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辛云

(参与2016年6月7日讯)

参与获悉,2016年6月6日,709大抓捕的代理律师和家属到天津市检察院第二分院声援被关押的维权律师和公民,却被天津警察抓到挂甲寺派出所。对此,更多维权律师和公民到天津声援这些被抓的代理律师和家属。

6日早上,709大抓捕的家属李和平太太、翟岩民太太、王全璋太太三人到天津市检察院二分院门口用水桶秀抗议,红色的水桶上书“和平我支持你”“全璋我爱你我等你”等字。同时,李和平律师的辩护人蔡瑛,王宇律师的辩护人文东海,刘四新的辩护人王磊、翟岩民的辩护人纪中久等律师也到达天津检察院第二分院,要求检方对天津市公安局违法侦察709案件,剥夺律师辩护权等进行法律监督。

10时许,这些家属和代理律师却被国保和警察包围。王全璋的太太李文足发出信息说:“这是709家属发布的今夏最潮水桶手提包,秀场:天津市检察院二分院和天津市二中院门口。请大家紧急转发!!”“我们被国宝包围了,如果被抓,请声援!”

中午11时45分,王峭岭(李和平妻子),李文足(王全璋妻子)、刘二敏(翟岩民妻子)被口头传唤带到挂甲寺派出所,樊丽丽(戈平妻子)遭警察拦截被送回家。而文东海、王磊、蔡瑛、纪中久四位律师从检察院里被强制盘查,遭警察强行推出来直接推到车上带至天津市公安局河西分局挂甲寺派出所。

蔡瑛律师发出《关于蔡瑛、文东海、王磊、纪中久四位律师被天津警方围捕并限制人身自由的情况通报》:

上述四位律师分别系709被抓捕律师和公民李和平、王宇、刘四新、翟岩民的辩护人。虽然之前有天津警方李斌口头违法解除律师的辩护权,但家属和辩护人始终未收到被关押人员要求解除的相关材料。家属和律师,尤其是家属坚决不接受此种“秘密”的解除行为。

今日,2016年6月6日,距离李和平、王宇律师等人被抓捕已近一年,四位律师决定前往分管该案的天津市检察院第二分院,提交新的委托和辩护手续,询问案件进度;同时反映该案侦查机关之前存在的一些违法行为,请检察机关依法监督和纠正。

上午十一时五十分左右,四位律师走出检察院,突然遭到大批警察、治安巡防员和便衣的围捕,没有任何理由和手续,先后被双手反剪控制在警车,我试图离开,但快步行走不到一百多米就被数人抓住。之后被一车带往河西分局挂甲寺派出所。

现律师们均被分别关押,专人看守,暂未安排午饭,肚子很饿。更令人担忧的是被传唤的家属们,警方肯定对她们勇敢的“水桶秀”行为非常恼火,境况堪忧,尤其是跟随而来的摄影师,也被传唤抓捕。请大家关注。

文东海律师发出信息说:“家属和律师都被天津市公安局带走,家属被口头传唤,律师被强制盘查,我和王磊、蔡瑛、纪中久被带到河西区公安分局挂甲寺派出所,家属不清楚。”

文东海律师还表示:“我作为王宇的辩护律师,没有能够见到王宇,甚至被非法解聘,我此刻甚至被作为犯罪嫌疑人被一个人留置在讯问室,专门有一个姓高的协警(警号HX0476)在监视着我,我问他话也不回答我,独自顾着自己在玩游戏和微信,这就是中国的人权,一个律师的人权尚且得不到保障,又何奢谈普通公民的人权!”

王磊律师从天津挂甲寺派出所发出信息说:“2016年6月6日上午,四位律师是去天津检察院二分院了解案件是否移送起诉,递交辩护手续,并控告天津市公安局违法办案,剥夺律师辩护权、会见权以及了解案情权等问题。律师在天津二分院了解了案件进展,递交了书面控告材料,走出来后遭警察强制口头传唤。在二分院控告接待处,律师反映情况期间,有便装挎包男从接待台内侧的半掩的门口偷偷对着律师拍照,被发现后律师提出抗议,便衣男从后院溜走。杨姓检察官说是他们的工作人员。自称杨姓暴姓两位检察官负责接待,接待室墙上悬挂最高检察院颁发的文明检察院匾额。律师正当履行职务,当事人家属正当反映诉求,走出检察院却遭强制口头传唤。现在一人一个房间由一个警察看守。”

舒向新律师的妻子刘秀芹发出信息说:“蔡瑛、文东海律师被隔离询问709辩护律师蔡瑛、文东海、王磊、纪中久等人今日中午十二时左右被天津警方从检察院第二分院门口强行带至挂甲寺看守所隔离关押,直至下午两时左右才安排午餐盒饭,后又被要求接受询问。询问蔡瑛律师的赫姓和郑姓警员恐吓称”不配合询问就要开手续进行讯问“。询问内容主要是要求律师承认和指控709家属扰乱公共秩序。蔡瑛律师拒绝配合,双方僵持近三小时,警察出门休息,打开门后,蔡瑛听到隔壁传来文东海律师义正言辞的斥责声。”

戈平的妻子樊丽丽被送回家后获得自由,她在中午12点半左右发出信息呼吁大家关注:“我已平安,我因堵车去的晚了,到了约定的地方没有找到他们,打电话一直不接,20分钟左右就接到国保电话要我马上回家,我开车绕到二分院门口,两个国保就拦住我的车,车上有老人和孩子,又强行让我们回家了。”

勾洪国的另一位辩护律师卢廷阁律师赶到挂甲寺派出所,交涉代理律师被抓。卢廷阁律师在下午三点多发出信息说:“刚续了网费。我到派出所后,询问一年轻前台男警,他承认人在这里,问我是否认识他们,我一一说出他们的各字,又问了我的情况,并做了记录,然后向里面传达。过了一会,出来一位姓郭的警察,又问了一遍我的情况,还记下我的姓名,电话,身份证号,及律所名称。他向我介绍说,人是在12点左右抓来的,涉嫌扰乱公共秩序,现正在调查讯问。我问多久能放人?他说:不好说,正在调查。我说:那我就在等着,有何进展,请告诉我,他们都是我的好友,家属不在,我要对他们负责。然后郭答应后就进去了。我现在还在等,期间不时有多名警察进出,是否有分局、市局的人来?有这可能。”

下午四点半,卢廷阁律师发出信息说:“刚刚,因去厕,进办公区,下楼时看到了李文足,一闪而过,从一房间转到另一房间,就在一楼。她可能没注意到我,未被约束。”随后,卢廷阁律师说:“去厕前,郭出来把我约到门外,动员我离开,说不用等,有情况会通知家属的。我说,他们人都是外地的,家属更是都不在,只有我在,他们的家属、单位、同事等还等着我通报案情进展呢?我在这儿好联络,不能走。最后我问他你是否所领导?他说不是,指着在大门站的一个警察说,他是领导,那人脸色严肃,指着郭说,把手拿下来!哪有背着手给人说话的?你应给人家跪下!我大惊!后笑,说没关系,不过我们的确是纳税人。下面的话没说:是我们在养着你们!……一个小插曲。”

晚上六点半左右,卢廷阁律师又发出信息说:“刚去厕,被警察跟着。碰到蔡律也入厕,便衣警察也跟着。我们说了几句话,他说手机被收走,还被拍照,要讨说法。人没事,还背着包,后被一个老警察带到前台后面的办公室。”

戈平的妻子樊丽丽在晚上六点透露:“请大家赶紧拨打电话声援峭岭姐她们,两个孩子还在酒店,照顾的阿姨好像都没有手机,马上就天黑了,孩子们看不到妈妈该怎么办。”关注此事进展的舒向新律师的妻子刘秀芹在晚上七点透露:“17:00点前蔡瑛律师手机能使用,现在打他手机处于关机壮态,请关注。”

晚上,程海,梁小军、李昱函、黄汉中、吕洲宾等律师从北京赶往天津,声援被抓代理律师。程海律师发出信息说:“我们半小时前到达挂甲寺派出所。去超市买了点水和吃的,和前期到达的卢律师等简单交流就进入派出所。我首先递上所函和李文足的委托书出示律师证要求会见,警察290564把手续拿进去请示后说现不能会见,我问理由,说领导说的。我已向110督察投诉,正在了解协调中。李翌函律师要上厕所,被这警察强行拉出,手被拉出大块红印,以已投诉110.”

梁小军律师在6月7日凌晨两点多发出信息说:“天津河西区挂甲寺派出所,第一次和李昱函律师现场维权,见识了她特别能战斗的精神。为争取使用派出所卫生间的权利,和警察展开激烈辩论。最终他们还是没有让用,走了二里地找到一个公共厕所。我的感觉是,天津的公厕真脏啊!”“天津河西区挂甲寺派出所办事大厅,我们在守候。想到在里面,律师和律师的亲属们深夜还在接受询问,不得休息,我们更要打起精神。左起:李昱函、吕洲宾、本人、程海、卢庭阁、黄汉中。”

有维权人士在凌晨两点44分透露:“刚联系上李律师,目前的情况是当事人还没有释放,律师出示代理手续见当事人不被批准,投诉没有处理,李律师手被捏紅的事情投诉110督查没有处理,没有出警,派出所不跟律师沟通,律师们仍然坚守在派出所接待大厅等待。”

凌晨三点左右,文东海和蔡瑛律师被长沙司法局人员带走。梁小军律师:“文东海和蔡瑛律师刚刚在长沙司法局来人的陪同下离开。其他人还没有出来。我们继续守候。”

关注此事的维权律师冯延强表示:“这不是巧合,而是必然!此时此刻,四名中国辩护人目前仍被囚禁在天津市公安局河西分局挂甲寺派出所,他们分别是蔡瑛律师(709大抓捕中李和平律师的辩护人);文东海律师(709大抓捕中王宇律师的辩护人);王磊(709大抓捕中刘四新的辩护人;)纪中久(709大抓捕中勾洪国的辩护人)。他们是在天津市第二检察院履行辩护职责时遭到警方抓捕,理由是涉嫌扰乱社会秩序。中国有个成语,解甲归田,意思是从战场上回来的将士卸掉盔甲,回归农田。挂甲寺中的甲,也是盔甲,把盔甲挂起来,也是告别杀戮。可就在这个寓意之地,警察再次对辩护律师实施了抓捕。法治的颜面何存?和平之路在何方?外长王毅刚刚怒斥”傲慢和偏见“的记者,吴良述律师便被法院扒出了底裤。今日天津又对律师架起了屠刀。天津,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神马都挡不住普世价值和客观规律。天津,什么事你都能兜得住?卢廷阁、吕洲宾、程海、梁小军、黄汉中、李昱函等律师和公民朋友已经赶到挂甲寺派出所等待今日被抓捕的律师,还有更多的律师和同仁准备启程。风雨中我们一起抱紧自由!”

对于天津当局抓捕代理律师和家属,维权人士和律师呼吁大家到天津声援:“【请转发:天津告急!到天津去!】709被捕律师及其他维权公民的辩护律师和家属6雪6日被天津公安抓了,到现在12多个小时过去了还没有放人!律师同行们,公民们,到天津去!”

对于家属用水桶秀抗议,刘士辉律师表示:“靓过香奈儿,不输LV 今年欧美最流行的女士桶包已经在”人权好五倍“的”世界最大民主国家“的天津市检察院二分院、天津市二中院门前闪亮登场,震撼发布。此桶包色泽艳丽夺目,象征热烈纯洁的爱情,上书包主自撰的爱情箴言,表达对分别已久爱人的深切思恋。此包款式新潮,可背可举可拎,亦可内装送给夫君的精美礼物。天津发布会上,倾情出演的模特是瘆世墙国举世瞩目”709“案件主角的美丽家眷们。”

戈平妻子樊丽丽:没有妈妈陪伴的夜好黑

善儿玩的很开心,把沙发上的靠垫全扳倒一字排开,他开心因为有我这个妈妈陪在身边。想到这儿心里好难过,小佳美和小泉泉在哪儿?有没有饿肚子?这么黑的夜该怎么渡过?

孩子们已经近一年没有看到爸爸了,现在妈妈也被带走了,他们幼小的心灵怎能经受起这样的摧残。

小佳美曾经很认真的跟我说:“阿姨,我长大要做律师,把坏人赶跑”。小泉泉磕破下巴,缝了十针,却还像个小大人似的安慰妈妈,“妈妈,我一点也不疼”。

稚嫩的像花一样的孩子,呵护她们是我们每个人的责任,请收起罪恶的双手,把孩子们的妈妈还回来。

709家属樊丽丽

谢燕益律师妻子原珊珊:“709大抓捕”孩子们的无眠夜

刚刚把孩子从怀中第七次的放下,这次她真的是睡着了,我可以陪她入睡,可我怎能睡的着,李和平的女儿,王全章的儿子两个年幼的孩子还没有睡,他们会不会大嚷大叫,会不会情绪失控,会不会哭到天亮,会不会……我就是袋鼠妈妈,到我的口袋中入睡吧,我的孩子,这里虽然没有你熟知的味道,这里虽然没有你习惯的体温,但这个口袋可以真实的遮风挡雨。

在709大抓捕后,我们这些妈妈都已是孩子们共有的妈妈,今天袋鼠妈妈告诉你们妈妈们带着你们的爱去找爸爸了,想告诉爸爸我们有多爱他们,但是在路上经常有怪兽不但知法犯法还执法犯法,妈妈们用正义的法棒与恶兽抗争,我们一起等待天亮。恶兽非法抓走爸爸快一年了,一直监控家属、跟踪家属、威胁家属、不让家属发声,让家属劝导他们认罪等等这些不耻的做法有悖依法治国,它们在撕自己的脸皮,颠覆自己的奶酪。今天妈妈们用红桶表达对爸爸们的思念也被抓走,恶兽真的不会想爸爸妈妈都不在孩子身边,孩子怎么办,但恶兽应该想它的下一代不是恶兽怎么办,爸爸妈妈今天争取的权力也有恶兽下一代的份额。孩子我们不愤怒,我们要坚守,因为我们心中有满满的爱。

我们来大声的呼喊爸爸妈妈我爱你!

爸爸妈妈我们支持你们!

709家属原珊珊(谢燕益律师妻子)

2016、6、6夜

王全秀:到底怎么了?!——惊闻709家属和律师们被警察控制!

上周四是母亲七十岁生日。在我的家乡,老人七十岁生日,儿女们是一定要去祝寿的,无论饭局大小。老人享受的是儿孙聚在一起,简单地吃顿饭,说说家常,唠唠里短。而今,我的弟弟王全璋律师被“颠覆国家政权”,关押整整十一个月了,不用说陪母亲过生日,我们连个电话也不能打,听听声音也成为无法满足的奢望。母亲怀着对儿子无比的牵挂和苦痛,默默地度过了她的七十大寿,这对一个本应当享受天伦之乐的母亲来说是何等的残忍!

今天,惊闻弟妹李文足和其他709家属、辩护律师被天津市河西区挂甲寺派出所警察带走,至今没有恢复自由,原因为何?几个弱女子去寻找丈夫,何罪之有?她们还有三到六岁的孩子们在家等妈妈。十一个月不能见爸爸,难道连见妈妈的权利也要被剥夺?没有任何法律手续就把人抓走,想抓谁就抓谁!到底还讲不讲法?!法治国家的依法治国就是这样子吗?极权流氓们,你们受了谁的指使,如此胆大妄为!如此贱踏法律的尊严!

谁能告诉我,这到底怎么了?!我们还有没有活路?!

709被捕律师王全璋姐姐王全秀

2016年6月6日

天津市公安局河西分局挂甲寺派出所(电话:022-28333992 地址:中国天津市河西区利民道麦格理晨星园3号楼1)

天津市“610办公室”:

王建松18653448955

张忠田18605346838

周少国18653469255

河西分局地址:河西区黄埔南路7号(近原银河广场),邮编:300201

河西分局电话:022-23394890

地址:解放南路297号邮政编码:300202

局长接访站电话:28345950,刑侦局27377002.

河西分局预审支队:28382253转309

河西分局预审科:高某某,电话:13821552926;冯某某,电话:13821669179

公安河西分局

副局长王某15822699805

办案警察武颢嵩的手机号13821182725

河西分局预审科:

高某某,电话:13821552926;

冯某某,电话:13821669179

冯新民13803037889 河西政委

挂甲寺派出所:

副所长:吕占东,警长:张默。

东楼派出所:

电话:022-28304414,地址:天津市河西区晨星园9号楼

片警王金柱,电话:022-89563089

警长郭强,电话:13323370099

警察武颢嵩:13821182725,杨剑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