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琴南老师代为宣读。]

57年的今天,联合国大会1948年12月10日第217A(III)号决议通过并颁布了《世界人权宣言》,设立了人权委员会,并将今后每年的这一天确定为国际人权日。它向全世界宣布:“对于人人固有的尊严及其平等不移权利的承认,确是世界自由、正义与和平的基础。”“人人生而自由,在尊严和权利上一律平等。他们赋有理性和良心,并应以兄弟关系的精神相对待。”“人人有权享有生命、自由和人生安全。”

更早在216年前的巴黎,法国大革命胜利后所发表的《人权宣言》明确宣布:“人人生而自由平等,任何政治结合的目的都在于保存人的自由、财产、安全和反抗压迫。不知人权、忽视人权或蔑视人权,是人民不幸和政治腐败的唯一原因。”

今天,在世界各国人民争取人权的不懈努力下,终使国际社会普遍关注人权、尊重人权,并使“享有人权、保障人权”成为任何极权统治集团都不得不承认的普世价值。中共当局的进步更是快得惊人──两年前才终于宣布“人权入宪”,今年11月17日唐家璇国务委员就庄严地向全世界宣布“中国人权最好”了。当然,家璇话音未定,人权NGO的赵昕当日就头破血流、骨折腿断,实在是“灰色幽默”了一回。菁英荟萃的四川草堂读书会能够举办这个“国际人权日”演讲暨诗歌朗颂会,也实在是中国人权事业的一件盛事!

在座的朋友多是饱读诗书的独立思想者,都清楚知道我们所追求的现代宪政民主制度,其根本的基础磐石就在于“天赋人权”──换成法律文字来表述,即“个人权利、个人自由、个人生命、个人尊严神圣不受侵犯,人人生而平等”。正是在这一根本原则的基础上,为了确保某个或某些人“充分享有人权”而又不得侵犯任何其他个人的“天赋人权”,现代宪政民主主义者都认同了“法治下的自由”的观念,或曰“宪法下的消极自由”。今天我所希望和诸君分享的,正是“人权”观念的来源,及其与神权、主权之间的关系。

我们知道,虽然在不同民族各个宗教各种文化里都能够找到一些“人权”观念的因子,但是诚实地说,我们不能不同意马克思.韦伯等人的观点:自由民主政体首先在西方的确立,“天赋人权”观念发轫于基督教文明圈,都是和“新教伦理”大有关系的。而所谓“新教”,其实就是马丁.路德起首的宗教改革运动后,重新得到恢复和确立的基督教原教旨主义──一切回到圣经基本教义,人人生而自由平等,都是上帝的子民,都可以直接和神交通。从《圣经》中,我们从头至尾都可以查考到如下理念:

1、神权是至高无上、自在永在的,上帝有创造、喂养、保守、带领、鞭挞、惩罚、救赎、医治、慈爱、宽恕的权利,一切权柄出自独一真神;

2、人是上帝照着自己的形象、自己的样式创造并喜悦的,《创世记》二章七节记载:“耶和华神用地上的尘土造人,将生气吹在他鼻孔里,他就成了有灵的活人,名叫亚当。”“神看着一切所造的都甚好,神就赐福给他们”,“要生养众多,遍满地面,治理这地”;

3、“流你们血、害你们命的,无论是兽是人,我必讨他的罪,就是向各人的弟兄也是如此。凡流人血的,他的血也必被人所流,因为神造人,是照自己的形象造的。”(《创世记》九章六节)确立了生命的神圣性,即便是亚当的长子该隐因为嫉妒杀了他兄弟亚伯,神虽然惩罚了他,却依然保全了他的生命;

4、亚当、夏娃因为受了撒旦的诱惑,违背神的命令吃了善恶树上的果子,悖逆了创造之神犯下了原罪,同时也把善与恶的因子种在了人的心板上,代代传承下来。因此,人生而兼具神性、人性与兽性、罪性,人必须通过悔改信靠主耶稣基督,才能得到救赎与医治;

5、凡世人都是神的儿女,在神目前都是弟兄姊妹,都是生而自由平等、赋有人格尊严的,任何人也无权藐夺他人的生命、自由、人格尊严并追求真理、自由、权利的平等地位!“凡自高的,必降为卑”。

由此我们清晰地认识到,只有那独一无二的真神,那自在永在、无所不在的创造之神,才是至高无上的权柄之神!凡世人都是他的儿女子民,都是生而自由平等的,都是既蒙神所祝福、又充满了人的罪性与局限性的受造者。凡人及人所造出的一切“神佛鬼”、“救世主”、“大救星”、“红太阳”,最终都必然败坏──正象我们看到共产主义的四个所谓“大救星红太阳”:斯大林、毛泽东、金日成、卡斯特罗,败坏得如此之快一样。越是疯狂,越是“人定胜天”,越是“毁天灭地”,越是败坏得快!君不见尼采狂嚣“上帝死了”,上帝生死谁也不敢妄言,但是尼采这疯子确实最后真的疯癫而死,倒是我们众所周知的!更加奇怪的是,就这么一个疯子的臆想妄言,在中国大陆还一版再版,热销得很,甚至时髦到“未读尼采不敢称知识分子”的地步。我们中国人对于“疯汉子疯婆子”的无限热爱,还真是中国特色的一大国粹呢!

正是确立了神权的至高无上,为神照着自己形象和样式所造的人的“人权”的“天赋性”、“神圣不可侵犯性”,才得以能够建立起来!我们不再是一些没有来由的“猴崽子猿宝宝”,更不是一些只讲“丛林法则”、弱肉强食的“凶猛动物”!神照着自己的形象造了我们,又把生气吹在我们的鼻孔里,让我们“成了有灵的活人”,我们的生命本生就具有了神性,神圣不可侵犯!而人权,即“个人权利、个人自由、个人生命、个人尊严神圣不受侵犯,人人生而平等”,“对于人人固有的尊严及其平等不移权利的承认”,确是成了“世界自由、正义与和平的基础。”所以,正因为“神权至高无上”,为神所喜爱和赐福的“人权”才具备了其神圣不可侵犯的“天赋性”,并成为了发轫于基督教文明圈的现代宪政民主制度的立石之基本──“个人权利、个人自由、个人生命、个人尊严神圣不受侵犯!”“人人生而自由平等,任何政治结合的目的都在于保存人的自由、财产、安全和反抗压迫。不知人权、忽视人权或蔑视人权,是人民不幸和政治腐败的唯一原因”!

由于人类的生养衍传和遍布全地,在漫长孤独的生存发展过程中,在时空隔离的繁衍传承过程中,逐渐形成了一些独具特色的聚居部落,逐渐形成了一些丰富多样的部落特性,并随着人类技术的不断发展而碰撞、交融、衍生、流布,在不同的历史阶段、不同的地理区域,又形成了许多我们人为地称之为“民族”的社会共同体,而这些“民族”社会共同体实际上也是在不断地“生生灭灭”,不断地碰撞、不断地交流、不断地发展、不断地融和的。学习过人类学、民族学的朋友们都知道,“民族”这东西,其实就是人类自己为了种种政治、宗教、利益、意识形态的需要,不断编造、命名出来的。远的不说,君不见中国的“回族”,就是因为各个不同“民族”的个体,因为信仰了伊斯兰教而逐渐聚集聚居,最后形成了一个新的“民族”──回族。同样,所谓“美利坚民族”、所谓“中华民族”,如此等等,莫不如是形成的。

正是在这样的“民族”社会共同体基础上,逐渐形成了所谓的“民族国家”,读过《国家的起源》的朋友都应该了解。本来“民族”也好,“民族国家”也好,自然非自然的形成、发展和演化,也有它的合理性,在不同的历史时期也发挥了一定的积极作用。但是,任何事情都是一样,物极必反,物反常必为妖。经过长期的宣传和强化,人类自己创造出来的所谓“民族”和“民族国家”的概念,已经被人类出于种种动机和目的,有意无意地推上了极端,变成了“民族利益至上”、“国家利益至上”,超越了真正“至上”和必须“至上”的神权和人权,成为了种种所谓“集体主义”、“极权主义”、“种族主义”、“血统主义”、“人种主义”、“专制主义”信奉者的灵丹妙药,成为了古今中外独夫民贼的保命金丹和避难会所,甚至也成为了被迫害、被凌辱、被剥夺“天赋人权”的劳苦大众理所当然、不假思索信奉的“绝对真理”了!大家想想看,今日世界,谁敢对所谓的“民族主义”、“爱国主义”提出半个不字?!红色愤青、白色愤青们天天狂喊呐叫的,不就是所谓的“民族利益至上”、“国家利益至上”吗?!结果呢,所谓“主权”超越了“神权”和“人权”,所谓“主权至上”超越了“神权至上”和“天赋人权”,不仅仅“多少罪恶假汝而行”,甚至也成为了绝大多数深受其害的公民个体所深信不疑的“绝对真理”!君不见党中央国务院天天在敦敦教导我们──中华民族文化特殊,中国国情特殊,自由民主制度不适合中国国情,稳定压倒一切,生存权大于人权,国家利益至上,如此等等,不一而足。包括在座的一些民间菁英,不也是半信半疑,甚至信以为真了吗?!

公民们,菁英们,美国著名的大思想家加尔布雷斯曾经极为深刻地指出:“统治这个世界的,只不过是极为可怜的一小点智慧!”

自工业革命以来300年,人类社会呈现出超常规、加速度发展的大趋势,科学技术的大飞跃和知识信息的大爆炸,已经把偌大的世界变成了一个小小的地球村!信息瞬息即至,空间轻快跨越,全世界都呈现出一种极为深刻而不可逆转的全球化、民主化、自由化大趋势!中国人只讲“经济全球化”,其实,全球化的,岂止是经济而已?!人类生存发展的方方面面,举凡政治、经济、宗教、文化、社会、思想、科学技术,无一不在全球化的大潮席卷之下!这倒正应了中国文化中“天下本一家,四海皆兄弟”的“天下观”,和“人类和平,世界大同”的“大同观”。其实,不论是从宗教的“创世说”还是从人类学、基因学的人类起源说开讲,人类都是共有同一个祖先,或叫“亚当”或叫“非洲南猿”!而地球村上不管白人、黑人、黄种人,不管“黑眼睛”、“蓝眼睛”、“红眼睛”,都有弟兄姊妹情,都是天下一家亲!

最最重要的是,人类历史上史无前例的是──人类已经前所未有地、第一次掌握了足以毁灭地球村生物圈成万上亿次的恐怖武器和物质力量!用一个四川歇后语来形容,那就是:“三岁大的孩子耍七斤半的烟杆──找死!”如果我们每个人还是不能够意识到这一前所未有的残酷现实,如果我们每个人还是不能够重新理顺神权、人权与主权之间的关系,如果我们每个人还是抱持着什么“国家利益至上”、“丛林法则、弱肉强食”的所谓“绝对真理”不放,那么,为了所谓的“集体利益”、“民族利益”、“国家利益”,“国攻国,民攻民”真是不可避免,狂悖蒙昧、生命有限、智性有限的人类,最终面对的必然是:“恐龙灭绝恐龙,人类毁灭人类”的复活节岛般的怪诞命运!

我亲爱的弟兄姐妹,我始终有一个痴心不改的自由大同梦想:“人类永久和平,地球自由大同!”让我们重新理清创造之神与神的儿女的关系,重新理顺神权、人权与主权的秩序,重新认识自己的罪性和有限性,重新悔改回归神真理的道,重返神和美慈爱的伊甸园吧,阿门!

(于成都军区八一骨科医院)

文章来源:民主论坛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