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兆富:评《中国金融史3000年》

Share on Google+

2015-11-20

陈雨露:《中国金融史3000年》

大多数的史书,都会说秦桧是千古罪人,诸葛孔明是旷古铄今的名相。但我们有没有想过,秦桧曾经将南宋的经济稳定下来,更加以极少的代价,换取了长时间的和平?又有没有怀疑过,岳飞的军功,其实有部分经后人美化,目的是为了支持宋宁宗的主战路线?

我们的历史观,难免会受中国传统的文官意识形态影响,对某些历史人物的评价,也有种偏颇。今天要推介的《中国金融史3000年》作者陈雨露是中国人民大学校长,主要研究宏观金融理论与政策;另一作者杨栋,是人民大学的博士后。单从作者背景和书名,《中国金融史3000年》似是一本沉闷的教科书。不,我可以保证,任何一个对中国历史有兴趣的朋友,都会发觉从这本从客观经济数据和政策去思考历史,有更立体的另类观点。事实上,这本书旁徵博引,所提出的观点都是有根有据,绝非信口开河。

以无人不知的东汉末年历史为例,诸葛孔明的出师表是学生的读本,历史小说《三国誌》亦将他神化,可是从经济史看来,益州牧刘璋治下的蜀地,因不受战乱影响,而且物产富庶,可是在刘备一众流亡军人入主之后,经济运作不但被扰乱,而且因为出击中原,军需大增,诸葛孔明等人以滥发劣质钱币以支付军费,更令蜀境内物价暴升,与此同时,蜀、吴两国也互相以货币战争和物资禁运来削弱对方力量,结果让坐镇中原的曹魏休养生息,司马氏篡位之后,中原的经济力量已大大超越了蜀、吴两股力量,最终天下又尽归一姓的家天下。

经济政治息息相关,可是中国历史大多数只记载政治和战乱,很少人著墨古代的经济发展。不过事情总有例外,如《史记》货殖列传,就有人认为当中识见可以媲美阿当史密斯的《原富论》。又例如汉代的《盐铁论》,当中的政策讨论时至今日也有一定的参考价值。事实上,这本《中国金融史3000年》,讨论的事情虽然是历史,但在字里行间不难教人见到作者心底想表达的讯息。

在《中国金融史3000年》里,作者不断强调,历代的治、乱、兴、衰,其中一个很明显的共通之处,就是大治的出现,是由于个人产权得到确立,例如汉初吕后让人民“耕者有其田”,释放出生产力。然后,放任的结果,就是让有政治势力的豪强,将生产资源兼并,无恒产之人流离失所,最终变成了另一种政权要处理的问题。政权要捍卫自己权益,对社会对更加苛索无度,其中上下其手的官僚,也就是主宰了中国历史意识形态的文人士大夫,他们当中有许多人,在过程中变成了亦官亦商的特权阶级。不少历史人物,本来对透过政治权力巧取豪夺的行为不以为然,但到了自己掌权之后,也不得不配合制度,将中国政治文化中最腐败的元素,一直延续下去。

《中国金融史3000年》一书三册,上册讲述由西周至唐,中册以银本位的宋元明三朝,下册还未出版,出版社也没有透露作者会否在下册讲及近代的经济史,但依书直说,周武王于公元前1046年讨伐纠商王纣,以这个为起点计三千年就是1954年。我很期待这套书最后一册,会触及到中共建国前后的状况,尤其是1935年美国罗斯福政府透过大量滥发银元券,以溢价在市场收购白银,并导致各国大量流失白银,而其时的中国国民党政府亦因此脱离了银本位,最终因为抗日战争和刺激经济,货币滥发导致超级通胀,最终要国民党政府要败走台湾。借洋人常说的一句:“馀下的部分,都已经是历史。”

文章来源:RFA

阅读次数:1,380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