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17日,是赵紫阳先生逝世一周年纪念日,国家领导人没有说话,但并不是说他们无话可讲。2005年11月,尘封了十六年之久的胡耀邦迎来了90周年诞辰,他们不是说话了吗,不过是晚说了十六年而已。现在,赵紫阳忌日,他们不说话,或许是等到十六年以后再说。但问题是,十六年后,他们还是国家领导人吗?还有机会轮到他们讲话吗?

2005年的1月17日,我是在成都双流机场返京前通过手机短信得到紫阳老人病逝的消息的,经多个电话证实,当时的新浪和搜狐网都在第一时间转发了新华社的即时消息。回京后,手机里陆续传来的都是纪念紫阳的消息,有“紫阳今晨京城抱憾而去”,有“赵家已经开放,请前往悼念”,有“送紫阳,您终于自由了!八九一代敬挽”,有“送紫阳:大义凛然,沧桑不渝!八九一代敬挽”,有“请各位明早(1月29日)八点半于八宝山地铁集中,共同致送”……

紫阳去世后,本以为当年的中办主任温家宝去送行,可29日我在现场却没有发现有在职领导人送的花圈,送花圈的都是退休的离职的前领导人,最高职务也不过是委员长。当然,我还没有发现有当年的中央委员、总理秘书鲍彤先生送的花圈。送花圈确实是一道难题,一方面个人送花圈“禁入”,另一方面有条件送花圈的却没去送。鲍彤先生不但有强烈的向紫阳先生最后三鞠躬的要求,还有送花圈的要求,可是遗憾的是他和我们普通人一样,这些良好的愿望都不能实现。或许,那些下“禁令”的人们,自己内心也想送但不敢。

前不久,曾经担任过上海市长的汪道涵病逝,新闻媒体高调报道,中央电视台也在新闻联播里播出遗体告别仪式。我觉得这个仪式消息上新闻联播不在于汪道涵这个人有多重要,而是到底有哪些领导人出席仪式,比如江泽民、曾庆红出席仪式,一个是仅此于胡总书记的前中共总书记,是个大人物,另一个是现任政治局常委。而汪道涵本人,党内地位并不高,从来没有当过上海的一把手,而且依据目前中共最大的一条衡量高官的标准,汪道涵从没进入过中央委员会,就不符合这一标准。一个省部级高官,必须是中央委员,或中央候补委员。省部级高官中,其党政一把手基本上都是中央委员或候补委员,汪道涵出任上海市长时前有胡立教和陈国栋,他才是第三号人物,不是中央委员也很正常。

赵紫阳不一样,早在1973年中共十大时就是中央委员,鲍彤先生也在1987年中共十三大时就是中央委员,而汪道涵被挡在中央委员会之外,则说明他从来没有进入过中国的政治核心区,还谈什么他的历史贡献呢?所以,新闻媒体总是以为热炒所谓的“名人效应”,而真正的名人莫过于去世一周年的赵紫阳和健在的老人鲍彤,无耻而没有主见的媒体却敬而远之了。不过,话说回来,假如当年汪道涵能够突破“禁区”到台湾进行“统战”,达成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中华民国联合为“一个中国”的共识——台湾的辜老先生不是主动来大陆接受“统战”了吗,则说明汪老先生有远见有能力,可惜辜能来大陆,汪不能赴台湾,可见两人的政治地位不一样啊,汪老的遗憾肯定比辜老的遗憾更多,更难言啊。

现在,不谈赵紫阳,也不谈汪道涵了,只谈仍在北京被软禁的鲍彤先生。鲍彤先生曾任中共中央政治体制改革研究室主任,中共十三届中央委员。2005年1月29日,赵紫阳遗体火化前,鲍彤先生被匆匆安排在凌晨赶到北京医院向紫阳老人三鞠躬,甚至连拍照都横加阻挡,十六年只见一面,就那么不容易啊。

鲍彤先生,浙江海宁人,生于1932年,按中国人的惯例算法今年有75岁了。可这位老人如今却无法得到充分的自由,“电话也不通”,但由于互联网络的出现,并不影响他在赵紫阳逝世一周年之际公开发表文章“我有話説”:

“不是赵紫阳要求别人纪念他,也不仅仅是六四的受难者要求纪念赵紫阳。是渴望走上民主和法制轨道的中国人民要求纪念赵紫阳。”推动中国转上民主和法制的轨道,和纪念赵紫阳,其实是一回事。这是赵紫阳最后的主张,也是他留给他的同胞和他的国家的遗嘱。“半个世纪以来,中国困处在一种综合并发症之中。无论当年的全面专政还是今天的全面腐败,症状虽有演变,病根始终是一个,都是一党专制的恶性症候。不建立民主制度,中国现在面临的一切重大而严峻的社会问题,从农村到城市,统统不可能解决,经济危机和社会危机是不可避免的,想长治久安是办不到的。”中国当局应该总结自己极其丰富的统治经验。真想淡化民众对赵的思念,真正有效的办法是保障民权。我想当前至少应该做三件事:保证弱势群体的权益,保障全社会的言论自由,兑现港人治港的支票。

否则的话,民主和法制的诉求大概是不会消失的,同样,对赵紫阳的纪念,大概也是压不住的。“

鲍彤先生的话很实在,也很有力量,虽然他不一定能够看到中国全面走上民主和法治轨道这一天,但他肯定坚信自己的这个信念,中国若没有民主政体,不建立民主制度,中国想长治久安是办不到的。这不是美好愿望,而是历史发展规律,时代大潮,谁也不能阻挡的。

在中国,像鲍彤这样坚守如此信念的人为数不少,谁也不要以为别人都蒙在鼓里,只有掌权者才最聪明最明白。“皇帝的新装”无论发生了多少次,最后总有说真话的人出现。据我所了解,鲍彤先生早年是共产党员,而且是中共执政时的1949年加入中共的老党员(按照党的规定1949年10月1日前参加革命的享受离休干部待遇,医疗费全额报销,不知如今鲍彤先生是否被剥夺了这一基本待遇),1949年以后任上海南洋中学党支部委员、学生会主席,中共华东局组织部干部处干事,1954年后任中共中央组织部干部二处干事,研究室研究员、副组长、副主任。1966年下放五七干校劳动。1975年任江苏省南京市栖霞山化肥厂建设指挥部外事组负责人。1977年任全国科学大会筹备办公室简报组副组长。1978年任国家科委办公室负责人、副主任,政策研究室副主任。1980年后(中国政治形势最好的时代)任国务院总理秘书,兼国家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副主任、党组副书记。1987年至1989年兼任中共中央政治体制改革研究室主任。1987年在中共第十三次全国代表大会上当选为中央委员。1989年被指“春夏之交参与在北京发生的政治动乱”,被解除一切职务(见中共中央党史出版社《历届中共中央委员人名词典(1921-1987)》)。

鲍彤早年参加革命工作,做了很多对国家、对民族有益的工作,但是他最大的贡献不是既往,而是现在,他坚守民主自由的理念,他对真理的探求,他的勇气……现在可以说,1989年以后鲍彤被关进监牢,莫不是那些恨赵紫阳恨得要死的人落井下石的结果。鲍彤先生是无辜的,却在出了监狱也得不到充分的自由,电话时常被掐断,不能出现在赵紫阳的遗体告别仪式上,等等,用中共的逻辑说,鲍彤不过是“跟错了人”,“站错了队伍”,但他毕竟是中共自己的同志,难道赵紫阳犯了错误,鲍彤也跟着犯错误?难道中共从来都不犯错误,从来都永远是伟大光荣正确?

看了如上鲍彤的简历,我还联想到当年有一些身居要职或说话一言九鼎的老头子对鲍彤的仇恨,其中鲍彤先生当年出入中南海穿着牛仔裤“赶时髦”就成为他们攻击的理由,说什么“穿牛仔裤,成何体统”,说这话的老人真是可怜啊,鲍彤先生穿什么衣服,你们在赵紫阳先生当总书记的时候怎么不说啊,当时你们怎么就没胆量了呢,就宽容了他的多元化了呢?后来赵紫阳下台了,你们幸灾乐祸,不但不放过赵紫阳,就连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秘书也不放过,这不是落井下石又是什么呢?都说中国人伟大,可看这些中国人哪有伟大的胸襟和伟大的常识啊,鲍彤先生何罪之有?

我们常说,生命有涯,自由无价,其实最重要的就是后面半句“自由无价”。生命诚可贵,自由价更高。眼下,我们只能无奈地说“俱往矣,数风流人物”。真正的风流人物不是毛泽东,而是赵紫阳。紫阳先生是1989年被软禁的级别最高的重要人物,而鲍彤也是被关押级别最高的中共官员(中央委员)。现在,赵紫阳“终于自由了”(其女儿语),而75岁的老人鲍彤,以及在那个时代蒙受冤屈的知名和不知名的更多人,还不能享有充分的自由,还不能享有公民的正当权利,这难道不是时代的悲哀吗?今天,也就是赵紫阳忌日之际,但愿更多的人关注那段历史,更关注眼前活着的人们,默默为那些逝去的和活着的人祝福……

文章来源:昝爱宗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