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赖喇嘛尊者在纪念西藏和平抗暴五十周年的记者会上 朱瑞拍摄

达赖喇嘛尊者在纪念西藏和平抗暴五十周年的记者会上 朱瑞拍摄

自温总理胸有成竹地指出“白纸黑字,达赖喇嘛要纠正是可以的,但是要赖是赖不掉的”,中共喉舌人民网就冒出了属名益多的文章:《看达赖喇嘛如何下这个台阶》,并立刻被几乎所有的中共媒体转载,其阵势,与当年横扫黄世仁、周扒皮、刘文彩不相上下。在一篇叫做《解密温家宝斥达赖 要求达赖向杨洁篪认错》的文章里,甚至写道,“……笔者将一盯到底:只要他不向杨洁篪外长认错,事情就没有完,绝不允许达赖编造谎言攻击中国政府领导人而可以轻易溜号!”至此,具有侵略性的反和平、反人类的中共语言体系,得到了标准的展现。其实,这场第二次文化大革命式的癫狂,不过是为了一个不言而喻的目的:既要故意拖延藏中会谈,又不想承担责任,就是说,既想当婊子又要立牌坊。

1

被冷落了二十几年的《西藏和平五点方案》和斯特拉斯堡演讲,如今成了温总理的无价之宝。得意之间,这位追求大国风范的中共领导人,像极了穷山恶水之间拦路寻衅的刁民泼皮。容我冒中国天下之大不违,说句真话,那其实是达赖喇嘛尊者在八十年代的愿景。

八十年代初,中共领导人胡耀邦、万里视察西藏,震惊于那片高原的贫穷,并发现中央每年给西藏的钱,80%用在了汉族干部身上……“我们党对不起西藏人民!”胡耀帮感叹道。为了把补贴真正地用于藏人,实现藏人自己管理自己事物的愿望,陆续地调出了一些汉人干部。

因此,尊者在《西藏和平五点方案》上谈到:“中国最近有一批更务实、更开明的领袖上台,也使我们受到鼓舞……”“我们因此主动地提出一些构想,希望作为解决西藏问题的基础。”

尊者的西藏自治的想法,形成于1974年。在西藏和平抗暴19周年的讲话中,尊者明确提到:“如果六百万藏人真正的幸福,我们就没有理由争取什么。”

从汉藏两族互利出发,尊者不追究西藏的历史地位,公开地在1987年,发表了《西藏和平五点方案》:

1、 将整个西藏 转型为和平地区
2、 中共放弃威胁西藏群族生存的汉化政策
3、 尊重藏人的基本人权和民主自由
4、 恢复并保护西藏的自然环境,禁止中共利用西藏作为生产核武器并弃置核子废料的场所
5、 就西藏未来地位以及西藏与中国人民的关系进行谈判

第二年,在法国斯特拉斯堡的欧洲议会演说中,尊者对五点和平方案中的第五点,做了特别的解释,归纳起来主要八点内容:

1、 西藏流亡政府不寻求独立,而将西藏三区的所有藏族置于一个统一的政治实体中。
2、 这一政治实体必须具有名副其实的民族区域自治自主的地位。
3、 这种区域自治应该根据民主程序,通过人民选举产生的议会和政府所主导。
4、 在中国政府接受上述内容的同时,西藏将不寻求分离并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部分而存在。
5、 在西藏未成为和平基地之前,为了防卫的需求,中国政府可以在西藏部署有限的军队。
6、 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政府负责西藏的政治外交与国防。而与西藏的宗教、文化、教育、经济、卫生、生态环境等有关的事务则完全由西藏人自己主导负责。
7、 中国政府停止对西藏人权的践踏,停止向西藏人口迁移。
8、 为了解决西藏问题,由达赖喇嘛负责与中国政府进行真诚的和谈与和解工作。

“白纸黑字”仅仅是方案和讲演,是八十年代解决西藏问题的愿景,也可以说是一种理想。如果中方有诚意,会拿出建设性的意见,进行共同探讨和磋商。

2

2002年恢复和谈后,达赖喇嘛方面清晰地阐明了解决西藏问题的具体愿望:在藏人聚集的自治区、自治洲、自治县,实现名副其实的自治。并且,鲜明地做出了不寻求独立或分裂的承诺。在2008年11月的第八轮会谈中,接照中方的要求,达赖喇嘛代表递交的《全体西藏民族实现名符其实自治的建议》,详尽诚挚地表达藏人的诉求。不管横看竖看,还是左看右看,都找不到任何“赶走”中国人和中国军队的字样。

然而,中方不仅没有提出任何具体意见,还蛮横粗暴地把西藏方面的建议,定性为“独立”、“半独立”、“变相独立”,耍起了鸡蛋里挑骨头的把戏。因此,2008年12月4日尊者在比利时欧洲议会上指出:“我们清楚表明了我们的目的,并不是要驱逐非西藏人” 。是的,尊者一直(也会继续)提醒中国政府,面对满族已经名存实亡,蒙族正在消失的事实,应该严肃地对待藏人在自己的土地上已然边缘化的可悲现状,停止移民,保护独一无二的西藏文化。而“停止”与“赶走”,天壤之别,一个泱泱大国的总理和外交部长,不会连这个浅表的中文常识都经韦混淆吧?

二十一世纪,在自由、民主、人权、普世价值越来越被人类珍视和尊崇的时候,世人更加强烈地关注西藏问题和藏人命运,尤其2008年3月以后。这给极力扮演大国风范的中共领导人,带来了压力。为了敷衍大家,隐藏起拖延藏中会谈的真实意图,在中共表演的各种既想当婊子又要立牌坊的游戏中,杨外长在2009年3月7日的答记者问,算是比较精彩的一幕。

3

杨外长说,“达赖方面提出要在中国四分之一的土地上建立他的所谓‘大藏区’,要赶走驻扎在那里守卫中国国土的中国军队,要赶走世世代代在那里生活的其它民族的中国人。这样的人是一个宗教人士吗?”

话外之音:这样的人,有资格和我们谈判吗?!这就和温家宝总理标榜的“只要达赖放弃分裂,谈判大门始终敞开”对上了暗号。

然而,我不得不纠正一下杨外长过于天马行空的指责,主要是为了尊重热心的读者和听众。首先,所谓大藏区,是中国政府自制的名词。1965年,西藏自治区成立后,原来的西藏三区被分划为几个藏族自治州、自治县和一个 藏族自治区,这些中国政府法定的藏族聚集地,就是今天中共不厌其烦批判的大藏区。显然这是一个行政概念。尊者要求的也不过是在这些取名藏族“自治”的地方,真正地实现自治!杨外长的一句“建立”,真是失之毫厘,谬以千里。

另外,杨外长还特别地提到了“四分之一”,似乎千分之一,万分之一,就另当别论了,主要取决利益的大小。不过,杨外长不会忘记,日本曾占领了肥沃的东北三省,最后怎么样?还不是还回来了!英国曾拥有比本土大一百五十倍的殖民地,并且占领了几个世纪,最后,到底物归了原主。是人家的东西,你舍不得,也没有用,债,终究要还的。可是,尊者主动地牺牲了西藏的历史地位,只求藏人能够按照自己的风俗习惯生活,保住一个民族,为这个世界多一点文化色彩,就这么简单,我们理应感激和羞愧,而中共领导人,却以恶报善。

其次,在斯特拉斯堡的讲演中,尊者已明确,西藏的外交与国防交给中国,并强调: “…… 在和会召开、中立化和非军事化达成之前,中国可在西藏维持有限度的军事设施。” 杨外长却偏要不着边际地说,达赖喇嘛尊者要“赶走”中国人和中国军队。

也许杨外长不屑于读一读在第八轮会谈中递交的《全体西藏民族实现名符其实自治的建议》和达赖喇嘛尊者的2008年12月4日的比利欧洲议会时讲话?也许杨外长自娱于又当裱子又立牌坊的游戏?也许站在利益的岔口,不得不说出几句昧着良心的话?谁知道呢。

另外,请问杨外长,远的不说,仅以1949年为例,到底有多少汉人居住在西藏?而如今,又有多少?这些增加的汉人,在西藏居住了多少代?“世世代代”这个词,是异想天开还是在毫不掩饰地分化汉藏两个民族,进一步在西藏高原制造仇恨,增加藏民族那已然深重如山的苦难?

再次,一个从来都与宗教为敌,并持无神论观点的中共官员,有什么权力评审,评价,评估一位举世公认的宗教领袖的合法地位?如果杨外长不是在开玩笑的话,就是太忘乎所以了。毛泽东说,“人贵有自知之明”,看来,杨外长早已忘掉了那位出生在湖南乡下的老革命家的训诫。如今,是一代不如一代了。

不过,藏人是不会要求杨外长认错的。尊者说过,“我们对朋友所产生的亲密情感,通常是一种执着,而非慈悲。真正的慈悲是毫无偏见的。如果我们只对自己的朋友亲切,而对敌人或无数不认识的人充满冷漠,那么,我们的慈悲只能算是部分或偏颇的。” 所以,观世音菩萨慈悲的航船,总是没有分别地怜悯每一个在世俗的苦海里挣扎的生命,不管是尊贵的还是低贱的,善良的还是罪恶的。而那些恶满盈的人,也许更需要同情,也许,这就是为什么,尊者在祈祷时,尤其包括那些中共领导人的名字。

4

说谎的技术,六十年来,已被中共领导人运用得滚瓜烂熟,堪称世界一绝。 为了揭露吃人的旧社会,衬托出幸福的新中国,中共不惜将死去近十年的刘文彩从坟墓里挖出来,暴尸荒野。报纸上连篇累牍‘铁证如山’的刘文彩的罪恶事实,电影中一遍又一遍放映的刘家豪宅里的酷刑用具,如今,尽人皆知,竟是“按着‘阶级斗争’的政治模式集体创作的虚构作品。”

也就不难理解,为了衬托中共“解放”了旧西藏,硬是造出个农奴制和三大领主,就如同批判刘文彩,必然有水牢,批判黄世仁,必然有杨白劳和卤水,批判周扒皮,必然有高玉宝和半夜鸡叫一样。为了回避解决西藏问题,拖延藏中会谈,造出一个“分裂”和大藏区,也合乎中共的逻辑,然而,硬说尊者“要赶走驻扎在那里守卫中国国土的中国军队,要赶走世世代代在那里生活的其它民族的中国人”,就太离普了。

好在中共领导人久经撒谎的洗礼,大家也就见怪不怪了。不说否定天安门六四大屠杀的谎言,也不说否定枪杀三月和平抗暴的藏人的谎言,仅举几个简单的例子:

1、2008年3月18日温家宝总理在中外记者会上,谈到三月西藏抗暴时说,“我们有如铁的证据证明,这起事件是由达赖集团有组织、有预谋、精心策划和煽动起来的。”。可是,据美国《纽约时报》报道,在过去的两年中,达兰萨拉的电子通讯对中国几乎是公开的,连电邮服务器都在中国的控制之下的情况之下,中共仍然拿不出一份像样的证据公诸于世,不是仍然脸不红,心不跳吗?

2、西藏人丹达之死,中国当局却说是造假,甚至说没有丹达这个人,继而于2009年3月25日封锁丹达被虐待残死的视频(原见Youtube),并对丹达父母进行大似迫害,据悉,目前丹达的父母下落不明。

3、那篇属名益多《看达赖喇嘛如何下这个台阶》的文章中,论据之一,就是:

“桑东在印度达兰萨拉接受‘独立中文笔会’采访时又称,‘假如问题能够得到解决,自治区内就不能驻扎军队,军队一直是我们的核心议题’”

事实上,独立中文笔会从未采访过桑东仁波切,为此,2009年3月19日独立中文笔会特别发表声明(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9/03/200903200924.shtml):

“……新华社上述署名文章中有关“独立中文笔会”采访内容与本会无关,其消息来源颇有冒用本会名义之嫌。新华社作为中国国家官方通讯社,未经查实消息来源就发表此文未免太过轻率,因此有责任“亡羊补牢”,查清事实真相,或至少刊登本会的以上声明以正视听。《人民日报》(海外版)等数百家国内外媒体显然也有以讹传讹之责,也应做出相应补正。”

不过,这个靠枪杆子而不是民众选举上台的中共政权,在这些丢人现眼、被揭穿的谎言面前,真正地做到了他们惯用的一句话:“厚颜无耻”。可奇怪的是,今天,却杞人忧天地担心起尊者下不了台阶。这一点,我不得不再说一句实话,在尊者,这位人类精神领袖面前,任何诽谤和诬陷,都会丑陋地现出原形。事实上,尊者是一面人类灵魂的镜子。比如这次疯狂的文化大革命式的围剿,不过是为了一个不言而喻的目的:既要拖延,甚至毁掉藏中会谈,又不想承担责任,成了二十一世纪既想当婊子又要立牌坊的典型。

《纵览中国》首发(略有改动)

文章来源:朱瑞博客2009年4月13日星期一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