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中国有两个最著名的孤儿,一个是李鹏,一个是江泽民。李鹏参与六四屠杀,制造一批与自己早年身世相仿的孩子;江泽民镇压法轮功,又制造一批早年的自己。孤儿制造孤儿,你看中国有多么该死!

孤儿的成因只有一种,即自己的爹娘早死,可是爹娘早死却有许多种。有自然灾害导致的早死,像去年印度洋海啸,制造大量孤儿。有疾病原因导致的早死,从而留下孤儿,朱容基大约就是这样成为孤儿的。有社会灾难导致的早死,如近年中国一坑一坑的矿难,许多死者留有遗孤。最可悲的是政治原因导致的孤儿,李鹏、江泽民都曾是。然而最最可悲的孤儿则是政治原因制造的孤儿长大之后继续以政治原因制造自己的早年同类,像李鹏参与制造的六四孤儿,像江泽民一手制造的法轮功孤儿。

八九六四被枪杀的大学生中,十九岁的段德昌身份特殊。这个不幸的孩子何以特殊?特殊在他是段祺瑞的曾孙。众所周知,段氏乃1926年执政府卫队枪杀刘和珍等数十名学生时的国务总理。虽然老段曾为此3·18惨案痛悔不已,终身食素以赎前愆,可他绝对想不到多年之后自己的曾孙还是遭遇了与被自己卫队枪杀的学生同样的命运。如果段氏人能像姜子牙前算八百年、后看八百载,我相信他会不惜一切去建设一个不再杀害学生的制度,以避免同样的悲剧发生在自己的曾孙身上。王冠尚且治不了头疼(Theroyalcrowncures nothead-ache),乱世一区区国务总理之位何足惜哉,而曾孙无价!如果段祺瑞那一代人给中国留下一个好制度,不仅自己曾孙的悲剧不会发生,李、江的父辈也不致死于政治非命。李父李硕勋1931年被枪杀,28岁,李鹏3岁。江父江上青死于1939年,28岁,江泽民13岁。很遗憾,段氏那一代没有做,可悲的是到了江、李这一代仍然不做!既然你们宁肯遵从流氓的行为逻辑,乐得“过把瘾就死”;或者宁愿做一回法王路易十四,“在我死后哪怕洪水滔天也与我无关”,那你们的后裔也可能有被他人摁到砧板上的那一天,就像你们曾经把别人摁到砧板上。坏制度必以杀人获得滋养,坏制度未变,你们的前辈曾未得幸免的,你们的后辈未必一定可得幸免。纵然你们的儿孙辈幸运地躲过了孤儿的命运且享尽一世荣华,曾、玄孙辈能不能也躲过,就没有任何人能给他们打保票。只要杀人的制度还在,就休想你们的后人能历劫无恙。

“为了免除下一代的苦难,我们愿,愿把那牢底坐穿。”无论江上青烈士还是李硕勋烈士,当初之所以能视死如归,支撑他们的恐怕只能是“为了免除下一代的苦难”,而不是为了使他们的儿子日后也有条件制造政治孤儿。2003年李鹏曾轰轰烈烈纪念父亲李硕勋百年诞辰,纪念什么?告慰九泉之下的父亲,如今你也像当年杀害父亲的人一样有本事,能制造了一批政治早死者了,为地下寂寞的父亲增加了同类亡灵吗?过去总是说“我们要化悲痛为力量,继承先烈的遗志,保证无产阶级铁打江山永不变色”。先烈的遗志究竟是什么?是你们掌权以后也要杀人,也要制造先烈,像当年杀害先烈的那些人一样?

如今六四孤儿已然长大,而法轮功孤儿正当冲龄,还有一些在源源不断地出生。以子孙万代的名义,政治迫害快点打住吧!当年蒋介石的心胸养不下一群共产党的政治遗孤,致使早年的江、李流落苏联。据说美国政府正准备把法轮功孤儿尽数接到美国抚养,以今日中国府库之充盈,竟还抚养不了这些法轮功孤儿?李鹏、江泽民以孤儿制造孤儿,大错已铸成,无可挽回,胡锦涛、温家宝辈做些补救还不算太晚,就看你们那一向狭窄的鸡胸能不能比老蒋的再宽阔一韭菜叶儿。

只有政治原因导致的早死在中国绝迹,才能倾全力解决导致早死的其他原因,从而减少孤儿的总量。历届中国官府,减少非政治孤儿的本事不大,制造政治孤儿的能力不小,可悲呀!“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矣。”孤儿制造孤儿,永永不已,这样的中国,如不能新生,就应该灭亡!

2006年1月19日北京

By editor