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5月16日

台湾扫黄

警方靖黄专案。(图为云林县警局行动/警方提供)

台湾也扫黄,警方的专案行动叫“靖黄”、“净城扫黄”。2015年6月内政部发起的第二波“靖黄行动”,战果就很显赫:连续两天全岛同步扫荡KTV、酒家、酒店、指压按摩养生馆等场所,计动员员警9,601人次,查获妨害风化案件260件、903人。

这方面最轰动的是案例,是刘乔安案。刘曾高调卷入2013年太阳花学运,有“太阳花女王”之誉,一时风头无双。但这并不能赋予她任何法外特权。在接获其涉嫌组织出境买淫的举报后,警方立即侦办,于今年3月以“妨害风化罪”起诉。

但无论“靖黄”如何铁腕,如何声势浩大,至少目前为止,我还没听说台湾有过一起因警方执法失当导致的“靖黄”命案。为什么?

因为民主,因为法治,这些答案当然都对。但还有更具体的原因,一句话概括即是:在台湾,死不起人。

谓予不信,请看洪仲丘事件。

洪仲丘,台湾义务役士官,成功大学准硕士,原定2013年7月6日退伍,却在退伍前三天命丧军中。起因是退伍前夕,其携带具拍照功能的行动电话进入军营,被控违反军队资讯安全保密规定,遭禁闭室“悔过”处分。7月3日当天室外酷热,洪仲丘身体因禁闭极度不适,但部队仍执行操练,导致其中暑、热衰竭而死。

洪仲丘死讯一经披露,即在台湾媒体掀起巨浪,并引爆一场社会运动即“白衫军运动”。仅8月3日“公民1985行动联盟”在台北发起的第二次游行,游行人数即多达25余万人。当年双十节,台北再度爆发游行。其时我刚好登陆台湾不久,有幸目击。这大概是我平生所见的最大规模的游行了,抗议人群一望无际,抗议口号此起彼伏,真是惊心动魄。还有网友跑到美国白宫的请愿网站“We The People”请愿,呼吁美国政府站出来抨击台湾当局。

台湾白衫军

洪仲丘案引“白衫军”运动,镭射“真相”二字打在总统府上。(中岑范姜KeroroTW/维基百科)

这在台湾最终造成政治强震。刑事局法医解剖,军事检察署侦办,桃园地检署侦办,力度不可谓不大,但公众仍不满足,矛头直指身为三军统帅的总统马英九。白衫军集会时就用镭射朝总统府投上“真相”字样,抗议马英九无能。陷入舆论重围的马英九,无论怎样给受难者家属鞠躬、道歉,换来的都是潮水般的骂,焦头烂额。结果,事件导致高层人事翻转,防长高华柱不得不引咎辞职。军方两波惩处名单,囊括从士官长到上将数十官兵。还有两个旅长和一个副旅长遭监察院弹劾。

最重要的则是制度变化,即军中人权的改善和军法改革。当年8月6日,台湾立法院即三读通过修正“军事审判法”第1条、第34条和第237条,规定军人审判从军法体系全面移至民间司法单位。两年后即2015年4月21日,台湾立法院又通过被称为“洪仲丘条款”的《陆海空军惩罚法修正案》,修正案除废除“禁闭”而外,官兵的“检束”也被删除,同时增设国军官兵对于惩处不满时,得向法院提出诉愿、行政诉讼,比起军队以往仅有单一申诉管道,多了一个较透明且独立的管道。直到今天,洪仲丘案在台湾仍余波未平。去年台湾大选,洪仲丘姐姐洪慈庸获选为立法委员,其定位即是代表“军冤妈妈”等群体,为他们争取权益。

万人送洪仲丘晚会全景

万人送仲丘晚会全景。(Gsklee/维基百科)

人世无常,任何社会都不能免于灾祸。关键不在会不会死人,关键在对于死人的态度,对于生命的态度。台湾是一个例子,下士洪仲丘之死,居然激怒整个台湾。所有责任人不能不付出惨痛代价,整个体制不能不接受外科手术式的变革。这实际上是以全社会之力来护卫生命,这才体现了生命的最高价值。这也才是一个社会对死亡、对生命的正确态度。有这态度,谁还死得起人、谁还敢死人?谁还敢对生命有丝毫轻忽?

这也是一种台湾经验。对照一下,我们自己的问题再清楚不过。口头上怎么强调生命价值都没用,如果一个社会还死得起人,实际上不怕死人,就一定还会不断死人,生命就真的轻如草芥,架桥会死人,挖煤会死人,扫黄会死人,甚至只打个疫苗,也可能死人,到处都有无妄之灾,每个人就都是幸存者而已。根子在不怕死人的人和体制,对他们的任何宽容,都是对生命的残忍,都是犯罪。要想不死人,必须对不怕死人的人和体制穷根究底,让他们付出他们付不起的代价,让他们死不起人、不敢死人。台湾离我们很近,而且同文同种。这点上学台湾不是难事,关键只在于,有没有对于生命的起码敬畏。

*作者为中国公共知识份子,前《南方周末》评论员

文章来源:风传媒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