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几天,和一位朋友聊天,他说,如果共产党政权崩溃了,我立刻回中国,毙他几个人。因为这位朋友,曾在中共的监狱里呆过几个月,别看只有几个月,却饱受摧残。他要枪毙的,无非是几个强暴过他的匪徒。

我很熟悉他的心情,我们都是在仇恨的教育下长大的。小时候,我接受最多的,就是忆苦思甜教育,印象最深刻就是西藏三大领主的残忍。剥人皮,剔人骨,干尽了坏事。真希望有一天,也能让这些剥削阶级尝尝被剥削的痛苦。在我成长的过程中,惩治恶人,简直成了一种理想。因为我们的党,在指引着我们,“对待敌人要像秋风雪落叶一样冷醒无情”,因此,我们也就不难理解,嫉恶如仇,为什么成了很多中国人的特征。

后来,在西藏工作期间,我认识了许多三大领主。其中,夏札?甘丹班觉先生,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的爷爷,曾是十三世达赖喇嘛时期的首相,作为西藏的首席代表,签订了1914年的《西姆拉条约》。夏札先生的另一个祖先,夏札?旺秋杰布,在1856年时,负责签订了《藏尼条约》。但是,到了夏札?甘丹班觉这一辈,五九年,就被中共抓了起来,在监狱里度过了二十年多年,八十年代才被释放。不仅如此,他的所有的家产,都被没收。我去他家时,他的房子很小,客厅卧室挤在一起,和祖辈留下的那座气势磅礴的房子相比,真是天壤之区。可是,他很满足,不是整天琢磨怎么报仇,而是每天都在想着怎么利用更多的时间读经,想着怎么善待别人。他说,“这是前辈留下的习惯,虽然做的不如前辈,但还是坚持了这个好传统。”他是那么平静,一点也没有恨,那是一种深入骨随的善良。

我听说,从前,在一些特别的节日里,比如萨嘎达瓦节,也就是释迦牟尼诞辰、成道及圆寂的四月,还有藏历新年,十吉祥聚日,如果有人到夏札家要饭,比如乞丐、背尸人等,这个家庭不是给一点点,而是达到让这些乞丐满意为止,满意以后,乞丐们会喊一句“善神得胜”,才离开。在贵族阶层中,认为没有听到这句喊话,是不吉利的。可以说,夏札家族,并不是过去西藏社会的个别现象,有的贵族家的门前,要放一个水罐,供过路的人解渴,还有的,甚至放着糌粑罐,供过路的人解饿。

这样的一些人怎么会剥人皮、削人骨呢?后来,我到西藏的止贡提天葬台,看天葬的时候,天葬师告诉我,过去,确实有剔人骨的事情。那是根据死者生前的遗愿,死后,把自己的腿骨献出来,制作佛教法器中的唢呐。能够为佛教贡献自己肉身的一部分,并时时得到佛乐的沐浴,对死去的人来说,是非常幸运和吉祥的。事实上,我们每一次对西藏文化的曲解,都暴露了我们的无知。从前有人问我:什么样的谎言最有欺骗性?他自问自答:三分是真,七分是假。我想,在这一点,中共已运用得炉火纯青。《鞑靼西藏行》的作者,法国的古伯察先生说过,当中国被殖民的时候,是非常可怜的。而当中国殖民周围弱小国家的时候,比那些列强更加残忍。

话再说回来,为什么在古老的西藏,崇尚善良是一种时尚?自然,佛教中,善业在生命的轮回中,起着主宰的作用是不可忽视,但,更重要的是法王的慈悲,这是可以看得见摸得着的,并直接地影响着西藏人。

法王达赖喇嘛的慈悲不是从这一世开始,而是从根敦主巴一世达赖喇嘛开始,每一世达赖喇嘛,都有许多的慈悲的故事,都以善良和学识而闻名。但,由于时间关系,今天,我只能简单地说说在十四世达赖喇嘛尊者做过的几件善事。尊者执政时,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大赦,释放了所有的囚犯,当时,西藏的监狱空了。尊者在亚东期间,经常与那些生活在偏远的牧人,农人交谈,了解普通人的普通愿望和困难。为了减轻百姓的负担,甚至在1952年,成立了一个改革委员会,藏语叫列居列空。主要讨论如何免去百姓的债务,赋税等。后来,由于中国军队的进入,除了解决一部分债务问题以外,改革委员会的很多想法,比如,为没有土地的人提供土地等,都无法实现了。

去年,尊者有一个胆结石手术,去医院的路上,看到一个印度人躺在路边,尊者马上让车停下来,亲自过问,那人说,他肚子疼得厉害,但是,因为没有钱看病,尊者让人立刻把他送进了医院。

有一次,才嘉先生对我说,他在汇报工作时,尊者突然站起来,他就不自主地停下了,看着尊者。“你继续讲,我在听”尊者说着,向电风扇走去,“啪”,关上了。其实,那个电风扇开得不是很大,但是有一点声音。

利益他人,是尊者生命的核心。在尊者的眼里,生命是没有等级之分的。这不是一句冠冕堂皇的话,你越是了解尊者,就在这方面的体会越深。著名评论家曹长青先生说过,当尊者跟你讲话的时候,就是把心掏出来给你看。

藏人是非常清楚他们的领袖的价值的。所以,他们称呼达赖喇嘛尊者为益西罗布,就是如意珍宝;称呼衮顿,就是一叫就到身边的意思,当然不是真的到了身边,而是尊者的大慈大悲的精神,陪伴他们度过生命中的黑暗岁月。当然,称呼最多的,还是嘉瓦仁波切,即至高无上的法王。

在藏人中,还有一些传说,就是生前能够见到达赖喇嘛尊者的面容,死亡来临的时候,不会有任何恐惧。你的灵魂不会迷失,会直接飞往善趣道,免受地狱之苦。所以,很多藏人,冒着生命危险,翻越雪山,前往印度朝拜赖喇嘛尊者,我想,这也是原因之一吧?

今天,我们能在这里有机会见到尊者,是我们每一个人的福报。希望我们也能从尊者的慈悲精神中,汲取养份,或者说,希望我们能从尊者的境界中受到启发,不再以恶还恶,而是以善报恶。像尊者,在祈祷的时候,甚至还包括中共领导人的名字,尽管这个政权亵渎了他半个世纪之久。

事实上,杀死暴徒,解决不了真正的问题。我们的目的不是以一个恶的政权来替代另一个恶的政权。中国是当代世界上为数不多的保留死刑的国家之一,但是,中国并没有因此,而减少犯罪率,西方,比如我们居住的加拿大,并没有因为废除死刑而增加犯罪率。

慈悲的影响,比任何刑法都更有效,它直接进入人的精神,从根本上,改变了一个人。流亡社会将近十四万人,几乎没有犯罪率,为什么?因为有尊者的慈悲的感召。

西藏有句颜语,不宽恕原谅你的敌人,是苦了自己。

2008年9月28日

文章来源:朱瑞博客2009年9月30日星期三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