁“平反六四”,我真为这些所谓的民运大佬们感到悲哀,也为献出年轻生命的同龄人难过伤感。“平反六四”的口号喊了27年了,没有丝毫“平反”迹象,而且每到六四敏感日,北京和全国各地都很紧张,北京很多人会被暴政当局派人维稳,即在家门口上岗2-4人,轮流值守,出外也尾随。对六四不准有任何的追悼、缅怀,在网络上也不行,每到六四就会删帖、封号、封群、断网等封堵真相。如今2016年了,民间的抗争行动已进入低潮:该进去的都进去了,在外面的出国的出国,说话都变得小心谨慎了。

日前有网友说:下午去了香港的六四纪念馆,有一点点遗憾!发现有一张图片上写着“平反六四”四个字,对手无寸铁的学生进行大开杀戒的行为无疑是有过于纳粹的行为。希特勒屠杀了六百万犹太人能平反吗?进步学生在履行他们正当的权利!难道有错吗?所以,我们对刽子手们只能是清算,最终接受人民的审判!

平反是什么性质的?我查了《现代汉语词典》(第5版)“平反”一词含义是:把判错的案件或做错的政治结论改正过来,词语:平反昭雪、平反冤案。8964事件不是案件,不是法院判决的案件,当然就不存在平反的问题。8964事件的政治定论是“反革命暴乱”、“8964政治风波”等,这样的结论似乎从一开始至今从来也没有改变过,没改变过谈何“平反”?而我看六四是一起有预谋的大屠杀事件,由当时的军委主席邓小平下令、中国人民解放军集团军执行对手无寸铁的北京和全国各地的大学生、北京居民实行最残酷的法西斯大屠杀的滔天罪行,这是以邓小平为首的中共流氓集团对中国人犯下的暴力镇压平民的血腥事件,惨无人道,震惊世界,这是反人类罪。这一事实证明:中国人民解放军是世界上最邪恶的法西斯党卫军!绝不是人民的军队,也不是国家的军队。

在2015年六四前夕,美国白宫档案公布一份中共8964的一份文件表明,在天安门广场杀死8726人,在全北京杀了10454人。这个数据是26年来比较靠谱的数据。数以万计的人被中共土匪打死,还能向中共暴政乞求“平反”吗?事实证明,根本不可能!有网友说,“我比较讨厌平反这个词,像是在请求一个刽子手承认自己杀人一样。”又有网友讲,暴政没有资格“平反”。

这27年来,“平反六四”的口号一直没有中断过,是我们太软弱了,还是土匪太强大了?也许这两方面的关系都有吧。对于我们89一代,我认为还是太软弱,陷入被残害致死,还要跪着求饶:“当年八九学运时,跪求中共当局改善人权的三名学生领袖,其中郭海峰和周勇军过去二十多年一直被迫害,数度入狱。另一名学生领袖情况不明。”据英国BBC报道,89民运最后一名反革命罪犯苗德顺今年10月才会获释。

27年来,实际上在我看来,在8964死难者家属看来,中国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所谓“进步”可言,而是退步苟活而已。如果我们64镇压后就提出:打倒共产党!废除一党专政!推翻暴政统治!那么,现在的局面会是怎样?我想肯定是另外一种局面了,至少我们有一定的空间和清醒的认识了,至少民间百姓也会更快觉醒,主动抗争,传播六四真相不会中断吧。所以,对六四只能是清算,而不是平反。

三、放下幻想,立足民间

为何不敢直接表达:打倒共匪!推翻法西斯暴政呢?我思来想去20多年,的确认为面对中共暴政,民运大佬的战略思维出现了很大的误导,战略思想误导了我们27年,以致我们思想固化,毫无建树。这种误导产生的原因是什么?我认为是老一辈的民运知识分子一直到死都对中共自身改良抱有幻想。这就是长期受谎言教育、欺骗教育的结果,认识不清共产党的邪恶本质造成的;苟活心理从1957年反右开始占据上风,到文革的斗私批修被整死,基本上看不见文人的风骨,听不见文人的实话了;害怕恐惧被暴力的心理驱使,产生期待明君出现的心态,期待再出现赵紫阳、胡耀邦等有良知的人。事实已经证明,这个体制再也产生不出赵紫阳、胡耀邦了,他们只是那个时代的异数。

有人说,维权意识的崛起就是1989以来抗争的结果,是重大的成果。说实在的,维权意识的增强,觉醒人数的增多,通过互联网信息把全国各地的难民、受害者连接起来了。虽然中国至今抓人杀人吃人依旧,甚至自89以来更变本加厉,警察维稳,强拆强迁,强行征地,警察权的泛滥,没有得到有效制止,反而更加肆无忌惮,“依法治国”不仅没有实现,反而更加快人治的步伐。无所不用其极,就是例证。但是抗争的烽火也已经燃遍中国底层。

中国当局现在执政的一批人就是在50年前文革时期对父母、老师等施加暴力的积极分子,也就是文革时期的造反派头目,“红二代”的本名就是暴力施加者和施暴者,所以,他们不可能对文革有反思,不可能对八九主动平反,他们只有崇尚谎言和暴力,所以,八九问题只能是清算,而不可能是平反。历史证明中共政权的暴力维稳,是越维稳越不稳,民间抗争、抗议浪潮此起彼伏,一年20多万起的群体事件就能说明民间的抗暴运动有多么风起云涌,因此,从根本上清算八九镇压,为期不会太远。

【民主中国首发】时间:6/4/201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