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赖喇嘛

2010年藏历新年期间,达赖喇嘛尊者向来自世界各地的僧俗信众,讲授《佛陀本生故事》

文/摄影:朱瑞

作为法王的达赖喇嘛尊者,除了必须完成格鲁教派的显、密教法以外,还要学习其它教派的根本法。如:宁玛派的《大圆满》、噶举派的《大手印》、萨迦派的《萨迦道果》等。

在《我的国家我的子民》中,尊者曾总结自己的学习佛学体验:

“一個人智力的增長,相關於他靈性的發展。在我訓練的每一個階段,我都接受身心的淨化,以備接受更高深的教義。我在八歲時接受第一個灌頂,而且至今還能生動 地記起,記起它帶給我的安樣和快樂。在後來的每一個典禮上,我可以感觸到一直與之相聯系的靈性的經歷。我的宗教信念和信仰愈發深沉,在我的意念中,我遵循一條正確道路的信心也愈發堅定了。

“當我年近十五,並越發習慣於這一經歷時,我能夠感受到,在我的心中本能地滋長起來的對佛陀的感激之情。我也深深感激那些老師們,主要是把無價之寶的宗教交給西藏人;也感恩於那些翻譯並使之保存於我們的語言之中的西藏學者。我開始更少地想到自己,而更多地想到別人,而且因此覺醒了慈悲的意識。”

在现实生活中,尊者把甚深的佛教智慧,不仅回向藏人、喜马拉雅地区,还有全世界。

上师是我们了解佛理的桥梁。尊者在讲解心经时也谈到,“經典曾說藉由聽聞的力量才能分辨什麼是法?什麼是非法?什麼是暫時利益?什麼是究竟利益?什麼是所取或什麼是所斷?這不是天生所能了解的,必須藉由聽聞學習才能了知。”因此,尊者不辞辛劳地在世界各地,讲授佛学,讲解了:

《心经》
《三主要道》
《利他六度》
《入行论》
《四圣谛》
《密集金刚》
《时轮金刚》
《修次中篇》
《慈悲与空性》
《西藏人对死亡的看法》
《慈悲与个人》
……

尊者说:“佛是觀機而說法、因應當時因緣而說法。”因此, 尊者也总是用不同的方便,挖掘人性本来的光明。

比如,在波士顿讲解《利他六度》时,就运用深入浅出的方法,循循善诱,調伏人们精神中的负面情绪,使心靈得以上升。一环紧扣一环:

“由於轉生必然是無限的,所以每一個人,都像你今生之母一樣,與你有過母子關係。為了修行此種認知,你必須先有捨心(平等心)”

“因為我們之生無始,其數無量,所以我們今日之友,在過去並不一定永遠是友;我們今日之敵,在過去也並不一定永遠是敵。即使單以今生而論,有人早年曾是你的敵人,而後來成為你的朋友;也有人早年曾是你的朋友,而後來成為你的敵人。因此,一心以某人為敵,都是沒有意義的。”

“我們人有複雜的頭腦,因而在物質上獲得很大的進步。然若此外在的發展能有內在的發展之配合,則我們就能對物質善加利用,使我們在享受物質進步的同時,不會忘了人道的價值。”

而在讲授《慈悲与个人》时,尊者就采取直接而简便的方法:

“我不知道宇宙無盡的銀河和星球之中,是否還蘊藏著更深刻的意義,但是最起碼很明白的一點就是:我們住在地 球上的人類所面臨的課題,就是使我們自己過一個快樂的生活。因此,努力去發掘什麼才能為我們帶來最大程度的快樂,便成了相當重要的一件事。”

“從我個人有限的經驗裡,我發現最大程度的內心寧靜,來自於發展愛心和慈悲心。我們愈關心他人的快樂,就變得愈能感受到個人的安寧喜樂。培養一種對他人親切真誠的感情,能使我們自然而然地得到內心的平靜。這能幫助我們消除心中可能有的恐懼或是不安全感,而且 能賦與我們力量來處理任何面臨的難題。這是生命中最終極的成功來源。”

当尊者讲解《心经》时,是那样渊博地让听众纵观佛学中的各教派:应承、自续、唯实、经部和有部中,各位大师的学说,让我们看到,佛学宇宙中,繁星灿烂的天空。《心经》尽管字数不多,却是比较难以理解的。那是佛陀在二度转法轮时,讲给菩萨和天人的,需要有根器,方能了然。因此,尊者对空性进行了各方面的证明,如同讲解一道高深的数学难题,不是仅给你一种论证方法,而是从多方面、多角度的进行论证,最后得出一个解,使大家坚定空性的道理。尤其例举那兰陀的大智者龙树菩萨的学说时,那样娴熟,如同出自自己的精神,是自己多年修习的结晶:

“佛教四派論師(有部、經部、唯識、中觀)中,主張法無我的唯識宗,認為緣起而有真實、有自性。中觀論師認為所謂緣起是依賴他力、觀待而有,故不觀待的自性是不存在的。因為緣起,所以沒有自性,正因為緣起而更應主張無自性。”

“龍樹菩薩《中論》上說,善巧的中觀論師所主張的性空道理,不是尋找假義不得而有性空,而是因為緣起依賴他力而 有無自性(性空)。”

如同导师佛释迦牟尼一样,十四世达赖喇嘛尊者的教授方法,常常随着学生的根器不同,而随时变换,使不同的人们 ,都能领受佛法的甘露。

当初 ,蒙古土默特王给予索南嘉措“达赖喇嘛”,这个尊号之时,可以想像,一定是被上师那无边无际的智慧所折服。这是对尊者的学识,最为形象的比喻! 的确,不是一世就能抵达的境界。

文章来源:朱瑞博客2010年8月28日星期六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